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自己的一世英名居然会毁在那个女人上面,他就忍不住在憋屈,那恶心的味道恶心的触感仿佛还存留在自己的嘴唇上,呕!绝对不能再想了,胃里又要反胃了。这个世界上居然还存活着那种体型硕大的女人,李孜南简直不敢想象。

  李孜南本来已经停复了自己的情绪,只是李欣然还在继续回味着之前的场景喋喋不休:

  “那个女的好像还很害羞呢,你难道没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红得发黑发紫。我还以为她翻起身要暴打你呢,没想到她只是捂着自己的嘴巴居然跑了!嗯哼,还真是少见。”

  “李欣然我警告你啊,少说两句,小心我直接把你扔出去。”

  “是是是,我知道了。”

  李欣然已经注意到了某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了,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她还是老老实实的闭嘴,狗急了还能跳墙呢,虽然小南脾气一直很好,但是还是少惹他为妙。

  李欣然他们特意挑了太后的午睡的时间才回家,如果被太后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太后心痛就不说了还可能直接拔着菜刀就冲出去干架,那场景实在是恐怖。李孜南换好替换的衣服之后便有些疲惫,他走到客房里直接睡了。

  李欣然则是还是有些小兴奋,早上的经历对她来说也太惊心动魄了,直到现在她的小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着。李欣然顺便趁太后不注意开了电脑玩玩,太后最近对她管得很严了,什么家电和功率型的电器都不准她用,还差点把她的手机给没收了。

  才一上线,QQ里的某只风骚的狐狸头像就一直跳跃着。风骚狐狸,这是李欣然给他改的备注,而李欣然同样不知道柳狐狸在那边给她改的的备注是:龟毛老婆。

  9~酷,X匠&:网.正版U首%P发w

  风骚狐狸:亲亲老婆,今天去哪里玩啦,有没有再想我啊。

  晴天小雨:少自恋我才不会想你,我去面试了。

  风骚狐狸:嘤嘤嘤,人家真的好难过啊,你居然没有想你亲亲老公,真没良心的小家伙。

  晴天小雨:好恶心,你能正常点不?

  李欣然嘴巴直接在瘪瘪嘴,这骚狐狸哪天不自恋他就不叫骚狐狸了。

  她的信息在发过去的时候,QQ邮箱里刚好收到了一封邮件。李欣然一看到署名为晨博的人,她就喜悦得不得了,这个网友是她在5年前偶然认识的,那时候李欣然正好在读高三,那段时间她成绩不好,多次处于本科的及格线上徘徊,直到高考前一直都是处于低迷时期,还好有这位学识渊博,耐心超凡的人去指导她,给她信念上的支撑,李欣然才不至于高考失败。

  李欣然赶紧打开邮件,只是还没看几行,门铃响了。李欣然有些心烦,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吵啊,没看到我正在忙吗!李欣然本来还假装当做没发现外面的铃声的。

  可是门铃一直在响倒有不停不罢休之势,再吵下去吵醒老妈的话,李欣然可不保证太后醒起来后会不会抄刀砍人,为了阻止命案发生,李欣然赶紧跑去开门。

  “烦死了到底是谁啊,不知道中午有人睡觉吗,还挑在这个时间段来······咦,老爹!”

  李欣然顿时消声,门外那个高个精瘦,神情严肃,全身黑衣的中年男人不是她老爹是谁。

  “老爹,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呵呵。”

  李欣然本来还气势汹汹的架势,一见到自家老爹她马上就瘪了下去,李欣然殷勤地把他请进屋子里,行李什么的都帮忙拿着。刚才她还想骂人呢,她都心虚死了,希望老爹不要注意到她之前不耐烦的语气。

  “嗯,我早就办好了事情,趁着时间早我就赶着回来了。欣然啊,半个月不见,你的面色越来越红润了,好像胖了一点啊,怎么你老妈做的菜是不是越来越好吃啦。”

  欣然爹无时无刻都是笑眯眯的老好人形象,看着自己孝顺的女儿为他鞍前马后端茶倒水地忙碌身影,欣然爹高兴极了,女儿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呵呵。

  “是吗?我有变胖啊,呵呵。”

  李欣然笑得很牵强,如果老爹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结婚已孕,她不敢想象老爹还会笑成这副德行。

  “你舅舅打电话跟我说我们家喜事近了,其他亲戚也是这样跟我道贺的,我还正疑惑我们家能有什么喜事啊,可是他们又不肯告诉我,欣然,有什么事啊。”

  算了吧,小舅他们摄于太后的压力才不敢跟你说呢,老爹你知道才会有鬼,太后这是先斩后奏呢,李欣然忍不住在腹诽,只是她还是学着老爹的呵呵笑,打着太极拳,她可不想引火上身。

  “那个,老爹你还是直接问太后吧,我觉得她跟你说会比较合适。”

  “欣然你在叫我啊,哟,老头子你回来啦。”

  太后是被客厅里的说话声吵醒的,她穿好睡衣还没换好衣服就出房间了,没想到这个死老头居然那么快就回来了,上个月不是说要出差一个多月的吗。

  “是啊,老婆我想你了就回来了!”

  欣然爹一看到妻子,脸上立马笑成一朵盛开的大菊花,出差半个多月了,不想家里人是不可能的,两个年近半百的人不害臊的在欣然面前秀恩爱,左拥右抱的看得李欣然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虽然两个老人家感情很好,老夫老妻的当着自己闺女的面未免也太热情了吧。

  欣然爹在亲够老婆之后,便心满意足地搂着太后坐在沙发上。

  “你弟说我们家要有大喜事了,而且还是双喜临门呢,爸妈也是这样说的,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哦,他们居然敢向你透露风声了嫌命长了是吧,不过既然你回来了我就直说了,其实是欣然的好事情。”

  太后支着二郎腿在耍着菜刀玩,锋利的刀光一直晃着欣然爹的小心脏,他怎么觉得老婆怎么笑得那么恐怖啊。

  “什么事情?”

  “你宝贝闺女要结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