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二中,我锁好车子后便直奔教室而去。我不知道读书对于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对我来说就是混吃等死。

  曾经有位前辈告诉我们,读书就像嫖妓,出钱又出力,还特么的不过瘾。上学的时间,我几乎都是在睡觉厮混中渡过的。

  上午最后两节课是英语课,我们那英语老师长得只能用‘如花似月’来形容。不过这花是菜花,月也是残月。整天板着一张大饼脸,跟谁欠了她钱似的,说话的时候更是吐沫横飞,整个就是一人工喷雾器啊!

  一上英语课我就犯困想睡觉,对于我这种混吃等死的后进生,老师都懒得管我。我睡得正香,梦到表姐用手帮我打手枪,正要到开枪的时候,我的桌子一下子距离摇晃起来,直接把我给摇醒了。

  我顿时火冒三丈,噌的一下站起来大骂,找死啊!骂完后才发现撞我桌子的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林烟岚,这货也是个欠骂的,仗着自己学习好,老师喜欢,家里又有钱,在班上各种高贵冷艳,像个公主似的,对我这种差生极度鄙视。

  林烟岚脸色一沉,生气的说,“你再骂一遍试试?”本来我觉得骂一女生的确掉份儿,但林烟岚那语气顿时就让我不爽了。我撇了撇嘴说,你撞我桌子难道还有理了?

  林烟岚说,“我不是故意撞你桌子,你是故意骂我,你给我道歉。”我懒得和她争论,没好气的说了句有病,便又坐了下去。林烟岚倒是不依不饶了,一巴掌拍在我的桌子上,像个泼妇似的大声说,“王锋,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我给你说,今天你要是不道歉,我和你没完!”

  这时好多同学都在旁边看好戏,林烟岚这个泼辣女,很少有人敢得罪她的。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想法,我继续趴着睡觉没理会她,没想到她倒是更来劲儿了,似乎是觉得我不理会她让她没面子,咬牙切齿的问我道不道歉?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说,“你说呢?”

  林烟岚这下子气坏了,一张漂亮的脸蛋憋得红红的,胸口剧烈起伏,不得不说发育得还挺不错,虽然比我表姐的差远了,但同龄人中,也算壮观的了。林烟岚见我盯着她看,就更生气了,骂了句流氓,然后一下子把我桌子上的书本全部给扔在地上。

  我这下是真的火了,猛的站起身来,如果她不是女生,我绝对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就扇过去了。我瞪着林烟岚,用手指指了指她冷声说,“你最好识趣点。”然后蹲下去捡书本,这才发现表姐送我的那只钢笔被摔坏了。

  那只钢笔对我来说蛮有纪念意义的,是去年我生日表姐送的,上面还刻着我们俩的名字。我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沸腾起来,紧紧握着钢笔,牙齿咬得咯咯响,强忍着打她的冲动!

  我在班上本来就是那种刺头学生,一般的同学别说摔坏我的东西,就是碰一下都不敢!本来如果林烟岚不闹下去,也许我也就忍了,没想到她就不依不饶的骂,“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还敢威胁我,你才给我识趣点,今天你要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我道歉就别想完事儿!”

  妈啦!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本来我就在极力忍着没发火动手,结果她倒是把我当成了软柿子,想捏就捏。我握着钢笔站起身来,指着林烟岚的鼻子说,“不要逼我,我不想打女生!”

  我发誓,如果林烟岚再闹下去,我肯定要打她!虽然打女生很丢份儿,但有些人,不打不行,尤其是她还损坏了我心爱的钢笔,要换一男生,我肯定往死里整!

  这时,坐我前面的死党高万腾拉了拉我说,“锋哥,算了和一女生闹啥啊!”我摊开手掌,高万腾看到了我手里的钢笔就不说话了,他晓得我很宝贝这支笔,平时从来不借给他们用。

  看;正)…版L5章i节上*酷匠g网

  林烟岚先是被我吓得愣住了,后退了两步,但马上又反应过来,气急败坏了,眼圈红红的,眼睛里泪珠子在打转,说,“你打啊!有本事你打啊!你以为我怕你啊,你敢打我,我就要你好看!”

