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在网吧玩到了下午上课才回学校,走到教室门口就能听到教室里哄闹的声音,但我和高万腾走进去后,大家居然都不约而同的不说话了,并且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顿时有些纳闷了。

  我从李强旁边过的时候,听见他小声的骂了句。我停下脚步说,“骂谁?”原本以为李强会怂,结果他居然大声的说,“就是骂你,怎么着?”

  我耸了耸肩膀笑着说,“不怎么着!有人愿意当,我能怎么着呢?”李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我耍了,愤怒的说,“王锋,你别以为我怕你。”

  我不禁乐了,李强这孙子吃错药了?我懒得和他废话,一巴掌抽在李强的脸上,脆生响。这时,旁边立即有好几个同学刷的一下站起来把我和高万腾围住。

  每个班上都有几个调皮捣蛋的人,我们班上的刺头学生也不止一个,不过平时大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这几个人啥时候这么团结了?

  我看了他们一眼说,想干啥?带头的那个同学叫尚文博,平时在班上也是那种牛逼哄哄的,和我没啥交情,甚至还有点互相看不顺眼。

  尚文博说,“王锋,别太拽了,这个学校比你牛逼的人太多了,有些人你是惹不起的。”我冷笑两声说,“说的不错,但是这些人里面绝对不包括你!想打架就来,磨叽个啥。”

  李强是很想揍我,不过他要保持摆在的风度,又被其他同学拉着,这事不了了之了。我回到座位上,想不通到底是咋回事。后来还是高万腾的同桌透露是暴龙搞的鬼。

  暴龙那边放话说,谁要是敢帮我,就是和他为敌,还说要把我赶出二中。暴龙倒是聪明,这样一来,我和高万腾在班上就被孤立起来了。我正烦躁的时候,林烟岚那小娘皮来了,我看着她那一脸高贵冷艳的样子,就不爽。

  林烟岚坐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抽屉那东西,而是在玩手机,我一直注意着她,高万腾也冲我挤眉弄眼,等着看好戏。林烟岚玩一会儿就去抽屉那东西,刹那间,刺耳的尖叫声在教室里回荡着。

  我乐坏了,大家都看着林烟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林烟岚气得抓狂,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朝我这边走来冲我吼,王锋,是你干的对不对?

  我假装一副无辜的样子说,关我什么事啊?林烟岚说,肯定是你,不要以为你不承认就没事。我说,“妈啦!你有啥证据证明是我弄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林烟岚气得直跺脚,一张脸憋得通红,然后就跑了出去,我没理会她。过了一会儿,班主任曹老师来了,曹老师脸色冰冷,严肃的说,“王锋,到我办公室来。”

  我站起身往办公室走去,心里忍不住骂林烟岚,又去曹老师那里告状,走在曹老师后面,我脑海中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浮现那裙里的风光。

  到了办公室,林烟岚果然在那里抹眼泪,她倒是挺会装可怜的博取同情的。

  曹老师坐下后就开始批评我,把我骂得可惨了,然后让我给林烟岚道歉,我直接说,没门。曹老师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你不道歉,我就马上打电话把你父母叫到学校来!我倒要问问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我从来没见过你这种没教养的学生!

  本来我一直都忍着,曹老师这句话就把我给戳痛了。我毫不客气的说,“你觉得叫家长显得你很有本事吗?只有无能的老师,才会用这招威胁学生,你爱叫你叫去,要我道歉,门儿都没有!”

  曹老师估计是被气坏了,胸前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而旁边的林烟岚却添油加醋的说,“曹老师,你看看王锋这是什么态度,完全都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他无缘无故往我抽屉塞垃圾,让他道个歉怎么了?”

  我转头目露凶光的等着林烟岚吼道,“你给老子闭嘴!老子忍你很久了,这件事谁对谁错,我们俩心知肚明,你要继续闹下去,我奉陪到底!”

  林烟岚被我这么一吼,吓得面无血色,后退了一步,嘴唇动了动,居然没敢和我顶嘴。曹老师喝道,“够了!王锋,你是无法无天了,在我的面前大呼小叫,我命令你马上给林烟岚道歉!要不然,我这个班上就容不下你了!”

  曹老师估计是被我气得不行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她发那么大的火。我当时也是牛脾气上来了,心里憋得慌,和曹老师争锋相对的说,“你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让我道歉?林烟岚找人揍我,你怎么不管管?她成绩好就可以受到袒护?”

  看KE正版;h章n}节Bh上酷匠z2网?a

  林烟岚马上说,“我没有!王锋,你别在这里胡扯,我什么时候找人揍你了!”

  曹老师是看到我被暴龙揍的,听我这么说,曹老师便疑惑的看着林烟岚。我呵呵冷笑两声说,“装,你继续装!”

  林烟岚愤怒的说,“王锋,你嘴巴放干净点。”我说,“我是和什么人就说什么话。”林烟岚气急败坏的说,“你什么意思?!”我说,我说什么,你心里明白。

  我们俩在办公室吵得不可开交,曹老师喝止了我们,然后先让林烟岚回教室去,把我留下来。曹老师坐了下去,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同学之间的纷争,我不太愿意告诉老师。

  最后也不知道曹老师咋想的,只是教训了我一顿,说这次就饶过我,再有下次,就让我滚蛋。我回到教室,心里还在骂林烟岚那小娘皮真贱,敢做不敢当。

  下午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放学后,我要去打扫办公室的卫生,就让高万腾先去吃饭,我去了个厕所才慢吞吞的扛着扫把去办公室。

  原本我以为老师都应该走了,老子随便整两下就应付过去了,我走进去才发现曹老师还没走,正低着头在写东西,居然都没发现我进去了。

  我叫了声曹老师,她似乎被吓了一跳,有些夸张的啊了一声就急忙把一个灰色的本子合上,打开抽屉放了进去。她抬头看着我,严肃的说,你进办公室怎么不打报告?

  我心里可烦她了,所以不太愿意搭理她,就低着头没说话。她咳嗽了两声说扫干净点,我点了点头,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明显有点慌乱,脸色也不正常,拿着手机并没有接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闻到了她身上的淡淡的香水味,闻着就很舒服。

  我打扫到她的座位上的时候忽然记起刚才那个灰色的笔记本,暗想,什么玩意儿,还藏着掖着的,看她紧张的样子似乎害怕被我发现,难道有啥秘密?

  我四下看看了没人,就悄悄打开抽屉。估计是她走得太匆忙,忘了锁抽屉。我拿出那个灰色的本子,有点厚,封面看上去挺旧的,还加了密码锁。我一下子想到,不会是日记本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