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龙煽了我两耳光,打得我耳洞嗡嗡作响,身上反而感觉不到太大的痛苦了,有点麻木的感觉了。暴龙让李强过来说,“你来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李强得瑟的看着我,反手就给了我两耳光,一边打还一边骂,让你得瑟,你不是很牛吗?你再牛老子看看啊!

  √/酷匠C网?=唯_一正-版G,1其D他都y\是q盗¤版

  李强这孙子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打我的机会,尽情的发泄着心里的不爽,我被抽了好几耳光,李强当时离我很近,我一抬脚,正好一脚踹在李强的下面,这孙子惨叫声,脸一下子惨白,捂着下面在地上痛哭的打滚。

  暴龙捡起旁边一根木棍,猛的打在我的腿上,我的腿被他一下子打折了,瘫软在地上,钻心的剧痛让我差点晕厥过去,暴龙拿着木棍,让人把我拽起来。

  我想骂暴龙,但是因为嘴肿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那边高万腾和罗吉亚声嘶力竭的骂着暴龙,迎来的只是一顿毒打。暴龙掏了掏耳朵说,“你是想求我饶了你吗?”

  我心里暗想,老子恨不得弄死你!暴龙笑着说,“你跪下来求老子,老子就放过你。”

  我费尽全力,好半响才吐出四个字来,暴龙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我早上和中午都没吃东西,胃里翻江倒海,只能吐出一些水来,我当时的样子是狼狈到了极点。

  暴龙冷笑道:“还挺有骨气的,不过今天由不得你。”暴龙打了个响指,另外两个人把高万腾和罗吉亚给拽了过来扔地上,我艰难而含糊不清的说,“小鸡,小蛋,是我连累你们了。”

  他们二人也是被打得不成样子了,估计住院是免不了了,我比他们更惨,右腿被暴龙打得估计是骨折了。二人说,“暴龙,你有本事弄死我们,要不然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

  暴龙说我好怕哟!然后在我脸上拍了拍说,你跪下来求我,否则我就打断他们俩的腿。我闻言,真他妈恨不得把暴龙碎尸万段。而他们二人则是怒骂着说,暴龙,要动手就来!

  我心里那个恨啊,我知道暴龙绝对不是说着玩的,我如果不妥协的话,高万腾和罗吉亚肯定要被打断腿,这绝对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要我下跪,这无疑比杀了我还痛苦!

  罗吉亚愤怒的吼道,“锋哥,不能跪!不就是打断腿吗?怕个卵,你这一跪,以后你在二中就抬不起头来了。”高万腾也着急的说不能跪,他们宁愿被打断腿。

  我气得咬牙切齿,一边是尊严,一边是兄弟,我该如何选择?此事本因我而起,她们俩都是遭受了无妄之灾。我暗自发誓,今日之耻,来日必定加倍奉还。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答应下来,罗吉亚二人气得大骂起来,到最后,两人都纷纷流出了眼泪!罗吉亚说,王锋,你要是跪了,以后我们就再也不是兄弟!

  高万腾也声嘶力竭的说,“你以为你跪了,我们会感谢你吗?你别傻了!”

  我没有理会他们二人,红肿的嘴角扯起一丝苦涩的笑容,为兄弟,为这份义气,我一跪又何妨?!暴龙那边的人得意的大笑起来,我记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我发誓一定要报仇,不报此仇,我终生不举!

  暴龙得意的对李强说,把你手机拿出来,等会儿一定要把他下跪的画面给拍下来留作纪念,知道不?李强捂着下面忙不迭的点头。

  暴龙真够阴险的,这样下去,以后我在二中估计真的抬不起头见人了!但是,那又如何?如果不跪,导致他们二人被打断腿,我才会后悔一辈子!跪了,至少我不会后悔!

  就在我准备忍辱负重下跪的时候,巷子口那边突然传出一道慵懒的声音,“哟呵,哥几个打得挺欢的啊!”

  大家几乎同时把目光转了过去,我一只眼睛已经看不清楚,另一只眼睛也是眯着。一个穿着一身休闲装,留着斜庞克发型的男子斜靠在巷子口的墙上,脚下穿的却是一双人字拖鞋,嘴里叼着一根烟,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哪里的。

  男子吐出一个烟圈,整个人都显得很慵懒,但这个人,我不认识,更不知道他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我可不认为他是神兵天降来救我的。暴龙看见那男子后说,“猴子,你来凑什么热闹?”那个被暴龙称呼为猴子的男的缓缓走过来说,“看你暴龙哥打人啊。你不会介意吧。”

  暴龙撇了撇嘴说,“少扯犊子,有事你就说。我想,你不会是给他们三个出头来的吧?”

  男子赶紧摆了摆手说,“别误会!我都不认识他们,我就是看你们打得挺爽,我看个热闹而已,你继续。”暴龙哼了一声,没再继续说话,又开始对付我,我是彻底心灰意冷了,准备迎接暴龙的各种羞辱。

  男子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在暴龙身后戏谑的说,“脓包,有句话我得提醒你一下。”暴龙怒气冲冲的说,“猴子,你再叫老子脓包,你信不信老子和你翻脸。”

  在我们那里,脓包是骂人的话,大概的意思就是傻逼,没用的人这一类意思。男子呲笑一声说,“口误,口误。”我看得我出来,这男的不怕暴龙,应该是我们学校混得挺叼的人。

  暴龙不耐烦的说,“有屁快放。”那男的冲吐着烟圈说,“你打的那小子背景可不简单哟,我是想提醒你,别为了别人的一点小事,惹你惹不起的人!”

  暴龙转头看了我一眼,疑惑的说,“你在逗我?就凭他,能有什么背景?!”别说暴龙不相信,就连我自己都被这男子的话给整蒙圈了,我特么在学校认识的人屈指可数,更没有认识什么牛的人,哪里来的背景?

  那男的耸了耸肩说,“反正我也提醒你了,信不信随便你吧。很多事,做之前,你要考虑值不值得。”看男子那自信满满的样子,不仅是暴龙疑惑,我心里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暴龙站在原地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那男的,脸色阴晴不定的。过了一会儿,暴龙走到男子旁边说,“猴子,咱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小子什么背景,你给我说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秀才本尊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