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给表姐打电话告诉她赶快回来,我心烦意乱的,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最后实在是没忍住,正准备给表姐打电话,有人敲我的房间门,表姐的声音传进来,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赶紧跑过去开门。

  表姐站在我的门口,脸庞红红的,就像做了那种事后的情况一样,我心里咯噔一下,就像被人猛戳了一刀,很痛,很痛!

  表姐走进我的房间,坐在我床上,我闻到了她身上的酒味,我越想就越不舒服,我问表姐,“今天玩得开心吗?”表姐笑了笑说,“开心啊。你脸上怎么回事?挨打了?”

  我脸上还没完全消肿,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爸都没怎么过问,我妈给我擦了些药酒。听到表姐说玩得开心,我特么就很想说,老子不开心!我冷冷的说,“没事,不用你管。”我心里烦躁得要死,憋着股气没地儿撒。

  kS酷、(匠网^K唯S;一#正版m0,6J其他~都,Y是T盗◇,版\\

  表姐说,“你吃错药了?说话这么冲干嘛?”我说,“是啊!我就是吃错药了,我要睡觉了!”

  表姐站起来皱了皱眉头说,“你咋回事,老纸招惹你了?你冲我吼什么吼!活腻歪了么?”我暗自握紧了拳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告诉自己,表姐本来男朋友多,和别人上床我根本管不着。

  好半响,我才把火气给压下去说,“没事。你不是要那玩意儿吗?我现在给你弄?”

  但表姐的一句话,却让我如遭雷击,瞬间陷入了冰窖一样。表姐说,“我就是来给你说一下,我脸上的痘痘好像好了,不用那玩意儿了。”

  我一听了这话,当时那种心情,简直是没办法形容,有震惊,有失落,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明的痛。表姐的痘痘好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她祛火了呀。我想我当时我脸色肯定是非常非常难看,表姐说,“你咋了?脸色怎么难看?哪里不舒服吗?”

  我想说,我心里不舒服,很不舒服!我怒极反笑的说,“原来你祛火了啊?我说你今天这么晚才回来,是和别的男人开房了吧?我真幼稚,老早就跑回来等你。我就是一傻叉!”

  表姐似乎没看出来我心里已经怒火熊熊,反而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用平时那种语气说,“滚你丫的蛋!谁告诉你老纸去开房了!”

  我的理智已经被怒火给淹没了,一巴掌把表姐的手拍开低沉着声音说,“你开不开房是你的事,你愿意和哪个男人也是你的事。你一开始就是在玩我,我就说嘛,你这么多男朋友,别说一点,就是要一瓶儿也不缺,找我干啥?”

  表姐挑了挑眉毛,也收起了笑容说,“王锋,你啥意思?”

  我冷笑说,“没啥意思!对不起,我要睡觉了,请你出去好吗?”表姐骂了我一句不可理喻,便准备走。我一时没忍住,又顶嘴说,“我是不可理喻。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是对方不行,几下就完事了?”

  我当时真是被气昏了头才敢说那些话,总觉得不说来,会把我活生生憋死。表姐转过身来瞪着我说,“你再说一句话试试?”

  我呵呵冷笑两声说,“被我猜中了?一个男的不行,你再换个男的就是了嘛,反正弄过你的人也不少。”我刚说完,表姐一巴掌抽在我的脸上,那一下打得可重了,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表姐横眉竖眼的瞪着我,可能是因为愤怒吧,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

  表姐骂道:“王锋,你是不是神经病发作了?老纸今天招惹你了?”

  我捂着脸针锋相对的说,“果然是男人比表弟重要啊!为了你的男人,你居然打我,徐妙涵,算你狠!”

  表姐说,“你活该!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就是个婊子,是个人尽可夫的骚货?”

  我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表姐气坏了,又想挥手打我,不过手停在半空中,又忍住了。表姐说,“我爱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你管得着吗?”

  我怒吼道:“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吗?你和谁上床,关我屁事,我只觉得脏,觉得恶心而已!”

  这时,我妈在外面敲门问我们姐弟两在干啥。表姐说了句,王锋,你这个王八蛋!说完后转身就打开房间门走了。我妈叫了她两声,她也没理会。

  我妈又走进来问我和表姐吵什么,我心烦意乱的说没啥。我妈说了我两句也就走了,我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依然是各种不舒服。我很想问问表姐,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我索性也不睡觉了,给高万腾打电话问他在干啥,他说在家里正没事干呢。我问他能出来不,咱们去喝酒。高万腾说行。我又给罗吉亚打电话,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我换了身衣服,悄悄溜出房间,我爸妈都在房间里,表姐的房间门也关着,看到她的房间,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家。

  我们约定在广场碰头,结果他们俩比我先到。高万腾问我去哪里喝酒?我说随便,我就是想喝酒,想大醉一场,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里的怒火。

  罗吉亚那货贼聪明,一看我的脸色就知道我肯定心情不好,问我遇到啥事了,我说没什么,就心情不好,想喝酒。

  罗吉亚淫荡的笑了起来说,火气大,喝什么酒啊,不如我们去找个地方泻泻火呗。高万腾问去哪里泻火?罗吉亚说,“夜店。我没记错的话,锋哥和小蛋你俩都还是处男吧?不如我今晚带你们去摘掉处男帽子吧。”

  罗吉亚这货别人都叫他罗几把,他的确挺开放的,初中就破了,偶尔跑去夜店玩,之前就说过带我们俩去玩,每次都被我拒绝了。高万腾一听就来劲儿了,问我想不想去。

  要是以前,我肯定不会去的。那地方我觉得不太干净,怕弄出点病来,那丢脸就丢到姥姥家了。但我一想到表姐被别的男人玩了,我气得不行,心想着,既然她都搞,我也能。

  我心里想去,但没好意思开口,高万腾立即说,“你不说就是默认了。鸡哥,带路,咱们潇洒去。”

  就这样,我被他们俩拉着去了夜店,我们都不是有钱人,钱不多,搞定的地方玩不起,罗吉亚说,不要小瞧那些街边的夜店,有时候草窝里面也会出金凤凰。我们俩去了野鸡一条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