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姐姐勃然大怒的样子,美景似乎是吓坏了,她从来都没有看到姐姐那么凶悍的样子,以前的时候就算是吵架什么的,她都不会那么严厉看着自己。美景一直摇头一边流泪,她是被吓坏了的小女孩,在诺诺说出真相的时候,良辰像是被这个事实给震惊住一样,她不可思议看着美景,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顿时她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僵硬如机器: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柳锦生想要跟你和好,这是真的吗?”

  “嗯。”

  美景害怕看着自己的姐姐,柔柔点着头,也许是经过了这个挫折之后,她的性格有所改变,从以前的交涉蛮横转变到现在的文静,都是因为关乎这个爱情,她回想起不久之前,柳锦生经常在自己下班的地点等着自己,除此之外每天一束玫瑰那是必须的,虽然她不屑一顾,甚至是冷脸相对,但是柳锦生每次都是厚着脸皮,锲而不舍缠着她,什么请她吃饭,经常送上爱心点心,打电话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在这种强烈攻势之下,美景心里的仇恨慢慢减退,到现在的时候,虽然还有一些埋怨,但是她心情好的时候偶尔还是跟他说话着。

  美景只是简单说着几句,良辰已经猜出了大部分了,随后她眼睛已经变得阴沉起来,看着美景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

  “美景,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啊!”

  “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美景失措摇着头,一直往后退,看着黑化起来的良辰,美景心升寒气,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要生气。良辰几乎是恨铁不成钢啊,忍着心里的怒气,颤抖着声音:

  “你真傻,都是伤过一遍的人了,怎么还相信男人,谁知道她重新靠近你是不是为了抓住我!”

  “不,不是的,姐姐不是的,他不是这种人······啊,好痛······”

  “啪!”一声响,美景就被良辰打了一巴掌,良辰真是气死了,她全身战栗,有这种蠢妹妹在自己身边真是会坏自己的事情,虽然不知道这种事情的真假,但是还是谨慎点比较好,良辰没有理会美景那受伤的眼神,而是直挺挺问着她,语气异常生硬:

  “你来的时候,是做计程车还是什么,有没有被人发现?”

  “我做的是计程车,我是拐了很多个弯才开到这里的。”

  听到姐姐说的这种状况,美景也是紧张起来了,虽然自己的脸上很痛,但是美景一点都不敢吱声,她就眼睁睁看着自己姐姐在房子里面乱蹿,像个不安的精神病人一样。当美景要走到良辰身边的时候,良辰直接说着:

  “美景,我要走了,我怕你应该是被跟踪了,我不跟你说什么了······”

  “姐,你不要跳下去啊!”

  美景惊呼了一声,就看到自己姐姐就像是一只狡黠的花豹一样跑到二楼的窗户上,趴着窗就想往下跳,美景被吓到了,这可是二楼啊,要是跳下去残疾了怎么办,美景正想跑过去阻止的时候,她突然听到楼下的门口似乎有脚步声,想到自己可能是被人跟踪了,美景就跑到二楼大门那里,把门给关得死死的。

  良辰看着下面都是黑魆魆的一片,她心里也是慌张,但是此刻她已经管不了多少了,她才不要被警察抓到呢,她不想在监狱里面待一辈子,良辰心里砰砰跳着,自己扶着窗的边缘,一点一点往下面移动,虽然看不到下面的具体状况,但是良辰心里面还是有点害怕的啊,她坐了下来,用手撑着窗下面,身子已经是悬着在半空中了,手好痛,扒着窗下缘,良辰觉得自己力气快要用尽了,正当她要着眼睛跳下来的时候,身子在寒风中呼啸而下,不其然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然后良辰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是天翻地覆了。

  好像是有一温暖的胸膛抱着她,在下面滚了滚,那人的怀抱十分温暖,还有一种清新的花草香味,等两人平安无事的时候,良辰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马上就抱着她大步往后面一辆车子跨过去,然后开门把她塞进去,所有的这一切动作都是一气呵成,车里面都是黑乎乎的一片,司机在看到有人进车之后,不用打什么招呼,车子已经开了。

