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勾住暴龙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两句,暴龙惊讶的大声说,“这事儿我怎么有点不相信呢?”

  这次换那叫猴子的男的不耐烦了,“妈蛋,你爱信不信。好像觉得老子在整你一样。”暴龙闻言有些尴尬了,站在原地犹豫不决,我心里也在暗想,那猴子说了我啥背景,让牛逼哄哄的暴龙如此忌惮。

  暴龙犹豫了一会儿,走到我的面前,拍了拍我的脸说,“小子,这次算你走运,以后在学校里,你最好给我低调点,要不然我不管是谁罩着你,老子一样不会放过你。”

  暴龙说完,一挥手把我扔在地上,带着人走了,李强那孙子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那眼神恨不得吃了我。待得众人都离去后,高万腾和罗吉亚挣扎着爬过来,问我怎么样了。这一次,我们三个都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我被打得很惨,右腿被打得骨折,身上的肋骨应该也被弄断了,整个脸都肿成了猪头,至少都要住院一个月。那男的叼着烟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子看着我,笑道:“你们三个倒是挺讲义气的。”

  说完,男子站起身来就要走,我费尽全力才叫住了他,他转头看着我说,“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其实我刚才是骗暴龙的。”

  这话一出,我们三个人都愣住了。男子扔掉嘴里的烟头,又点了一支烟才缓缓说,“暴龙那小子收了别人的钱修理你们,我刚只是路过,觉得你小子挺讲义气的,一时兴起,随便撒个慌帮你们解围,千万不要感谢我。”

  那男的三言两语就把这事儿给说清楚了,说完后就穿着拖鞋一摇一晃的走了,不过我却是对这个人满怀感激,同时也佩服他的机智。就凭一张嘴,就让暴龙不战而退,可见此人非常聪明,要是放在古代,绝对是个智囊。

  顺利死里逃生,我精神松懈下来,整个人扛不住,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了,身上缠着绷带,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病房里就我一个人,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

  e酷y:匠网{首发D

  我试图动一下,全身疼得要命,暴龙,真是把我往死里弄啊,这个仇,等我出院以后一定要报,也不知道高万腾和罗吉亚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进来的人居然是我表姐,看到我醒了,表姐满是担忧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走到我的病床前迫不及待的问我,“小弟,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给你叫医生来。”

  我赶紧叫住了表姐,醒过来看见的第一个人是表姐,这让我很开心。在之前,我和表姐吵架了,她一直不理我,我倒是有种这一顿打挨得值了的想法。

  表姐住在我的旁边,我发现她眼睛里挺多血丝,估计是没有睡好。我问表姐怎么不去上课,她气鼓鼓的说,“你都被人搞成这样了,我哪里有心思上课啊。对了,你快告诉我,是哪个王八蛋敢把你打成这样,老纸非要砍死他不可。”

  表姐说不到两句话,就尽显彪悍的本色。我摇了摇头说,“这个仇,我会自己报的,你就别管了!”表姐却是坚定的说,“不行!我徐妙涵的弟弟,除了我,谁也不能欺负!这下手也太狠了,等你伤好了,老纸带你去学校报仇。”

  我知道表姐的脾气,也不和她争,不过我的确没有打算让表姐帮忙的想法。表姐也不是什么有背景的人,充其量也就是认识几个新南职高的混子,又不是和我同校,不太好搞。

  我问高万腾和罗吉亚怎么样了,表姐说他们俩在隔壁病房,比我好多了,这样我倒也放心了,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俩。

  表姐问我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我看了看旁边的水果说,我想吃梨。

  表姐拿起刀子给我削梨子,我则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表姐不彪悍的时候,真心很漂亮,五官精致,柳眉杏眼,皮肤白皙,我看得有些入迷了。

  我就在想,要是表姐能一直这样温柔,那该多好啊。表姐应该是很少干削水果的事,一个梨子被她削得只剩下一点点了。表姐脸庞微微一红,嗔怒道,“看什么看!张嘴!”

  我笑了笑张开嘴,表姐亲手喂我吃梨子,我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啊!

  我静静的享受着这片刻的温馨和甜蜜,我忽然想起,我似乎还欠了她点什么,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对表姐说,“姐,对不起。”

  表姐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问我啥意思。我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憋了半天才说,“那天晚上,我不应该那样说你。”

  表姐伸手出来刮了刮我的鼻子说,“傻小子,老纸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吗?你那叫童言无忌,懂不?”

  表姐这种亲昵的动作,让我心底的某根弦被轻轻拨动了一下,那种感觉很微妙,很奇怪,我就像是一瞬间触电了一样。我点了点头,这时表姐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就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了,给我心里闹得又有点吃醋了。

  我估计应该是表姐的男朋友打电话来了吧。过了一会儿,表姐就进来了,不过脸色却有点难看,看样子是吵架了还是咋滴,我问表姐咋了,表姐摇了摇头没说话,又坐下来给我削梨子。

  我又问她,是不是和男朋友闹别扭了。表姐停下手上的动作,挑了挑细长的眉毛说,“你要是再废话,我一个梨子塞你嘴巴里。”我只好识趣的乖乖闭嘴了,但表姐心里应该是怒火熊熊吧,手中那个梨子被他削得不成样子了!

  我看着表姐那样子,吓得我心惊肉跳,大气不敢出一口。这时,敲门声响起,表姐一下子站起来开心的说,“是不是姑妈和姑父来了。”

  她跑过去开门,不过当我看清楚来人之后,倒是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啊!我就纳闷了,她来干嘛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秀才本尊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