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千军一发之际,我猛然打开房间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溜烟跑了出去,只听得表姐在房间大声的说,王锋,你是逃不过我的五指山的!好男不跟女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我一口气跑下楼,还好表姐并没有追出来。我走到小区的座椅上坐着,丫的,这个世界疯狂了。虽然我平时见惯了表姐的彪悍和放浪形骸,但这种惊世骇俗的事她居然能够干得出来,我简直是佩服得六体投地。

  hH酷I¤匠网&`唯/一{正=版S,,其@T他都是盗b版

  不过话也说回来,如果她不是我表姐的话,我绝对非常乐意帮助。说出来不怕大家伙笑话,俺至今还是一名有假包换,原封不动,绝对新鲜的处男。虽然偶尔会YY班上漂亮的女同学和女老师,甚至对漂亮的表姐也有过一丝小小的邪念。

  但我绝对是有色心没色胆的,看看小电影打打啥的我还行,让我撸一管给表姐,我是真心不敢。以我对表姐的了解,她绝对不会轻易罢手,我得想个法子应付过去才行。

  就在我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表姐打过来的,我吓得双手一哆嗦,差点抓不住手机,我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刚一挂断,她又打了过来,我又给挂了,准备直接关机。

  这时,表姐发来了短信说,王锋,你要是敢在不接电话,我绝对让你后悔成为我的表弟。我忍不住骂了起来,劳资已经后悔了!谁特么愿意当你这个魔鬼的表弟谁当去,你以为我愿意啊?

  表姐电话又打了过来,说归说,我还真不敢不接,要不然指不定她会怎么收拾我呢。接了电话,我只能施展苦肉计说,表姐,你那要求我真的办不到,这可是乱伦啊。表姐没好气的骂,乱你妹,又不是叫你和老纸,只是让你贡献点而已,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我吞吞吐吐的说,“可是……”,话还没说话,表姐就吼道,别可是了,赶紧给老纸滚回来,要不然,我就把你偷我丝袜的事告诉你爸,看他会不会打死你。

  这下子我忍不住了,骂了起来,“妈啦!我什么时候偷你丝袜了?”表姐阴险的说,“我说你偷了,你就是偷了,看看你爸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我真的被她逼疯了,冲着电话怒吼,“徐妙涵,你大爷的,你敢不敢再无耻点?!”表姐很干脆的回答说,“敢!”我又瞬间被打败了,啥脾气都没有了,只能选择从了她。

  我挂了电话,准备回去,我爸妈却突然回来了,在我身后叫我,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下子完蛋了,要是表姐真说我偷她丝袜,我爸肯定要揍我,我顿时有点进退两难了。

  我妈问我跑出来干啥?我说家里有点闷,出来透透气。我一路跟着我爸妈回家,赶紧给我表姐发短信说我爸妈回来了,但她没有回复我,我心里有点悬,七上八下的。回到家里,表姐坐在客厅看电视,我心脏砰砰直跳,偷偷看了一眼表姐,她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她是几个意思。

  我没敢在客厅待,赶紧回了房间去。谢天谢地,表姐并没有整我,我睡在了床上。

  其实,对于一般人来说,能有个这么漂亮的表姐同居还是蛮幸福的,但为啥我就那么悲催了,这不科学啊。

  表姐大我两岁,念职高,今年就要毕业了,平时作风挺开放的,男朋友三天两头就换一个,偶尔在我们学校也能听到关于她的风言风语,都是说她开放,被很多人玩过之类的。以前她没住我家的时候我不清楚,但自从寄住我家之后,她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

  我躺在床上睡不着,便去了表姐的空间,她的空间我不是经常去,这一去发现出现了一个新的相册,叫‘我的性感’,看到这四个字,我一下子激动起来。

  我点进去居然要密码,问题是‘我的三围’。表姐的三围我不知道,我急得抓耳挠腮,心里对她的性感照很渴望。我忽然想到前几天我妈带她去买衣服,量过她的腰围,确定了一个数字,剩余我两个数字就只能猜了!

  我试了好几遍都不对,我都快要放弃的时候,居然鬼使神差的打开了。

  里面只有几张照片,不过却亮瞎了我的狗眼!那几张照片全是在她房间里拍的,尺度很大,最牛的一张是她居然没穿衣服,用一只手横着遮住胸部自拍的。我赶紧全部保存下来,心里暗想,看来表姐真的挺开放啊!!

  第二天早上,我骑着电瓶车载着表姐一起去学校,她在新南职高,我在二中要经过新南职高。表姐那天穿得还蛮性感的,上身是雪纺连衣短裙,下身肉色的丝袜。

  刚上车,她就直接两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紧贴着我的后背,弄得我有些心猿意马。我咽了一口口水说,“老大,你这样让我骑车很危险啊。”

  表姐趴在我的肩膀上,嘴巴凑到我的耳朵边吐着热气说,“少给老纸装纯,你敢说你心里没觉得这样很爽?”我被表姐这一句话就弄得无法反驳,只好骑着电瓶车出发,从我家到新南职高那短短十多分钟的路程,我是心惊肉跳,痛并快乐着啊。

  好不容易到了新南职高,表姐跳下车后,不怀好意的喵了一眼我说,“你们男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啊。”我下意识用手捂住下面,我承认我可耻的反应了。为了掩饰我的窘迫,我硬着脖子说,“你这样紧贴着我,搁谁受得了啊。”

  表姐得意的笑了笑说,“晚上早点回家,老纸可等着你呢”。我说,“你听哪个王八蛋说的那玩意儿可以祛痘?扯淡吧!”表姐却是摆了摆手牛哄哄的说,“管它行不行,试过就知道了!”

  我说,“我能说不行吗?”表姐挑了挑眉说,“你说呢?”

  我低着头识趣的骑着车子离开了,在这个女魔头面前,我除了屈服,还是屈服!不过,我心里面其实还是有点小小的期待,这事儿还真特么的刺激。我一路骑车到学校,心里就在想,每次都被表姐吃得死死的,这次趁她有求于我,我得占点便宜才行。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我心里顿时萌生了一个邪恶的鬼主意,只等晚上回家就可以实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秀才本尊说:

  大家看书的同时别忘了点一下本书的封面下方那个「撸撸」,每人每天可以撸一发,咱们要向王锋学习,撸撸更健康。另外,右上角有个「追书」,就在我的头像上方,追书就是收藏,大家伙也别把这个给忘了,收藏起来,下次看书会比较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