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回到新居的时候,李欣然的眼睛还是有些肿,柳狐狸有些叹气,他去厨房拿了热毛巾过来:

  “别哭了,又不是生死相离,至于这样吗?”

  “你懂什么,你又不是女的,哼!”

  李欣然一把扯过毛巾擦拭着泪珠子,男人在结婚的时候怎么会体会到新娘爸妈们的心情呢,自己可是家里的独生宝贝呢,一下子就要离开父母和一个陌生人结婚,李欣然还是不能很好的接受,虽然结婚后她也可以常回家,可是性质已经不一样了,她除了是父母的女儿之外,还多了一个别人妻子的身份呢,再怎么说了女孩子嫁出去直接就升级为大妈了,何况她现在还是个孕妇。

  柳狐狸其实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安慰李欣然,他摸摸她的头跟小时候一样。

  “我先去洗澡,你可以再好好恢复下情绪,明天去你家吃饭。”

  “真的啊。”

  李欣然马上抬头,眼里亮晶晶的都是发光的小星星。柳狐狸憋了好久的气才不至于自己笑出声来,欣然跟小时候还是一样可爱啊,随便哄哄就喜笑眉开了。

  “真的,比珍珠还真,你也去洗澡吧,有两个卫生间呢。”

  “哦。”

  等两人都沐浴完后,他们就站在客厅里大眼瞪着小眼,李欣然穿着薄薄的睡裙,胸前还抱着一个可爱的公仔,她警惕地盯着柳狐狸。

  “那里面我的房间吧,你不去别的地方睡吗?”

  “哦?这不是我们两个的房间吗?”

  柳狐狸气定神闲地站着,狭长的狐狸眼里笑意不减。而李欣然则是吞了吞口水,心里有些紧张,她怎么觉得现在的状况不妙啊,柳狐狸是刚刚从浴室里出来的,虽然他穿着浴衣,可是他却故意没有扎紧带子,胸前的大好春色就这样曝光在空气中,李欣然偷偷瞄了一眼,暗暗惊叹着这狐狸身材不错啊,不瘦不肥,肌肉的线条起伏刚好,白皙的肉质上还隐隐约约看出健美的胸肌和腹肌。更不用说他胸前还在流淌着的水珠子了,脖子上的水珠顺着他男人刚毅健美的曲线,一路滑下,流过起伏的胸肌,流过起伏跌宕的几块腹肌,最后那珠子悄无声息的没入浴衣里间······

  李欣然,你这个色女,不能再看了!狐狸的本领就是迷惑人性的,你绝对不能被诱惑了!李欣然别过脸装着凶巴巴的样子。

  “我不管,里面都布置得跟我家里一样呢,我就要睡里面,你睡别的房间吧。”

  “真是可怜呢,新婚的新郎就要被新娘赶到洞房之外。”

  柳叶生没有错过李欣然紧张得神情,他故意撩了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更多的水珠子则是像水流一样划过自己的面颊。果然,李欣然才瞪了他一眼就移不开眼睛了。

  可恶啊,哪来的妖娆美人啊,那凌乱的发丝不同于以往一丝不苟的样子,它们调皮的披散在狐狸两边的面颊上,把他刀削的轮廓衬得更加妩媚动人,琉璃色的眼珠子此刻已经变得幽深起来,由于他背着灯光,李欣然无法看到他眼里的深意,她只知道那漂亮的玻璃珠子里朦胧一片,氤氲着丝丝雾气。

  再一眨眼的时候,柳狐狸已经到了她眼前的咫尺处,两人脸对脸,几乎一触而碰了。

  “哇,你干什么啊!”

  李欣然赶紧闪到一边,她现在才发现自己居然被柳狐狸给逼到沙发上了,柳狐狸差点都压在她身上了,再差一点他们不会就得发生什么事情了吧······妈呀,真是好险啊,李欣然为自己的死里逃生赶到心有余悸,男色简直就是害人,如果不是自己清醒快,那不是沦陷了吗,柳狐狸,你实在是太危险了!

  柳狐狸看着她反抗得那么激烈,觉得蛮失望的,他扯了搭在身上的毛巾擦擦头。

  “真是可惜,我差一点就要成功了。”

  “少来啦,你快点穿衣服去。”

  李欣然一脚就踢着他出去,等柳狐狸穿上睡衣,遮挡住美色之后,俩个人就在沙发上正襟危坐,李欣然把背挺直了,严肃点才能更好的谈判。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讨论下睡觉的问题,在我们感情没有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应该分房睡。”

  “睡一起没什么的吧,今晚上还是洞房花烛夜呢。”

  柳狐狸背靠着沙发,手就支在头上,狐狸身子十分慵懒。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可以!”

  酷1匠U-网f首S发

  李欣然的态度十分坚决,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还真怕会擦枪走火呢。再说了,柳狐狸这个骚包的男人,晚上会不会兽性大发还不知道呢,还是安全点,分房睡比较好。

  “真是拿你没办法。”

  柳狐狸摇摇头,最后还是妥协了,但是他还有个要求。

  “我的回礼呢?”

  “什么回礼?”

  “我送给你的镯子的回礼,你没有准备吗,你给了礼物我就去隔壁的房间睡。”

  “呐,这个给你,我和佳衣一起挑选的。”

  李欣然直接把购物袋扔过去给他,柳狐狸接住,他打开一看脸上就乐了:

  “CK内裤?你送这个还是别有深意啊,或许是你在暗示什么?”

  “别乱想,是佳衣建议我送这个的,她说男人都喜欢这个牌子。对了,里面还有赠品呢。”

  “哦。”

  柳狐狸继续在里面淘着,只是在掏出一个小盒子的时候,他的笑容就停了下来,面色幽深沉静,再下一秒,他就大步跨过去把李欣然囚禁在自己的两手间:

  “小欣然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我要是真信了你的话我就是傻的。”

  “喂喂喂,你干什么,乱发什么神经。”

  李欣然推着他的脸,不让他乱亲,她简直就是吓坏了,眼泪都快飚出来。接着她就用脚直接踢到某人的重要部分,好吧她也是跟佳衣学的,柳狐狸,既然你不理我就不义了,李欣然才伸出脚——

  “你好毒啊,李欣然!”

  柳狐狸抓着她的脚,身子闪到一边,差点他就要变太监了。

  “你发什么情啊,快放开我!”

  “你还装?你放这个东西进去难道不是希望我这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