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是李欣然看错了吗?她怎么看到狐狸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等李欣然定眼仔细看的时候,狐狸爹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仿佛刚才他诡异的眼色只是李欣然的错觉。

  “欣然啊,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那你可以说服他来继承万利集团吗?”

  “啊?”

  ······

  李欣然完全懵了,当她晕晕乎乎走出茶楼的时候,她的思维还在陷入刚才的场景,李欣然没有忘记狐狸爹拉着她的手苦口婆心的样子,看来狐狸爹真的很想让柳狐狸继承回家业呢,可是他们两父子好像为了这个事情争执了很久吧,柳狐狸既然在以前就拒绝了进公司的话,那现在说服他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狐狸爹打的主意也太好了吧,这样一来李欣然的压力就大了,她跟柳狐狸本来就是不对路的人了,她怎么可能说服得了那个家伙呢?

  “哎,还真是麻烦呢。”

  “欣然,你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李欣然才在马路边的一个树荫里蹲着纠结问题,一道熟悉美好的男中音马上撞进她的脑海里,李欣然一抬头,马上就看到了站在自己上边的小九。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和煦,语气轻柔,那弯弯笑着像月牙似的眼睛就像带了魔力似的,很容易就能让人沉醉其中,小九不愧是万人迷啊,那风清淡雅的高洁气息真是会吸引人。

  李欣然暗地里吞了口水,强作淡定地站了起来:

  “小九,你怎么在这里,酒吧不用你看管了吗?”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才对,呵呵,我出来办点事情,酒吧已经暂时托付给其他人了,倒是你啊欣然,怎么蹲在这里垂头丧气的样子?”

  小九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白衣黑裤,即使是普通的装扮穿在小九身上还是穿出了几分出尘嫡仙之气。李欣然愣愣地望着他,有时候她总会觉得小九给她的感觉都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的优雅和从容在这个浮躁繁华,物欲纵横的大城市里一直都是个矛盾的存在,这样的人竟然还能存在于这个污秽的人世间,李欣然总会感慨这个世界的奇妙。

  她站了起来刚到小九的下巴上,虽然小九的高度跟柳狐狸根本不能比,可是小九永远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其实我只是在心烦一些问题啦。”

  “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我帮你想想。”

  小九带着李欣然坐在旁边街道的长椅子上坐着,身边因为有了小九,李欣然怎么坐着都感觉到不舒服,嗯,也许是跟自己的男神一起待着自己会紧张吧,李欣然这样安慰着自己。之前她可从没有和小九两人单独待在一起呢。

  两个人静静的坐在街道旁边,看着面前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地横穿而过,人和车子都交杂在一起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早上的阳光真的很温暖,没有中午的炽烈灼热,晨光温柔的洒在大地上,树木上,给人间的这一切都铺上了一层柔美的金光。树叶斑斓,之间的缝隙里穿插过一些斑驳的光,它们调皮地映在小九的脸上,白衬衫上,柔柔的线条切割着小九那美得不真实的美好。

  李欣然看着小九的侧脸简直就是看呆了,直到小九叫唤着她,李欣然才愣愣地应了声。

  “欣然你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

  “啊,没没没,一时想问题出神了,呵呵。”

  李欣然尴尬着支吾着,好在小九也没怎么追问下去,他温柔地帮李欣然理理凌乱的头发,把额前的青丝全捋到耳边去。

  “小九啊,我问你一个问题哦,我只是说假如啊。”

  “嗯,我在听着呢。”

  “如果你们家是开公司的,你们家没有别的亲戚帮助你们,而且你父亲的身体不好想让你继承他的公司,但是你自己却对公司没有兴趣,而且只喜欢经营酒吧,这两难的情况你会怎么选择呢?是放弃继承公司还是放弃自己所感兴趣的事情?”

  李欣然终于肯对小九吐出心扉了,等她说完后自己也开始紧张起来,小九是怎么样回答的呢。

  “如果是你说的那种状况的话,自己父亲的身体不好又没有亲朋好友帮助的话,我会放弃自己所喜欢的事业帮助我父亲。”

  “咦,你不会遗憾吗?”

  “遗憾是肯定有的,但是为了家人为了自己的父亲,我愿意牺牲下自己的意向去帮助我父亲。”

  李欣然对他的答案还是很错愕的,因为小九的父亲早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没有体会过父爱的他怎么能做出这个选择呢,李欣然还以为小九会选择自己所喜欢的事业呢。

  “可是小九啊,刚好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个朋友。他和他爸爸可是为了继承家业的事情斗争了十几年了呢,你说那人争持了那么久了他是不是会选择自己的事业,而不管他的父亲呢?”

  Z酷、匠网@j唯'm一正UA版%,其,他2都是W盗,z版《

  “你朋友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吗?”

  责任心?小九一问道这个李欣然马上就想起了柳狐狸那狡猾的微笑,她怀孕了的时候柳狐狸可是嚷着要结婚呢,这个算是有责任心吧。

  “算是吧。”

  “说不定他在慢慢妥协呢。”

  “咦?”

  什么意思,李欣然转过头来望向小九。

  “没有人不会在意自己的家人吧,只要是有情有义的人他早晚会有一天会替自己的父亲承担一些责任。”

  “可是他们抗争了十几年呢,那人可是感兴趣于自己的事业,对继承企业的事情并不怎么上心。”

  “他一定是想把自己的事业做个圆满之后再去负家里的责任,一般这种两难的状态下,很多人都是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之后他再做其他事情。”

  “是这样的吗?”

  李欣然歪着脑袋想着柳狐狸,他是这样的人吗,他会为了自己的父亲而放弃自己所喜爱的医学事业?

  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小九就站了起来,破天荒地抚摸李欣然的头,神情十分温柔:

  “好了小欣然,不要想什么事情了,你朋友的事情我想像他那样有责任心的人他应该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你也不要纠结太多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小九。”

  李欣然还沉醉在小九的温柔里不可自拔,刚才他可是抚摸自己的头呢,真是开心啊!

  作者的话:

  大家喜欢就收藏了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