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穿着吊带睡衣,不过她没有理会我,径直朝她的房间走去,我好几次想开口叫她,但话在嘴边,又说不出口来。

  我回房间去换了身衣服,躺在床上便一觉睡了过去。至于救了那个人的事,我也没怎么在意,我万万想不到,就因为我这一次多管闲事,却是给我招惹了飞来横祸,差点害死了我爸妈和我表姐。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准备去学校,我已经打算在路上给表姐道歉了,谁知道表姐居然没等我就先走了,这让我心里很失落,也很难过。我只好带着曹老师那个日记本,自己去了学校。

  到了教室,里面的同学不多,恰巧林烟岚在,看见我,她一脸的得意,不知道她得瑟个什么劲儿!高万腾也还没到,大家一见到我,都不说话了,恨不得离我远点。我倒是不在意这个,本来在班上我也就没啥人缘。不过当我走到我座位上的时候,我瞬间就愤怒了!

  我的书本被撕坏了,洒落一地,上面还有一个个的脚印。我当时肺都快要气炸了,整个教室都能听到我的咆哮声。

  我愤怒的走到林烟岚的面前,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一只手掐住了林烟岚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是不是你干的?!”

  林烟岚估计被吓得够呛,一个劲儿的摇头说不是。我哪里会相信她的话,愤怒的吼着,“不是你还能是谁?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

  除了林烟岚,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这么干!这种撕书的行径,也只有女孩子才会做,我死死掐着林烟岚,一会儿她脸色就变得惨白。我当时心里发了狠,恨不得掐死她!

  这时,她旁边的女同学才小声的说,“真不是岚岚做的,她刚来一会儿,都没离开座位。”我看了那女生一眼,她吓得赶紧低下头去,我想了想,才慢慢松开手,我一松开,林烟岚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目光扫过教室里的同学,厉声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是谁干的!”大家齐刷刷的摇了摇头,我心里就纳闷了,难道是暴龙干的吗?

  我觉得以暴龙的性格,应该不会干这种小孩子干的事,他肯定是胖揍我一顿才是。这时,旁边的林烟岚冲我吼,“王锋,你敢对我动手?!连我爸妈都舍不得打我,你居然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我抓住林烟岚的手,冷冷的说,“难怪你缺乏教养,都是你爸妈惯出来的!哼!”

  我说罢,转身就往我的座位走去,林烟岚在我身后愤怒的骂我,过了一会儿,居然趴桌子上哭了起来。很久很久以后,当林烟岚第一次和我发生关系后,躺在我的怀里,我问她是啥时候喜欢上我的,她想了半天说,就是这个时候。

  我问她为啥,她却是笑而不语。

  我郁闷的回到座位上整理书本,看着那一个个的脚印,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最近真是点儿背,越想越憋屈。

  《☆酷L匠网永$2久免}费."看◎5小l,说

  我把这事儿给高万腾说了,他也想不出来会是什么人干的。上午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曹老师的课,她以来我就注意着观察她,我发现她一直皱着眉头,板着脸,挺焦虑的样子。估计是在担心日记本的事,那日记本里面几乎记载了她所有的秘密,一个个都那么致命。

  我都好奇,我把日记本亲手交给她,她会是啥表情呢?

  那一节课她明显没认真上,不过我的心思也没在学习上面。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下课,她就直接点名叫我去办公室,我知道这下有戏了。

  到了办公室,还有些老师在,她也就没提日记本的事儿,装模作样的问我学习上的事情。我心里觉得好笑,配合着她。过了一会儿,老师们陆陆续续的离开,我们的秃头数学老师似乎对她有点意思,一直叫她一起去吃饭。

  我猜测,那鳖孙肚子里也没打什么好主意。老师们都走了后,她起身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我知道这下正题来了,她肯定要问日记本的事。

  她返回座位,脸色阴沉,冷喝着说,“王锋,把我的笔记本交出来!”

  我吓了一跳!原本我以为她会先绕圈子问我有没有看到她的日记本,没想到她这么直截了当的就让我交出日记本!我心里犯嘀咕,她咋就这么肯定是我拿的呢?

  我被她整得有点手忙脚乱,吞吞吐吐的说,什么笔记本啊?她依然是一脸严肃,让我自己老老实实交出笔记本,她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毕竟我是真的拿了日记本,我做贼心虚啊!但我就纳闷啊,她咋就肯定是我拿的呢!

  就在那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这不对头!

  如果她真的那么肯定日记本是我拿了,哪里还需要等放学才把我叫到办公室审问,而且刚才她那一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直接暴露了她是在诈我的话!

  妈蛋,她真聪明,差一点我就被吓住了,承认自己拿了日记本。还好我足够机智。反正没证据,老子就是打死不承认,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心里在狂笑,表面却装傻充愣说,曹老师,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笔记本啊。不仅如此,我还装出一副很好奇的样子问她,是你写日记的本子吗?

  她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神色有些慌乱,脱口就说,不是!然后似乎觉得自己表现得太紧张了,又赶紧解释说,是她昨天放在抽屉里一个做课堂笔记的笔记本。

  我闻言差点没忍住笑喷出来,真会装啊!笔记本早就被我强行给破了。我喔了一声,摇了摇头装出很受委屈的样子,说我真没看到,曹老师你可不能冤枉我啊!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焦虑和失望,然后又不甘心的问我,昨天打扫卫生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她明显紧张得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我可以走了。

  我本来就是要借此机会逗逗她,感觉火候差不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秀才本尊说:

  大家一定要记得每天撸一发,撸撸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