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不耐烦的说,“少和老纸瞎叨叨,除非啥,赶紧说。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想让我帮你弄这个念头就想都别想,没门儿!”

  我一本正经的说,“我岂是那种没有节操的人?丝袜的诱惑力是不错,但是........现在你得给我搞点比丝袜更有刺激力的东西就肯定能行了。”

  表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疑惑的问,“文胸?”我摇了摇头,我心里想的东西可比文胸给力多了。表姐思忖了一下,又说,“你不会是想要老纸的内内吧?”

  我打了个响指说,“恭喜你,答对了!”我话刚说完,表姐直接一记飞脚踹了过来,还好我及时闪开了,表姐大骂道,“王锋,你给老纸滚!亏你想得出来,老纸看你是活腻歪了!”

  我一边闪躲表姐的追杀,一边解释着说,“这不是我惦记啊,而是为了帮你的忙,你可不能冤枉我。”表姐闻言,反而站着不动了,然后把睡衣的下方往上一拉,两条雪白的大腿立即显露出,我盯着表姐雪白的腿子直吞口水,搞不懂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表姐对我勾了勾手指头,抛了个媚眼说,“你想要?有本事自己过来脱啊!”

  我勒个乖乖,表姐这也太大方了吧?难道她不知道这样诱惑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吗?难道她不知道,面对这种诱惑,我随时都可能会变身成禽兽一下子把她扑倒吗?

  我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口水,嘴里又开始冒水,我又吞下去,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了。我赶紧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使自己清醒过来,这不对劲儿啊!

  以我对表姐的了解,她绝对不会这么诱惑我,唯一的解释就是有诈,说不定我一过去,就中计了!不过,就算被她抓住,我也可以趁机摸一把那雪白水嫩的腿子啊,我感觉心里和手掌都在发痒!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我和表姐都吓了一跳,表姐赶紧把裙子给放下去,我又吞了一口口水,心里忽然间怅然若失。表姐走过去开门,原来是我妈来了,她眼圈还有点红。

  开门后表姐就离开我的房间了,我妈关上房间门,走过来对我说,“你今天咋回事,知道你爸在气头上,你还和他顶嘴。”

  我气鼓鼓的说,“谁让他冤枉我!我没欺负女同学,骂她也是她活该。”我妈摸了摸我的脑袋,和颜悦色的说,“妈相信你不会欺负女同学,那你为啥要逃课?”

  这问题倒是一下子把我给问住了,我总不能说是因为害怕挨打才逃课的吧,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我妈倒是没有再继续追问,善解人意的说,“儿子,你爸妈都没啥文化,只能在工厂上班,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妈不希望你以后走我们的老路,妈希望你有出息啊。”

  说话间,我妈又开始哭了,弄得我心里满是愧疚,我勾住我妈的肩膀说,“妈,我知道了。读书又不是唯一的出路,就算我不读书,以后我还是能活得好好的。”

  我妈敲了一下我的脑袋骂道,“乱说。以后就总要后悔现在没好好读书,爸妈拼命给你创造好的条件,你不珍惜,你爸妈那会儿是想读书都没有那个条件。还有,以后不要和你爸顶嘴。”

  我妈啥都好,就是喜欢唠叨,我赶紧说,“我晓得了。我会努力读书的,您就别担心了,早点休息吧。”

  我妈离开后,我直接扑到了床上,有些头疼的敲着额头,念叨着,林烟岚,老子这下和你没完,明天有你好看的。不过我随即想到了暴龙,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叫人群殴,我都打不过暴龙,看来一顿胖揍是躲不掉了,我也不可能一直躲在家里。

  酷A匠;网永H久免T费看{小W说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又忍不住把表姐的那双丝袜从枕头下摸出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对表姐有了一丁点异样的感觉,抛开表姐那彪悍的性格,她绝对算得上是美女。

  摸着表姐的丝袜,我灵机一动打开手机浏览器,找到我常去的那个成人网站,上面有很多图片和小说,我如痴如醉的看着小说,脑海中就情不自禁的浮现表姐的身影,有点贱,但我喜欢。过了一会儿,表姐居然主动给我发qq消息来了。

  我心里可激动了赶紧给她回复消息。

  表姐也没和我聊什么过分的话题,就说让我明天一定要给她弄点,要不然她就告诉我爸,我用她丝袜的事。我这下才知道中计了,难怪她那么大方的直接把丝袜脱给我,这下我的把柄在她手里,我彻底完蛋了。

  或许是因为气愤,也或许是因为其他啥原因,我当时就特么鬼使神差的给表姐发了一句,fuckyou。发过去后,我心跳加速起来。

  等了一会儿,表姐给我回复了一句,老纸就在房间里,有本事你来啊!我一看到这句话,一股闪电般的快感流遍全身,刹那间身心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和通畅。

  我的胆子忽然间大了起来,说的话也更加露骨和放肆,我心里没有害怕,有的紧紧是骚动和刺激。我回复说,要不你到我房间来呗,我听说啪啪啪可以祛火,尤其是我这种,见效快,无副作用,你值得拥有。

  我当时心里砰砰直跳,戏弄表姐这种事,我以前一直幻想,但从来不敢干。我忍不住幻想,要是等会儿表姐真过来了,我该咋办?要不要从了她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