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你不用放心,万利的小公子是不打算继承家业的,他修了医学的工作,就是因为工作学习忙,所以到了28岁了他还没时间找女孩子,我跟你说你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啊······”

  太后噼里啪啦的说着,兴奋得好像是自己要相亲一样,李欣然实在是不想辜负太后的期望,最后她还是答应去见那个传说中的金龟男。只是出去之前太后还命令她穿了一件绿色清新连衣裙,不过是个简单的相亲,至于打扮这么隆重吗?

  “这件衣服也太清凉了吧,胸口都低到······”

  “哪里清凉了,那叫洋气,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这件衣服可是我挑选了好久的,那个女婿可是我看中了好久的,你一定不要让他逃了,听到没有!?”

  “是是是,我知道了。”

  李欣然没有想到的是,太后的一句“女婿”真的被她一语成谶。而李欣然的悲催日子也即将要到来。

  相亲的地点依照是在咖啡店里,李欣然坐在那里有些忐忑不安,她对身上这件低胸的裙子非常不自在,从上面就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乳沟了,太后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开放了,她可是最讨厌穿衣不正的人,什么短裙丝袜肚脐装小吊带的一直都是太后禁止的,难道太后已经改变封建思想了?不对啊,看太后那笑不露齿的样子,明明就是让自己使出美人计啊。

  话说,那个男的好像很得太后的欢心啊,瞧太后夸得天花乱坠的都快找不到北了,李欣然只是简单的知道对方的一些情况,姓名柳叶生,在市人民医院里工作,学历高工资高长相不错,更重要的是后台背景很硬,人品嘛听说还好,这么完美的人,李欣然很怀疑他还需要相亲吗?这年头,相亲的一般都是市场剩下的残缺品吧,像他那种三好黄金优质男怎么会混到相亲的地步,或者说他其他方面的缺陷?不对啊,再或许是有什么隐情……

  李欣然坐在那里纠结了很久都想不出什么来,她不知道的是,我们的男主角已经正式到场了。

  他进到咖啡馆之后,便抬头在寻找目标,等确认了窗边的李欣然是他相亲的对象之后,他才勾唇走了过来,他穿着淡绿的休闲衬衫,一身清爽简单的装扮衬着他完美清长的身姿,眉目清秀,清瞳剪剪,狭长的眼形勾勒出迷人风情,他清风朗朗,气质绝伦,每走出一步就如清风拂过,温暖如春。

  他谢绝了服务生的带领,径直走到窗边,他所经过的地方都会引起所有人的瞩目,只是他毫不在意,他轻脚走到李欣然面前坐下,然后便对着那苦大仇深表情的李欣然戏谑道:

  “小欣然,我们又见面了。”

  这句话绝对是她的梦魇,她才一抬头就马上撞入那双漂亮如宝石般的狐狸眼里。

  “你……你怎么在这里!?”

  “小欣然,你好像很激动哦,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

  李欣然激动什么啊,她根本就是被吓的好吗!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昨天为她包扎伤口的医生会在这里?她可是来相亲的好吗,那他呢,他来这里干什么?

  “哦,原来你也来这里啊,是见朋友呢,还是约会啊。”

  “你说呢,我坐在这里干嘛。”

  他笑容可掬,脸上云淡风轻的悠闲模样很是让欣然气绝,靠,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这不是废话吗!

  “那个,这位医生啊,我约了人了,改天我再提礼去专门谢谢您,好不好?我非常感谢你为我处理伤口,您医术高超,妙手回春,简直就是华佗在世啊……”

  李欣然绝对是昧着良心在吹嘘,她收刮了所有的成语在夸,任她口水都说干了,可是那个装模作样的医生却一直在那里笑,笑得一丝不苟,好像她在讲什么笑话似的。

  “医生,你还不走吗?你约的人可能已经到了哦。”

  走吧走吧,快走吧,她和相亲男见面的时间已经到了,如果被他看到她和男医生坐在一起,相亲男会怎么看她呢!

  “我为什么要走呢,我要见的人就在我面前。”

  “那你快点去啊……咦……你……”

  看"3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李欣然指着他脑袋有些转不过来,见面,他难道也是相亲的?她相亲的对象是医生,她面前的这个人也是医生,李欣然纠结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起来,难道面前这个人就是……

  “没错,就是你心里想的那样。”

  他右手托腮,浅笑吟吟,眼里莹光闪闪的,整个人干净简雅的就像一件优雅的艺术品,怎么看都百看不厌。

  “柳叶生!你就是柳叶生!?”

  李欣然像吃了一斤翔一样,面色狰狞!对呀,她怎么没有想到他姓柳,昨天小南叫他柳医生,跟她相亲的人也姓柳,两个人不就是他吗。

  妈呀,了解到这个事实的真相,李欣然心里发毛,刚想站起来溜走,对方就已经压到她身上,修长干净的双手越过小桌子,重重地按在李欣然肩膀上,柳叶生笑得更厉害了,他嘴角都要咧到脑后去:

  “我说过了,我们还会见面的,你终究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可是我没做什么事情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李欣然泪水都要飙出来了,事实上他手的力道太大了,指甲都要陷到她的肉里面去了,妈妈咪啊,痛死个人咯。

  “健忘也不能是这样啊,要我告诉你吗?一个月前你居然胆大到睡了我,偷了我的种居然不辞而别,如果不是你的身份证掉到床上,也许我还找不到你了。”

  柳叶生松开她,然后从衬衫的口袋里拿出一张身份证在她面前晃晃,李欣然一看到马上就去抢,只是柳叶生速度更快,他抓住她的手就顺竿直上在她手臂上揩油,嗯,不错,皮肤光滑柔嫩,水份充足,肌理实为上乘。

  “你也知道我那天喝醉了嘛,我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我那天兽性大发就……就那个了,你就放过我吧。”

  李欣然只差没有跪地求饶了,我的天啊,那天我真的睡了他啊,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印象呢?她只记得自己醉得稀里糊涂的,然后再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家里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