  看见她都要哭了,我一下子倒是没有了再和她吵的心思。但这时,我们班长从教室外面走进来冷喝着,干啥!干啥!

  我们班长也是个爱装的人,整天拿着鸡毛当令箭,在班上牛X哄哄,我很不待见他,当然,他也不待见我。我没说话坐了下去,林烟岚却在这时哇的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冲我吼着,你打啊,你打我啊!

  我还是忍着没说话,班长却找到了在林烟岚面前装的机会,板着脸对我说,“王锋,你咋欺负一女生?赶紧给烟岚道歉。”

  我冷哼一声,看了一眼班长不屑的说,“关你屁事!”班长面子挂不住了,气愤的说,“我是班长,难道还管不了你?你不道歉的话,那就去班主任那里。”

  我正一肚子火气没地儿撒,班长还一个劲儿的往枪口上撞。我站起来不客气的骂,“李强,给你面子,你是班长,不给你面子,你什么都不是!管我?你算哪根?”

  李强被我三言两语骂得狗血淋头,也气坏了,愤怒的瞪着我,我冷笑着说,“咋滴?想动手?”这时上课铃声响了,我一把推开李强,径直走出教室,往厕所走去。

  我刚到厕所,死党高万腾也跟着来了,给了我一支烟点上,“李强那有点欠揍啊!”我抽了一口烟说,“就爱装,改天再收拾他。”

  高万腾说,我叫了鸡哥,晚上去KTV玩,你去不?鸡哥是另外一个死党,本名叫罗吉亚,高万腾的名字谐音是睾丸疼,我都叫他小蛋。我比他们俩大几个月,我们三个从初中就是好哥们儿,不过罗吉亚没和我们一个班。我本来是很想去的,不过想到晚上和表姐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去不了。

  我说今晚有事,明天呗。高万腾说OK。抽完烟回教室,打个报告就进去了,英语老师都懒得过问我们,我看了一眼林烟岚,眼圈还是红红的,而李强则是气愤的瞪着我。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冲他比划了一下中指便回到座位上了。一节课又在睡觉中渡过,中午放学,我和高万腾一起在食堂吃过饭,就去了网吧玩游戏,刚坐下没多久,罗吉亚就来了。

  他在我们旁边开了一台机子,坐下后问我,“锋哥,你怎么招惹到了暴龙?他发出话来说要修理你。”

  暴龙是我们年级混得很牛的刺头学生,据说是跟着年级老大混的,长得很壮,打架可猛了,好几次都把同学打得住院了,要不是他家有点关系,早被开除了。我摘掉耳机说,“这吃饱了撑的吧?老子没招惹他啊!”

  罗吉亚说,“那就奇怪了,我一听说暴龙要修理你,就赶紧跑出来找你了,现在咋办?”高万腾在旁边说,“会不会是林烟岚找的?被暴龙盯上,这事儿可就难办了啊。”

  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牛X哄哄的说,“怕个毛!林烟岚居然敢和我玩阴的!甭管,不就是暴龙吗?有啥好怕的!”

  罗吉亚和高万腾同时竖起大拇指说,“三十二个赞!锋哥果然牛X,面对暴龙还面不改色。”

  我得瑟的说,“那是当然!不过,古人说过,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咱要退避三舍,避开对方的锋芒。我不是怕他,只不过暴龙就一莽夫,哥是文明人,不想和他一般见识。小蛋下午给我向班主任请假说我不舒服,你们慢慢玩,我就先回去了。”

  罗吉亚和高万腾对我比划了一根中指,异口同声的说,“靠!够无耻!”

  我没理会他们俩,直接下机跑出了网吧,二中的学生一般都在这里上网,我还真担心暴龙找来了。我跑回学校,骑着电瓶车直接回家去了,心里把暴龙的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个遍。当然,我没忘记林烟岚。

  这小娘皮也够阴险的,明明是她摔坏了我的笔,我没打她,她还反而不依不饶,让暴龙来修理我。我暗自发誓,这笔账,一定要好好给她算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