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你生气了吗,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啦?”

  李欣然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轻声询问,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这家伙不会是当真了吧。

  “小欣然。”

  “是,我在。”

  “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我这个人虽然算是幽默风趣,性格温和,但是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我以后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知道了吗。”

  “对不起,我以后知道了。”

  真要她去打胎她也下不了手啊,肚子里毕竟还是一个生命,她怎么可能会狠下心来呢,她就像刘佳衣说的那样,连杀鸡都不敢呢。不过,李欣然还是对柳狐狸的话翻翻白眼,这人还真是自恋啊,跟水仙花有得一比!无时无刻都在变相夸耀自己,那叫“幽默风趣,性格温和”吗?狐狸的本性天生就会圆滑变通的好吧。

  两个人一时无话,不多时车内的气氛又沉静了下来。可是回家见到太后之后,这个家伙马上就跟川剧变脸一样嬉皮笑脸了起来,太后是典型的对自家人刻薄对外人亲密啊,柳狐狸才刚下车,太后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奔到别人面前嘘寒问暖了,笑容那个亲热啊,跟见了上级领导一样!

  酷匠7网首d发;3

  “小柳啊,真是辛苦你了,欣然没给你添什么麻烦把?”

  “妈,您在说什么客气话呢,欣然是我媳妇,照顾她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真是好孩子啊,妈当时真没看走眼,欣然遇到你真是她八辈子的福分,呵呵。”

  “您说反了,妈,我遇到欣然才是我吧辈子修来的福分。”

  “哎哟,瞧这小嘴儿可真会说话·······”

  其余巴拉巴拉自恋自夸的话,李欣然只能自动屏蔽。那狐狸假的要死她就不说了,太后那副殷勤的样子实在是太恶心了,搞不清楚的人还以为两个人才是搞对象的,自己这个正主还被晾在旁边呢。

  两个人来回恶心了一番后,柳狐狸才提出要回医院去工作,晚上还有一例病人要动手术。太后一听赶紧就把她从门内撵了出来,赶鸭子一样命令道:

  “你,还不快点去送送他,小柳可还有手术要做呢!”

  “是是是。”

  太后是一家之主,就连老爹这个入赘夫都不敢反抗她,而况还是自己这个做女儿的?李欣然憋着气,在太后杀人的目光注视下,才慢慢磨磨走到柳狐狸面前面无表情道:

  “柳医生,请慢走。”

  “哎,我真是可怜,好心去送你回来,居然是这样对待我的,伤心啊。”

  柳狐狸捂住自己的心脏,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你不是自愿的吗,谁要你送啊,我自己都可以回来。”

  李欣然白他几眼,本来还想对他说谢谢的,可是看他这副无赖的样子她就来气。

  “我是担心你想不开啊,你现在应该没事情了吧。”

  “我······没事啦。”

  柳狐狸笑笑,卸下虚伪的面具,他面上居然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李欣然原本还在埋怨的只是一触及到他那双深邃清明的眼睛,她就被噎得说不说话来了,要得了突然说出这么煽情的话来吗。

  李欣然看着他坐上车关上车门,在他家司机准备要启动汽车引擎离开的时候,她突然走到车后座去询问了这个困扰她很久的问题,得不到答案她可是会纠结很久的:

  “我认真的问你哦,你不要敷衍我······就是,你为什么答应我妈去民政局领证,只是因为我怀孕了你想要负责的吗?”

  “你想知道?”

  柳狐狸把车窗拉下,对她勾勾手,白玉无瑕的脸庞在沉寂了表情之后,又是一副温文华美的斯文美男样,五官精致,眼尾狭长,魅惑的眼珠子里闪烁着是耀眼的星星点点,李欣然显然对他施出的美男计没有任何抵抗力,等她愣愣地把脑袋凑上前的时候,他突然垂下眼睑,速度亲了一口李欣然的脸。

  “啾!!!”

  “你,你干嘛啊!”

  清脆的啵啵声响起,李欣然马上红了脸,她捂着被亲的面颊,站在原地狠狠地瞪着某人,这骚狐狸除了自恋就算了,居然还十分好色。

  柳狐狸眯着他的狐狸眼,佯装真诚道:

  “因为你笨啊。”

  “什么!?”

  还没等她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司机伯伯已经带着柳狐狸扬长而去了,只剩下回过神来的李欣然在原地跺脚,丫的,这可恶的死狐狸,调戏完自己之后还敢骂她笨,嫌命长吗?等她愤愤地转身回去的时候,太后居然站在不远处很欣慰地对她说:

  “刚才看到你们那种亲密样子我也就放心啦,小柳那么好的人,欣然你不要为难人家啊。”

  “呵呵。”

  李欣然只能干笑着进房间,得了她明白了,她就算再说什么柳狐狸的不是太后肯定不会相信,她已经被柳狐狸迷住了心性走火入魔了,自己还是少说两句才好。

  母女俩进去没多久,太后就从厨房里端来一海碗的中药,李欣然闻着苦味警惕地望着太后: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那么臭。”

  “补药!来,快点喝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呢。”

  这话怎么听李欣然都觉是骂人话呢?她不是一个人,难道是一只鬼啊。她本来还想反抗的,可是一看到太后那端着碗的架势她就萎了下去,算了,还是乖乖听话吧。

  “这就对啦,乖乖听话,好好吃,你身子也太瘦了必须得好好补补,等你生了个大胖小子,妈妈和你爸爸可高兴了。”

  “可是太后啊,老爸回来怎么办,如果他知道我和柳狐······嗯,柳叶生这个样子,他会同意吗?”

  欣然爸爸是做生意的,常常去外地出差,如果他回来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仅怀孕而且还领证了,老头子会不会大发脾气啊,欣然才这样想,太后已经拎了菜刀在白炽灯下晃晃:

  “他要是敢反对你们,他的下场就会这样!”

  太后一把菜刀朝桌子上的苹果砍下去,“啪”一声响,苹果均匀的被分成两半,李欣然嘴角抽搐,心里为老头子提前哀默了起来,可怜的老头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