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居然背着姑姑藏了那么多条金子,老姐你胆子不小嘛,明明自己有那么多的私房钱,居然还对着姑姑哭穷,你完了,李欣然,你说这些金子如果被姑姑知道的话她表情我猜一定很精彩吧。”

  李欣然以迅雷之速一把夺过小盒子。

  “快点还我!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还用说,当然是姑姑给我的钥匙呗,没想到你笨的没有锁门。”

  李孜南仗着自己长得高,把小盒子高高举到头顶上,任李欣然怎么跳怎么蹦哒都够不到。

  她心痛死了,在数金子的时候怎么可以那么粗心大意啊,这下好了吧,贼人入室抢劫了。

  “李孜南,快点还给我,这是我自己的东西!”

  “我可不管是谁的东西,反正到了我手里就没有还回去的道理,来来来,我看看,你到底私藏了多少金子……哎哟,居然有十几根那么多,没想到老姐你还那么有钱嘛,咦,这背后居然还有印有日期1999年3月1日**银行……”

  “混蛋,还给我!”

  李欣然有些生气了,她踩在床上朝着金子扑过去,可惜这个臭小子运动细胞不错,他一躲开李欣然就硬生生地撞到墙上,吧叽一声,她就从光溜溜的墙体上滑了下来。

  “哎,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和我硬抢啦,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德性……现在一根金子可是很值钱呢,你藏了那么多,估计从小就开始攒钱了吧。”

  “你想怎么样。”

  看他那贼眉鼠眼的样子,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他心里的猥琐想法,也不狂两人从小在一起长大那么多年。

  “我不想怎么样啊,哎呀,不要用那种眼神望着我啦,其实人家也不想怎么样……反正你今天心情也不好,不如我们出去消遣消遣。”

  “真的?”

  “比珍珠还真。”

  “早说嘛……”

  直到李孜南把盒子还了过来,她才长叹一口气,还好,不过就是请客嘛,还好私房钱的事情没有被曝光,要是太后知道了她肯定被扒掉一层皮,这些小金条可是她20多年的积蓄呢。

  “你想去哪里?”

  “暮光森林酒吧。”

  “靠,你这个吸血鬼!”

  暮光森林是个酒吧,而且还是个全城有名的同性恋酒吧,里面的消费高得离谱,是名副其实的高档的场所,因此全城的同性恋们几乎都聚集在这里。

  而李孜南是那里的常客,李欣然无聊的会跟他进去喝酒消遣,只是那里的高消费让她次次头痛不已。

  两个人进去之后便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欣然,你怎么啦,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开心吗?”

  “伤心不至于,只是肉痛啊……”

  李欣然对着小九欲哭无泪,小九是这家酒吧的代理店长,他的恋人是原店长,只是几年前由于一些事故小九恋人不辞而别,只剩下小九在这里苦苦等着他,一直等了五年都杳无音讯,无奈小九才担任起代理店长,用他的话说是:这家店是他开的,里面饱含了他的心血,我会好好经营它的就像在照顾我们的“孩子”。

  当李欣然听完这个凄美的故事,她很欣赏小九的痴情,但同时也为他的性取向问题感到忧伤,多好的人啊,长得又高又帅,可是为什么却是一个gay,天知道当她了解到小九恋人不辞而别的时候,她多想用自己的胸怀去安慰他,老天真是暴殄天物啊,这世道gay都那么多了,帅的都聚在一起搞基了,剩下那么多残缺品,叫她还上哪去找帅哥啊。

  /W酷匠网d唯$(一正版l,V其*他)f都P是◇盗版!》

  “你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迷?”

  “没,我只是在想该什么时候扑倒你。”

  帅气的侧脸棱角分明,有如罗丹手下完美的雕刻品,鼻梁高挺,衬着那极深的眉弓,让这张脸完全西化了起来。那性感的朱唇,似画家的两笔色彩,一横一撇,尽显性感柔魅,唇畔上勾,那略带沧桑的微笑却显得那么迷人优雅。

  再看看那灿如星辰的双瞳,黑白分明,幽深的瞳孔里尽是深邃的寂寥,仅是一个眼神,你就可以看到那里面的万千愁绪。就连他抬手的动作都是那样沉稳优雅,他的脸上永远都是那样温润如玉,只是这块暖玉温暖的却不是你。

  深沉是他,你可以看到他的寂寞,却永远走不进他的内心,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思考什么。

  只是可惜这种完美没有缺陷的人,却只能远观不可亵渎,他站在哪里也只是你远不可及的理想。

  “呵呵,欣然又在开玩笑了。”

  小九擦拭着水晶杯子没有抬头,因为欣然每次来这里见到他都会这样说。

  “我是认真的,真的。”

  “是吗,可是你每次都会这样说。”

  “哎,小九你真没有幽默感,你就不能稍微配合一下我吗。”

  李欣然把高脚椅往前移一步,脸上立马挂了一副学名叫做沮丧的脸,好吧,其实她也知道小九不喜欢开玩笑,可她就喜欢逗他。

  “呵呵,不说这个了,你的头怎么了,撞到什么东西了?”

  小九没在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转移了话题之后,李欣然也识相的没有在纠缠。

  “是不是看着很凄凉?孜南开车的技术太差了,今天差点撞到人,然后我就······”

  “别总是诬陷我,小九你别信她吹,自己不系好安全带也把责任全推在别人身上。”

  李孜南越过她,一手揽在小九肩膀上。

  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两人熟稔的亲密无间,看得李欣然眼睛发抽发痛,嫉妒羡慕恨啊,她现在都好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男生了,是男生多好啊,可以和小九勾肩搭背的,虽然她也很想这样,可是她不敢啊,只因为小九不喜欢女生碰触,就连她也不例外。为了避免自己长针眼,她还是强行把视线转移,首先目标就是他。

  “你刚才去哪里野啦?”

  “怎么说得那么难听,什么野不野,我当然去会见我的小情人去了,嘻嘻。”

  李孜南笑得很猥琐,他现在纯粹就是在恶心李欣然。他玉手托腮,沉思陶醉的混帐样子看她看来十分欠揍,丫丫的,明知道我失恋了,这臭小子竟然胆敢在我面前晒甜蜜,不想活了是吗。

  “咦,真恶心,你对得起小蓝吗,每次进酒吧都在招蜂引蝶,真想不懂小蓝冰清玉洁的样子怎么会看上你。”

  “别乱说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蓝最近在闹别扭,他已经很久没有理我了,你不知道寂寞惆怅的男人在这种特殊的时期里要转移注意力,好散散心吗?”

  “哼,朝三暮四的家伙,衷心的希望小蓝能够永远抛弃你,另寻佳缘。”

  说道小蓝这个人物,李欣然就直叹可惜,这个男生是她低一级的学弟,和小南是同专业的朋友,两个人相识于一次社团聚会中,自从小南对他惊为人天的气质吸引之后,这家伙就对人家念念不忘,紧接着就对人家良家少男展开了猛烈的追求,硬是把懵懂纯真的小男生给扳弯了。多纯洁多俊秀的男生啊,居然会遇到小南这个混帐货,真是暴殄天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