没过多久,之前那拿刀要砍我的人走了进来说,“好了!小子,我们会安排人盯着你,不要试图玩花招,后果你可承担不起的。”

  我愤怒的看着他,但却无可奈何。我用力抱住了表姐,好半响才依依不舍的和表姐分开。走出去后,那小胡子就站在门外,对我说,“随时保持手机畅通,到时候我们会联系你。”

  我咬牙切齿的说,“如果你敢伤害我的表姐,我死也不放过你。”旁边那男的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骂道,“跟谁这么说话呢,找死了吧!”

  小胡子摆了摆手说,“你表姐是生是死,得取决与你能否完成任务。”

  更新最,/快6上$^酷匠^网F,

  离开和平巷子,我骑着车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游荡,天空笼罩着一层阴霾,就正如我的人生一样。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之前发生的事,就好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其实我也多希望那只是一场噩梦啊。

  没过多久,下起了雨。我脑袋里什么乱如一团麻,就这样在大街上转悠。雨越下越大,淋湿了我的头发,淋湿了我的全身,一不留神,车子打滑侧翻,我摔倒在地上。我把车子扔在一边,自己一个人就这么坐在大街上。

  行人匆匆,没有一个人来过问我,事实上,我也不需要任何人过问。雨还没停,又是惊雷炸响,一条条银色闪电贯穿天地,我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不断的咆哮着,发泄着心里的痛苦!

  我多想一道闪电落下来劈死我!生不如死的滋味,折磨着我的灵魂,发泄了一番后,我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我恨自己,撕心裂肺般的痛楚让我几乎不想再活下去。

  一辆车子飞驰而过,激起路上的积水飞溅在我的脸上,我身体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我索性也懒得爬起来了,奋力的用拳头捶着地面,拳头破开肉绽,鲜血随着血水流到了地上,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痛。

  我不断的质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能给我答案,也没有人回答我,整个人几近崩溃、疯狂!

  我就这样躺在漫天大雨的街上,不想动,不想回家,不想见到任何人,没人能够体会得到我当时那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然而,一把雨伞撑在我的身上。我抬眼看了看,是一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少女。她撑着伞蹲下身子对我说,“喂,你怎么躺大街上啊?你手上怎么这么多血啊!”

  我不认识这个人,也不想理会她。她见我不说话,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犹豫啥,过了一会儿,她说,“你有你家里人的电话吗?我帮你打电话找你的家人。”我依旧是不说话,她不厌其烦的说,“喂,你说话啊,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我帮你叫救护车好吗?”

  我被她闹得心烦了,伸手推了她一下,她重心不稳直接被我推得坐在了地上,我冲她吼着,“关你什么事!走开!”

  她气呼呼的站起来,生气的说,“谁愿意管你了!哼!”说完她打着伞就走了,我痛苦的闭上眼睛,就想这样自生自灭。然而我刚闭上眼睛一会儿,耳边又响起了刚才那少女的声音说,“算你运气好,遇见了我。我不能见死不救的。”

  她说完,把伞扔在地上,然后去把我旁边的车子给弄起来,这才过来扶我。我甩开她的手说,“我让你走开,你没听见吗?谁要你救了,我想死,关你屁事!”

  少女瞪着眼睛看着我说,“你很不可理喻诶。我是在救你,不是害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啊。”

  我懒得理会她,这个世道,居然还有这种同情心泛滥的好人?她见我不理会她,又继续说,“既然你想死,那就随便你好了。不过我告诉你,蚂蚁尚且偷生,你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寻死觅活的,算什么男人?人,最重要是活着。活着,什么都可以有。死了,任何拥有的东西也没了。”

  少女说完,捡起地上的伞,踩着路上的水走了。不知道为啥,听了少女那一番根本算不得什么哲理的话,我却仿佛被触动了某根心弦,从地上坐了起来。

  黑夜中,那个打着雨伞,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消失在雨幕里,而我脑海中却是彷彷佛佛的回想着她的话,人,活着最重要!

  我狠狠煽了自己两巴掌,骂道,“王锋你这个混蛋!想死还不容易吗?”我幡然醒悟,我若是死了,表姐一辈子也难以脱离那个小胡子的魔爪,她唯一的希望,是我活着。她宁愿牺牲自己的身体,目的就是要我活着。

  表姐在我额头亲吻我的时候告诉我,如果有可能的话,就赶紧和我爸妈一起离开这里。表姐说,她这一辈子已经没有任何指望了,让我好好活着!

  我从地上爬起来,骑着车子往家里去。我心里面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救出表姐,到时候不管她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要娶她,照顾她一辈子!

  回到家里,我妈见我一身都湿透了,赶紧去给我放热水,找毛巾让我去洗澡。我妈问我怎么没有接表姐一起回来,我只好撒谎说,表姐和几个同学出去旅游了。

  我妈疑惑的说,这丫头,怎么都不给我们说一声呢。我表姐的妈妈很早就死了,我舅舅精神有点失常,表姐是被我外婆带大的,我妈心疼的表姐,就把她接到我们家来,我爸妈对表姐也是一向视如己出。

  我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整个人清爽了许多。我躺在床上,把下午发生的事回想了一遍,从那一刻开始,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为所欲为,无忧无虑的王锋了,我有了属于我的使命,我要肩负起担子。

  小胡子让我去杀的那个人是另一个场子的老大,和小胡子这边的人势如水火,经常发生战斗。他们并不是电影里面那种使命黑帮组织,只是小势力团伙,看场子,收保护费,放高利贷等等。

  我反问自己,难道我真的要去杀人?我才十多岁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秀才本尊说:

  第一更!新的一天,大家记得要撸一发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