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李欣然他们三人到了婚纱店的时候,柳狐狸家用的司机伯伯已经载着太后,老爹和刘佳衣他们过来了,几个人就在店里等着他们了。

  “呀,老爹你们怎么到了,佳衣你也是呢,怎么都过来了?”

  “刚好有空,我就和叔叔阿姨跑过来帮你一起看婚纱了,以免你那不入流的眼光挑选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婚裙。”

  “晕倒,其实我也没你们想得那么不堪好吧。”

  闺蜜这是在嫌弃自己的品位呢,就连太后也在符合点头,是啊是啊的说着。

  刘佳衣跟欣然爸妈处得不错,她就站在两个老人的中间,挽着他们两个的手。一行六人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扫荡进去。

  李欣然一进去她的选择性障碍又发作了,她觉得每件婚纱都非常好看啊,她才抱了这件赞不绝口,下一秒又瞄到旁边的衣服去了,件件都很合她的眼缘啊。

  “这件不错啊,不对,这件也不错······”

  李欣然对婚戒没什么感觉,但是她对穿在身上比较实在的东西还是很在意的。只是郁闷的是,她每拿出一件来看,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反驳。

  “那件不行,穿什么黑色裙子啊,你以为自己是寡妇啊。”

  这是太后的声音,李欣然忍了,她把裙子放回去再随便掏的时候,老爹和佳衣也异口同声道:

  “这件太直条了,人家那是模特身材的人穿着才好呢,你现在都怀孕了小肚子也有些突出,你一穿这个不好看!。”

  “那这件呢?”

  “不行不行,老姐不是我说你,你还以为自己是花仙子啊,那些累赘的堆砌蕾丝简直就是丑死了,本来你都是大妈了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好了吧?”

  李孜南绝对是故意的,他把李欣然手上那件唯美婚纱扁得一文不值,连带的讽刺她,李欣然被反驳得头都大了,她干脆坐了下来双手抱胸在冷哼:

  |P酷{匠f(网U首#发¤

  “我不选了不选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你们看中了哪件我就穿哪件。”

  个个人都耍她玩呢,还说婚纱是由我自己选的,可是看着情况呢,根本由不得她选择好吧!到底是他们结婚还是我结婚啊,可恶!

  这还不算什么,他们现在居然无视自己在生闷气,几个人聚在一边激烈的讨论着,太后她正和老爹吵着哪件婚纱更好看,而李孜南居然也跑过去凑热闹,只留下李欣然孤零零坐着好不凄凉。

  太后他们已经和老头子吵得不可开交了,战况急剧升级,刘佳衣和李孜南已经劝不了两个老人家了,而也正是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柳狐狸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手里还拿着一件白色的婚纱。

  “爸妈都不要吵了,你们看看我给欣然挑的这件婚纱,觉得怎么样?”

  柳狐狸双手抬着那件白色拖地纱裙,虽然看不到裙子全貌,只是看着那简单蓬松的版型就觉得赏心悦目,清爽不少。太后称赞着看了几眼就马上轰欣然进试衣间。反正在太后眼里柳狐狸做的什么事情都是无可挑剔。

  “欣然你快去试试这件婚纱,穿给我们看看!”

  怀孕了就是没有人权!悲剧的李欣然被太后像赶鸡仔一样给轰了进去,而刘佳衣则是跑进去帮忙。

  两人磨磨叽叽磨蹭了好久,李欣然才低着头害羞地走到大家面前。她第一次穿着这么清凉的裙子,单肩的设计把李欣然漂亮的锁骨和肩身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过长的裙摆就直接由佳衣帮忙提着,她才刚走出来,几道火热的视线就朝她身上扫描了过去。

  “哇,乖女儿穿着真是漂亮,哈哈!”

  “我就说了嘛,欣然虽然瘦了点,可是她骨架长得不错,穿什么都很好看。”

  太后他们毫不吝啬的在称赞,李欣然的头都快缩到胸前去了。

  她这件婚纱设计得十分漂亮,简直就是为李欣然量身打造,精美剪裁的纱质婚纱蓬松着跟藤蔓一样,完美的贴着李欣然的曲线,顺着她的细柳腰身一直蔓延到胸前的弯沟上,打造出一种旖旎立体的美感,胸前的材质是柔软舒适的缎料,腰身部分则刺着光彩夺目的的秀美花纹,既显得新颖夺目又很好的掩饰着怀孕的腰身。裙尾部分则是在膝盖部分蓬散开来,一直在身后蜿蜒着。

  整体看上来,这件婚纱简单不失大气,优雅不失质感,李欣然穿着上去就已经具备着女神范了,李欣然第一次觉得人靠衣装这个真理是实实在在的。

  柳狐狸走了向前,定定地看着他美丽的新娘子,由衷着赞美着:

  “欣然,你现在真的很漂亮。”

  “是吗,谢谢。”

  李欣然咧着笑,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去了,太后欣慰的看着面前那一对准新人,眼眶里忍不住在发烫,她放佛看到他们正在举行着结婚典礼一样,23年一下子就过去了,当年那个嗷嗷待哺的小女婴竟然在嫁人了,她忍不住在感慨着。

  李欣然一看到自己娘亲在那里偷抹着眼泪,她就以为太后在嫉妒羡慕恨,毕竟她可不认为太后在喜极而泣,想到这她忍不住问道:

  “太后,你的眼睛是不是进了沙子啊,眼睛那么红。”

  “闭嘴!少说两句不行啊,你现在是不是很得瑟啊是不是,如果不是小柳为你选的漂亮婚纱,你以为你能穿什么衣服······”

  被自己的闺女给逮个正着,太后恼羞成怒了,噼里啪啦跟炮弹一样把李欣然给轰炸晕了。

  ······

  最后他们敲定了这件婚纱,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就只等着大好日子来临了。本来太后还想让李欣然这个准新娘请假一个月的待嫁的,可是她打死不理会。她才上班一个月呢,三个月观察期都没有过,太后是想让她被公司辞退吗!

  李欣然照样上班工作,当她把婚宴请柬发放给公司相熟的同事时,叶辉惊讶极了,他拿着那张清新淡雅的请柬在李欣然面前晃:

  “欣然,这是真的吗,你要结婚了?”

  “对啊,我以为安晓轩早就给你说了呢。”

  李欣然无语地看着他,她结婚有那么惊讶吗,叶辉的嘴巴张得都快要掉下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