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试过那种一句可以掌握他人生死,一句话可以号令众人唯命是从的感觉吗?

  每个男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颗权力的种子,只不过有的人,一辈子也没办法把这颗权力的种子给激活。男人最大的成就感,来自于事业,来自于权力,一旦你体会到了那种感觉,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酷!匠。网首发}

  那是我第一次尝试到权力的诱惑,尝试到掌握别人的那种爽感。

  我欲平静,但老天爷都不给我这个机会。有句话叫做不再沉默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要做,就要做最强大的!

  高万腾问我,“锋哥,你弄了李强,这等于是又直接向暴龙挑衅啊,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噌的站起身来,给高万腾吓了一跳,我捏了捏拳头说,“接下来,先去撒泡尿。”

  高万腾骂了句,“靠!我还以为你要说啥呢。”我俩往厕所走去,我们教学楼的厕所基本上就是平时抽烟的地方,每节课下课,厕所都是爆满的,一个个躲在里面抽烟,搞得烟雾缭绕。

  我和高万腾一起走进去,正巧遇到了之前救过我的那个猴子。那货依然是穿着一双人字拖鞋,挂着一对熊猫眼,哈欠连天的样子像个瘾君子。

  这人的身份我叫高万腾他们打听过,本名叫侯杰,并不是二中很厉害的混子,但是他人脉广,认识的人多,说得上两句话,一般的小事,大家也都卖他的面子。大家应该看过监狱风云吧,发哥演的阿正混得不是很厉害,但是和大家都相处得好,这也是一种技巧。

  二中刺头学生多,每个年级段都有一个扛把子,据我所知,极少有人能够称霸二中,不同年级之间谁也不服谁。

  厕所里面有些人认识我,都知道我被暴龙打得住院了。我没理会那些人的议论,径直走到侯杰的面前,叫了声杰哥。侯杰抬了抬眼皮看见我,有气无力的说,“出院了?”

  我说刚出院,上次的事,多谢杰哥。他摆了摆手扔掉手上的的烟头说,“举手之劳,有烟没,给我来一支。”

  我掏出烟给了侯杰和高万腾一人一支,我自己也点了一支,这时上课铃声响了,厕所里的人纷纷灭掉烟头跑去上课,转眼间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了。

  侯杰闭着眼睛抽烟,他没说话,我也没主动说话。过了会儿,侯杰才说,“你没什么想要问我的?”

  我笑了笑说,“那天为什么帮我?”侯杰说,“我记得给你说过了吧?一时兴起,没理由的。”

  我猛吸一口烟,再缓缓吐出去,这才说道,“据说所知,你可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侯杰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挠了挠脑袋说,“是吗?我觉得我是个很有爱心,很乐于助人的好学生啊。”

  我笑了起来,却是没有再接话。侯杰很聪明,他不是个简单的人,我完全有理由相信那天他救我并不是出于偶然,具体的目的是什么,我暂时不知道,但我隐约有种预感,事情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侯杰几口就抽完了一支烟,我又给他打了一支,他接过后点燃烟说道,“这次回来,打算要和暴龙干上?”

  我点了点头,侯杰不客气的说,“你弄不过暴龙。”我默而不语,这是事实,我也没啥好反驳的,我知道,侯杰肯定还有话要说,要不然他不会插嘴主动问这事。

  果然,侯杰又说,“你要扳倒暴龙,只有一个办法。”听到这里,我知道正题来了。我很配合的说,“什么办法?”

  尽管我明知道这也许是个挖好的坑等着我去跳,但眼下的情形我还真是不得不跳这个坑。我和暴龙是势如水火,不扳倒他,我在二中就没办法混下去。单凭我的个人力量,是办不到的。

  我始终相信,没有绝对的东西。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这中间的关系,完全可以用利益来空竹转变。侯杰不会平白无故帮我,他肯定有他的目的,而我则需要依靠他达成我的目的,这是一个看似复杂,但其实很简单的理论关系。

  侯杰把玩着手里的烟头,一字一顿的说,“逼走暴龙!”我疑惑的看着侯杰,一时间没懂他的意思。侯杰耐心的解释说,“把暴龙赶出二中,他就再也威胁不到你了。”

  高万腾在旁边插嘴说,“说得轻松,做起来难。暴龙劣迹斑斑,要开除的话,早就被开除了。”我脑海中一个个念头转动着,在思考着侯杰这办法的可行性。

  侯杰说,“咱们二中虽然不是什么名校,但是有些底线还是不能触碰的,一旦触碰到了底线,天王老子也罩不住。你考虑一下,有需要的话随时来找我。”

  侯杰说完,掐灭了烟头,拍了拍我的肩膀便准备走了,我却陷入了沉思中。侯杰刚走到厕所门口,又转头过来问我,“你怎么不问问我为啥帮你扳倒暴龙?”

  我反问道,“我问了你会告诉我吗?”侯杰耸了耸肩说,“不会。”我说,那不就行了。侯杰大笑起来,指了指我说,“你很聪明,我相信,暴龙肯定弄不过你。”

  高万腾等侯杰走了之后才迫不及待的问我,“锋哥,我看这个侯杰怕也不是啥好人,无缘无故的为啥帮我们?”

  我一边撒尿一边说,“能在二中混得风生水起的,谁都不是好人。”高万腾说,“那现在怎么办?”

  我撒完尿,身体抖了两下说,“照他说的,扳倒暴龙!”高万腾啊了一声,惊讶的看着我说,“锋哥,你真要这么干啊?”

  “要不然呢?你有更好的办法吗?”我反问道。高万腾摇了摇头,我拍了拍高万腾的肩膀,和他一起走出厕所说,“看着吧,这应该是一场很好看的戏,这下有得玩了。谁利用谁,这可说不定。”

  高万腾疑惑的说,“锋哥,你这是啥意思?”

  我只是笑了笑,没和高万腾解释太多。倒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有些东西,告诉他们太多,不一定是好的。侯杰的办法完全可行,我脑子里,已经大概有了一个可以往暴龙万劫不复,永远翻不了身的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秀才本尊说:

  大家看书之前,一定要记得使用线登陆一下,可直接使用qq,百度账号等登陆。登陆之后可以为秀才每天撸一发,还可以收藏本书,收藏就是「追书」在我头像的上面,网站这边每天保底是四更,今天爆发一下。「撸撸」过一千的时候,就加更一章。

  至于进度的话,为了照顾到贴吧的吧友,有时候是网站进度快一点,有时候是贴吧领先一点,总之差距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