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客厅,我老爸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句话也不说,我尽量离他远点,生怕等下说到气头上,他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给我砸来了。我妈主动问我咋回事,还不赶紧说。

  这事儿本来也不怪我,但我不敢说我上课睡觉,只好说我没欺负女同学,是她自己惹了我。我爸一拍茶几大声说,“放你的屁!人家女同学没事来惹你?你还不给老子说实话。”说话间又站起来想打我,还好被我妈给拦住了。

  我这时心里也有点窝火,我爸就是这样,每次都是动不动就对我动手,并且这次的事,责任本来就不在我身上。我脾气也上来了,就说,“随便你信不信。我现在真后悔当时没煽她两巴掌。”

  我话刚说完,我爸果然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朝我砸过来,还好我一直戒备着,闪开了。我爸是真气坏了,扑过来要打我,我妈就死命拉着他。我爸大声吼道,“你给老子翅膀长硬了,今天老子不打死你,老子就给你喊爸爸!”

  我本来也不是那种好脾气的人,有时候脾气一上来了,十头牛都拉不住,我也吼道,“你打啊!有本事就打死我。”

  我妈在旁边都气哭了,只能死命抱着我把的腰,对我说,你还顶嘴,快给你爸道歉。我表姐也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劝我别赌气了。我这次没给表姐面子,甩开她的手大声说,“是她先惹我,我就骂了她两句有啥不对。你就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你算什么爸爸,我就不怕你!”

  我当时是心里极度窝火,极度憋屈,憋着鼓气儿没地儿撒,所以才和我爸对着干,换做平时我肯定不敢,我爸在我眼里,一直都很有威慑力。

  )_最新J)章V节OD上0酷匠网

  我爸气得七窍生烟,瞪大了眼睛怒吼,“反了!你给老子反了!你不怕老子,老子今天就要打死你!”

  我妈力气本来就没我爸大,眼看就拉不住了,我妈赶紧叫我表姐说,“妙妙,快把你表弟拉回房间去!”

  表姐也晓得再不把我拉走,我和爸要干起来了。表姐强行把我拉回房间,把门给反锁上,我还能听见客厅里我爸那愤怒的声音和我妈的哭声,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儿。

  表姐把我按在床上坐下,然后她也坐在我旁边,一反常态,用温和的语气对我说,“到底咋回事儿?给我说说。”

  我心里挺烦的,就说,我不想说。表姐说,“我晓得你不是个喜欢欺负女同学的人,肯定是她把你惹毛了吧,姑父误会你,你觉得心里憋屈?”

  我不想让表姐知道是因为林烟岚弄坏了她送我钢笔我才发火的,我没说话,心里那股气还还消,表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晓得你心里委屈,明天姐带你去报仇,看老纸不撕烂那嘴才怪。”

  听表姐这么一说,我赶紧说,“算了,你千万别去。这点鸡毛蒜皮的事还让你去给我找场子,以后我在二中没脸见人了。”

  我知道我表姐绝对不是说着玩玩而已,她敢这么说,就肯定会这么干。林烟岚家里挺有钱,居然还能叫得动暴龙,我可不想把表姐也卷进去。

  表姐忽然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然后得意的说,“我给你想了个报复她的绝佳办法,保证让你扬眉吐气,你想不想知道?”

  听表姐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心动了,我表姐可聪明了,整人的办法是一套接一套的,要不然我也不会一直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林烟岚摆了我一刀,此仇不报,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说啥办法,说来听听。表姐问我,那女的漂亮不?我撇了撇嘴说还行。表姐打了个响指,阴险的说,“那就行了。你去泡她,泡到手后就把她给上了,然后再一脚踹开。这样你不仅能报仇,还能过一把瘾,是不是两全其美的妙计?”

  我还以为表姐要说个啥好主意呢,搞了半天是这么个行不通的馊主意。我翻了翻白眼说,“这就是你说的妙计?”表姐得意的说,“难道你不觉得很赞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觉得赞,只觉得很馊。”表姐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说,“你个小屁孩懂个锤子!你这是伤她的身有伤她的心,绝对是最给力的报复方式。”

  我撇嘴说,“这是伤我的身好吗?以她那开放劲儿,我还是处男呢,吃亏的是我好吗?再说了,别人各种高贵冷艳,你觉得我能泡得上?拜托你能想个靠谱点的办法不?”

  表姐说,“你咋没点信心呢?有你表姐我在背后给你出谋划策,泡个妞还不跟玩似的?俗话说得好,只要挥得好,没有女人推不倒,懂不?”

  听表姐这么一说,我心里陡然涌起一股冲动,一下子没忍住就脱口而出,“那你的那些男朋友都是这样推倒你的?”问了这句话,不知道为啥,我心里忽然间很紧张起来,怪怪的感觉。

  表姐一把抓住我的耳朵使劲儿拧着,恶狠狠的说,“小子,耍涨了?连老纸都敢调戏了!”我说,就问问不行啊?老实说,你和多少男的那个过啊?我当时不晓得是哪根筋儿不对,就想问这些问题,其实我早就想问,但一直不敢开口。

  表姐手上再次使劲儿,疼得我只抽冷气,表姐没好气的说,“滚你丫的蛋!老纸还是处!”我发现表姐说这话的时候,脸庞破天荒的红了,似乎有点羞涩。

  我费尽全力才摆脱表姐的手,捂着通红的耳朵,尽量离她远点,然后不客气的说,“你不吹会死啊?我可是听说你三天两头就换男朋友来着。”

  表姐似乎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说,恶狠狠的说,“皮痒了是吧?老纸给你松松皮!这些事,是该你打听的吗?”

  我见表姐有点生气了,只好悻悻闭嘴,不敢再问下去,不过对于表姐说她还是处这个事,我还真是没敢相信。表姐忽然伸出右手问,我要的东西呢?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问啥东西?

  表姐说,“少给老纸装傻充愣,袜子都给你了,别告诉老纸你还没弄出来?”我这才反应过来表姐再说那玩意儿,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弄是弄出来了,但全弄在袜子上了。

  表姐噌的一下站起来,我吓得赶紧闪开,急忙说,“你听我解释啊!我正要弄出来的时候,我爸突然来了,给我吓了一跳,我没来得及,就给弄到丝袜上了。”

  表姐没好气的说,“白瞎了老纸一双袜子。老纸不管那么多,赶紧重新弄点出来。”我为难的说,“老大,一滴抵十滴血啊,我刚弄了,现在弄不出来。除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