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辛辛苦苦带的人,怎么不就是我老婆了,毕竟我已经盼了你23年了。”

  柳狐狸双手抱胸,一副自在必得的自信。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李欣然难以想象这人的耐性是有多持久,而自己是有多大的魅力去吸引人家?柳狐狸,你实在是太可怕了!

  “好吧,那我暂时相信你不是骗人的。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遇到我的,还刚好在我喝醉的那天出现,之后还发生那个事情,我才不信这一切都是巧合!”

  “小欣然果然是聪明呢,其实我一年前我就被调到这里的医院了,那时候你也还在学校,我去你家拜访的也只是去见了岳母。只不过呢,至于你醉酒的那个晚上我的确是意外的碰到你,好了我话也说完了,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柳狐狸笑吟吟地望向欣然,这次他眼里充盈着全是真诚和深情,李欣然一时又看呆了,她就沉醉在柳狐狸的琉璃眸里,那漂亮的眼珠子一直在散发着奇异的光芒,李欣然定定看过去,那瞳孔中间正印着她一个人的面容。

  “亲爱的欣然,你看着你老公又看傻眼了?”

  “才不是呢……喂,你在我手上带着什么?”

  “别动,这是定情镯。”

  等李欣然反应过来的时候,柳狐狸正拉着她的手往上面套着一个雕工精致的银镯子,她还在反抗的时候,银镯子刚好滑到手腕上,亮白的银镯配着李欣然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相得益彰。

  “你不是买过婚戒了吗,怎么还要我带着这个。”

  女孩子都习惯漂亮的饰品,李欣然也不例外,她此刻正爱不释手地玩弄着手镯,装着淡定,柳狐狸看到她这个样子感到有些好笑。

  “婚戒是婚戒,这是我拿着图样叫人特意去打的,银饰品对你身体也好点。”

  )更X%新最快上%r酷VK匠vf网

  “谢谢。”

  “谢就不必了,另外我还是希望能收到小欣然的回礼哦!”

  “知道啦,真是小气!”

  话是这样说,可是欣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两人敞开心扉之后,李欣然也不会再胡思乱想了,至少她知道柳狐狸是真心要娶她的。本来李欣然想直接回家的,可是柳狐狸硬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们的家。”

  “咦,我们不用住你家那?”

  “那是我爸爸的家,不是我的家。”

  柳狐狸在谈到她父亲的时候语气有些不爽啊,不过李欣然想想也是,两父子还在为继承家业的事情争执着呢,况且李欣然也不喜欢去大家族里面生活,光是礼仪规矩什么的都麻烦死了,还是小家好点。

  柳狐狸把她带到离家不远的一处楼盘里,这里交通便利,离市区也近,自然价格也不会低哪里去。等李欣然下车之后她站在原地里转了一圈,眼里全身不可思议。

  “天啊,你什么时候买了这里的房子。”

  “很早就买了,先进去看看我们的新房子吧。”

  柳狐狸宠溺着看着她,把欣然所有的反应都印在心里。

  他们的房间在B栋301间,李欣然进去之后发现惊喜一波来一波,里面布置得十分温馨漂亮,墙壁漆的是淡黄色的欧式花纹状,期间还挂有古朴又精致的壁灯,窗帘则是淡紫色的梦幻色彩,徐风拂拂,淡紫色的轻纱就微微浮动,漾出浪花。地板上是木制地板,上面还铺着古典的羊毛毯,就连家具是可爱样式的,摆放得体,让人一眼望去就心生舒适之感。

  李欣然就像个小孩子一样随处串着门,除了两卫一厨,其余四间房间都是卧室,李欣然进了婴幼房,里面放的全部都是小孩子的玩具,椅子桌子什么的都是色彩明丽的外表,床是小小的,只是却是双人床。李欣然指着两张小床问柳狐狸。

  “怎么摆放着两张小床啊,一张就够了啊,我怀的又不是双胞胎。”

  “那是给我们第二个孩子的。”

  柳狐狸靠在门边上,看着两张小床脸上都是满满的都是笑意。只是李欣然却是嗔斥他:

  “第一个都还没有生,你就想到第二个去了,真是不害臊。”

  说完,也不理会他,李欣然又到了第二间卧室,刚打开门瞟了一眼里面,李欣然就尖叫起来。

  “天啊,这不是我的房间吗,柳狐……柳叶生你是怎么办到的。”

  她一激动就差点把他的外号给叫了出来,还好柳狐狸没有注意到她的措词,他依旧是高深莫测的笑笑,并用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李欣然进去看看。

  无怪李欣然那么激动。因为里面布置得跟她家的卧室里一模一样,同样的桌子椅子,同样的床铺和床单,就连床头那个泰迪熊也是一样,李欣然还真是怀疑,他不会是把自己房间里的东西全搬过来的吧,要不然房间还能布置得一模一样?

  柳叶生像是看出了她的疑问,他走过来解释道:

  “这是我和岳母一起布置的,就是怕你刚进新家会不适应。”

  “既然是我住的,那么你是不是也会睡这里啊?”

  看着床比自己的单人床大一倍,李欣然突然想到这个严肃的问题。婚房也会布置在这里吗?不行啊,她虽然接受柳狐狸作为她老公的事实,可是她还不能适应得了一个人睡她旁边呢。

  李欣然刚转头过去问,柳狐狸已经来到她面前。他定定看着李欣然,唇角的微笑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面容上的专注之情,他往前靠一步,慢慢逼近着李欣然,而她躲闪不及脚下一滑立刻往后摔过去,也正是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柳狐狸抱住了她,两个人就稳稳地摔在床上。

  柳狐狸怕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因此并没有压着她,他撑着手支在李欣然身上,另一只手却是摸着欣然的脸。

  “你……你干嘛?”

  李欣然不敢大声说话,差点摔跤的心有余悸让她现在变得十分紧张,她从来都没有看过柳狐狸这样的表情。

  魅惑迷人的琉璃珠子已经变了颜色,清明的亮光朦胧得看不见里面的深邃处,神情沉静,嘴巴微张,那柔美的五官里尽是摄人心弦的妩媚,由于是俯着头,他额上细碎的头发都垂了下来,独独忘记遮掩那光洁饱满的额头。

  柳狐狸压着身体,一点点把头凑了下来,李欣然心慌慌的闭上了眼睛……

  作者的话:

  喜欢就收藏吧,亲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