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定在下个星期六,到时候你要和安晓轩一起来五星酒店捧场哦。”

  面对李欣然的笑容满面,叶辉只能愣愣着点着头,他还是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里醒过来。

  “嗯嗯嗯,我知道了。”

  同样是告诉安晓轩她的婚讯信息,安晓轩明显松了一口气,只不过说话的语气还是那副阴腔怪调的德性。

  “那就恭喜你咯,没想到我们这些人里是你最先嫁出去的,哪像我还是啊……”

  “呵呵,你和叶辉到最后一定会结成连理的,放心吧。”

  李欣然说完话之后赶紧溜了,跟安晓轩多待一会儿她绝对会疯掉的,谁知道她每次都会怨里怨气的说一大堆恨嫁的话,李欣然光是听着耳朵都能起茧。

  之后李欣然又继续把请柬发给同班玩得比较好的同学还有宿舍里的姐妹。她们纷纷都感叹欣然的命还不是一般好,李欣然陪笑之余只剩下无奈,其中的滋味又有谁知道。

  单身的懒日子就要一去不复返了,李欣然这个准新娘也开始有了恐婚的心理。她事实上都没有即将作为妻子,妈妈的觉悟。一个人突然懒散了23年,自由自在惯了,有一天却掉进婚姻的坟墓里去,更何况你的的床头马上就要多出一个人了,这种巨大的转变任谁都不能接受吧。

  一想到这里,李欣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很闷,她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还是主动出击找柳狐狸出来谈谈吧,这样自己也能把握住婚姻的掌控权。她才跟柳狐狸提出要一起喝咖啡的要求,柳狐狸居然很爽快的答应李欣然的要求。

  见面的地点还是原来相亲的咖啡店,李欣然才刚进门,她就被不远处那个靠窗的优美侧面给吸引住了。

  那狐狸身姿朗朗,骨骼匀称,即使是靠在椅子上他的背部还是一样的挺拔俊秀,手臂清长还有些纤瘦,但是白皙细长的手指却是柔软如棉,他的脸就侧着看向窗外,李欣然即使是正对着窗,也只能看到他的狐狸长眼,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举动都能独自成画,柔和的阳光轻飘飘的洒在他身上,映着他秀美的轮廓。

  李欣然就呆呆地站在原地,盯着某狐狸看花了眼,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柳狐狸已经来到她面前用手晃晃着。

  “小欣然你怎么了,看我居然看花眼了,是不是觉得自己未来的老公实在是太帅了所以就愣了?”

  “少来啦,你也真够自恋的。”

  s…最!新:章K节ze上√酷R匠b网?|

  李欣然拍掉他的狐狸爪子,狠狠瞪着他,可是自己的脸皮不由自主的发烫起来。可恶的骚狐狸,没事长成这样干嘛!

  李欣然用力的拖开椅子,一屁股坐下。等对面的人笑嘻嘻地看着她的时候,李欣然“啪”的一声就把菜单拍在他面前。

  “你要不要先点东西,你那么早就过来了,应该没有吃东西吧?”

  “小欣然真是关心我啊,居然连我吃没有吃东西都知道,果然是要结婚的人啊。”

  “闭嘴!”

  李欣然特别想抽他那张狐狸脸,得瑟极了,等甜点端上来后。李欣然才杀入正题。

  “我这次是很认真的问你啊,你不要跟上次一样敷衍我,虽然还有几天我们就要结婚了,可是我还是要问清楚,就算你要反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这么严重啊,那你问吧。”

  柳狐狸见到欣然严肃的表情,他才放下勾起的唇角正经了起来。

  “你娶我是因为我怀孕了吗?所以你要负责,其实你对我是没有感情的吧。”

  李欣然终于鼓起勇气说出口了,只是说完之后她却有些紧张,柳狐狸会怎么回答呢,他是不是真的就是因为责任?如果是这里子,她宁愿不结婚,没有感情的生活实在是太痛苦了,更何况还会伤害到一个不被祝福的孩子。

  当李欣然屏息待话的时候,柳狐狸眯着的眼睛终于张开了,那细长妖娆的眼白里蕴藏着一颗色泽秀丽的琉璃珠子,眸光微亮,倾泻一世柔情。

  “我当然是喜欢你才会娶你啊,你有了宝宝我比伯母更加欣喜若狂。”

  “是,是吗。”

  突如其来的告白,李欣然的脸红得跟化学反应一样快,她没料到对面的人居然会那么直白,虽然不知道他话里的真假,李欣然的心里还是微微触动了。

  “可是,可是我们才认识一个月而已啊,你这样说喜欢我,我难免不会乱想你在胡言乱语。”

  “谁说我们才认识一个月而已?”

  柳狐狸挑眉,清明的琉璃珠子马上变得犀利起来。

  “你是说上上个月我们发生的事情也算是认识吗?那也才不够两个月啊!”

  “不对,我认识你足足有23年了,从你出生的那一年起我们就已经相识了。当你3岁搬走的时候,我们已经相恋3年了,然后这后来的20里我们才是异地恋,实际上,我们的爱情长跑已经跑了23年了,到了现在才修成正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还嫌时间等得太久了呢。”

  柳狐狸一本正经的说着,直把李欣然给绕晕了,这家伙是恋童癖吗?他们恋爱三年?也就是说她那时候才刚出生没多久,柳狐狸就已经打好如意算盘了?更离谱的是还有20年的什么异地恋,话说,她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吧!

  “你在开玩笑吗?我那时候根本就不认识你好吧!恋爱是双方面的事情吧,我可是不认识你呢在这之前,你充其量也只是单相思!”

  “谁让我这个人那么专情呢,你可能不知道吧,那三年里可是我带着你带得最多的呢,岳父岳母工作还是很忙的,你那个时候最喜欢粘着我了,一看不到我就会哭,无奈啊,岳母那时候只好让我抱着你她才好喂奶,不光如此,就连换尿布什么的……”

  “停停停,你不要再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李欣然羞愧死了,以前真的是他带着我吗?帮忙抱着喂奶,换尿布什么的,光是想的李欣然都羞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