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然双手撑着柳狐狸的胸膛,紧张得只听到自己轰轰响的心跳声,只是她等了许久都没什么感觉,咦,怎么没动静了,等李欣然偷偷睁开眼睛偷瞄的时候,柳狐狸正含笑瞥着她:

  “小欣然,你这样紧闭着眼睛,怎么看都像视死如归的人啊,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神经病,让开啦。”

  李欣然恼羞成怒,她一把就甩开柳狐狸,自己坐了起来。呜呜呜,她刚才真是丢脸死了,她真的有那么期待柳狐狸的吻吗?

  柳狐狸知道她脸皮比较薄,倒也没把她逼到墙角,他站起身子,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被揉乱的领口:

  “还有两个房间,你还要去看吗?”

  “不去了,我想回去吃饭了。”

  好吧,李欣然已经没脸见他了,柳狐狸你也忒坏了!

  ······

  婚礼的前几天,李欣然就向叶辉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有个同学朋友的好处就是请假什么的都不含糊,叶辉看也不看请假条直接就批了,如果是在其他单位企业,请三天可能都是个问题。

  趁着这大好的假期,李欣然和刘佳衣狠狠地去商场抢购了一番,没有多少天的自由身了,再过几天她就要跳入婚姻的坟墓里挣扎了,还是好好享受吧!

  “哎哟,我都说你不用那么悲观的啦,柳医生那么好的人,即使婚姻是一座坟墓,嫁给他那也是秦皇陵的规模啊,别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哦,你还想让我这个孤寡老人怎么活啊。”

  刘佳衣边嚼着口香糖边口齿不清道,在她看来李欣然就是患了婚前恐惧症,没结婚过的人都这样啦,她理解欣然的感受。

  “孤寡老人?我看着不像啊,你追求者蛮多的。”

  “哦,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呢,那个男生好像就是暗恋你的那个学长吧。”

  李欣然回头望了一眼,身后那个鬼鬼祟祟的人不就是那个变态学长吗!这人不是在国外吗怎么现在回国了?刘佳衣拉着她赶紧返回头:

  “走走走,快点走,那个死变态,去年刚刚警告过他了,没想到他今年又回来了。”

  刘佳衣说的这个变态是大她们3届的学长,自从大一的时候起,变态学长在开学典礼偶然撞见刘佳衣惊人美貌之后,他就对佳衣展开了热情的追求,本来美人追求者多的是,多他一个也不算什么,只是这个变态学生追求的方式实在是太诡异了,不是半夜偷佳衣的内衣内裤去炫耀,就是割腕威胁自杀什么的,有时候情绪高涨了还会弄些他心爱的死蟑螂死老鼠去吓她,而刘佳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躲他躲得远远的,本以为他毕业出国了就安全了,怎么又在商场里碰见他了,真是倒霉!

  两个人在商场里左躲右拐,只是身后的人也厉害啊,居然可以如影随形。好不容易躲了半天的猫猫,她们两个人才把变态学长给甩了。

  “我们还是快点买东西啊,早买早走人。”

  “嗯嗯嗯,我也是这么觉得。”

  两个人又跟抢劫一样在商场里海淘了起来,主要买的东西都是新的睡衣浴衣的结婚用品,毕竟新婚了也不能带旧的衣服过去吧,还有就是除了自己的份李欣然还要帮柳狐狸买男式的。

  “那狐狸送了我手镯还要我回礼呢,佳衣啊,你说我送他什么东西好啊。”

  李欣然的选择性障碍又要犯了,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李欣然最后得向闺蜜求救。

  “既然他家世不错,那么手表金饰一些贵重物品就不缺了,男人嘛在生活用品上面不怎么注意,你就送他一些实用的东西就好了。”

  刘佳衣甩甩波浪大卷,随便想想就帮欣然缩小了选择的范围,只是李欣然比较懒啊。

  “比如说?”

  “比如说这条CK内裤不错,既舒适又耐久实用,一般男士都喜欢这个牌子,你送给他,他晚上一定会好好痛爱你的,嘻嘻。”

  刘佳衣自顾笑了起来,只是眉眼间尽是猥琐,李欣然咧咧嘴角有些无语。

  “你想太多了,还有别的吗?”

  “没了,反正那些睡衣棉拖牙膏牙刷什么东西你都买了,就只差这个CK了,不过说真的啊,反正他的东西你都买了那也不差这一件啦,要买就买个全套啦,省得他一个大男人结婚后会犯愁没内裤穿呢。”

  “好吧,随便你。”

  李欣然想想也是,不就是个内裤而已嘛,多一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刘佳衣好像还背着她往那个内裤套装里塞东西啊。

  “你在往里面放什么东西啊。”

  “是买内裤送的赠品,放心吧是好东西。保证你送给他看后,他会夸你是个贤惠的老婆的。”

  “哦。”

  s酷=匠=‘网(:首m发}w

  李欣然不疑她,只是当婚礼当晚把这个东西送给柳狐狸看的时候,李欣然会很后悔为什么当初没仔细看是什么东西。当然这还是后话。

  两个女人一直逛商场到晚上十点钟,两人手里都满载而归,李欣然着实佩服刘佳衣,这个女人不仅提着很多重的东西,自己还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在走路,左扭右摆的还能把猫步踏得极尽完美。

  只是两人出去叫车的时候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个变态学长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下子就把刘佳衣给拥在怀里,嘴里还在哀嚎着:

  “亲爱的,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离开我啊,我那么的爱你!你也太狠心了!”

  “死变态,你快点放开我!”

  “不要,不要,我就是不要!”

  变态学长已经搂住佳衣的腰想扛着她了,只是佳衣拿着购物袋砸着他的头,李欣然一见情况不妙就马上打了电话呼唤了李孜南,这个家伙好像就在附近溜达着。只是等李孜南风风火火的冲过来的时候,状况好像有些扭转。

  “喂,老姐,那个骚扰刘佳衣的变态在哪里啊?我正好手痒想打人呢”

  “呃,好像她不用我们帮忙了,佳衣她一个人就已经可以了。”

  李欣然弱弱地指过去,李孜南转头一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下腹有些疼痛。刘佳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把变态学长给踩在地上了,她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就对着地上男人的肚子猛踩,嘴里还碎碎咒骂着:

  “我叫你骚扰我,叫你骚扰我!”

  “让你尝尝高跟鞋的威力!老娘不把你踢死老娘就不姓刘!!!”

  “好了好了,佳衣我们快点走啦,不要管她了。”

  李欣然赶紧奔过去把她拉了过来,开玩笑呢,如果学长被踹成太监或是闹出人命了怎么办呢!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绝对是上上之策。不过真美女就是彪悍,佳衣踹个心满意足了不说,依旧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潇洒而去:

  “我警告你啊,别再让老娘看见你,否则我见一次就踹一次!哼!”

  佳衣的威武形象直接打破了李孜南对她的良好印象,之后每次见到她,李孜南的下腹总会不由自主的疼痛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