  良辰安静下来之后,已经是警惕望着身边这个男人,虽然在黑暗之中她什么都看不到。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呵呵,你那么多的问题,我该回答哪一个呢。”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良辰已经平静下来的心脏又开始砰砰跳了起来,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不就是。

  “你是,你是······”

  “良辰,好久不见了。”

  男子转过脸来,刚好车子也在这一刻穿过街道,路灯恰好照射了进来,昙花一现一样,灯光照在这个人的脸上转眼而逝,也正是这短短的半秒钟里面,良辰看到了这个人的庐山真面目。

  ······

  李欣然在新公司里面待得还不错,因为本身就是中文系的,因此对编辑文字工作还是十分得心应手的,跟同事们相处的也不错,气氛融洽,整个团队里面风气很好。李欣然凭借着笑容和超好的人气,在他们这个部门混得算是如鱼得水。

  唯一不爽的就是陈琳有空没空都会叫她进办公室里面喝茶,李欣然刚开始的时候还蛮怕这个女人会恩将仇报神马的,后面相处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多想了,千金出身的大小姐虽然有时候看不顺眼你,但是人家心胸大得很,有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性格是爱恨情仇的她,恨意也消失得很快。当李欣然战战兢兢坐在人家对面的时候,陈琳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便言简意赅道:

  “叫你闲暇的时候来喝喝茶什么的,你不介意吧。”

  “怎么会呢,这是我的荣幸。”

  荣幸才怪,李欣然坐如针毡,感觉怎么坐都是别扭的,真不明白陈琳为什么会找她喝茶,虽然两人没有什么大的芥蒂,但是以前发生过那些明争暗斗的事情,每次看着她的脸,李欣然真心觉得不自在。

  “你怎么不吃点心啊,嫌弃我还是怕我在上面下毒?”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在想其他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这些点心。”

  富家千金说话都是这么直率的吗,也不考虑旁边人的感受,听着她嚣张跋扈的语气,李欣然在想着如果坐在这里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小姑娘的话,肯定以为陈琳专门给她挑刺的呢。李欣然听话吃着点心,觉得味道真心不错,虽然身子坐得难受,但是好在食物让她主动忽略一切不舒服的因素。

  陈琳看到李欣然动手之后,她的眼睛也就盯着李欣然,两人琐碎聊了几句,后面她突然就蹦出一个问题:

  “你们家最近还好吧,看你上班也是很安静的样子,想必家里面也没发生什么大的事情。”

  “对啊,我们家的确是没发生什么大的事情,怎么了?”

  这莫名其妙的话语让李欣然在美食海洋之中突然抬起了头,迷茫看着陈琳,不懂她怎么说出这句话来了。也许是李欣然的目光太过于直白真挚,陈琳多少是有些不好意思,她微微咳嗽了一下便觉得还是开门见山比较好:

  “你家大伯最近有没有跟你们有什么来往,呃,就是柳锦生最近没有出什么事吧?”

  “你不是她女朋友吗,他的情况应该是你比我更加清楚吧。”

  李欣然抹去口水,心中已经是恍然大悟起来,原来这个妞拐弯抹角就是为了问柳锦生的事情啊,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又或是他们两个假戏真做出了什么问题,李欣然嘴上是淡淡说着,为的是让自己神情表现得平静一点,只是心里面已经像是小溪流水一样,百转千回了。

  “算了,其实也是没什么,你还是回去工作吧。”

  “那陈主管,我就回去了哦。”

  这虎头蛇尾的对话着实让李欣然有些无语,感情其实是陈琳这些日子心里面有些苦闷想要发泄,但是又找不到人倾述的样子吧。李欣然想着想着脑海里面突然浮现了一个想法,该不会是陈琳爱上了柳锦生吧,想到这里,李欣然又想起那天公司晚会的时候,陈琳脚痛坐在地上请求柳锦生扶起的场景了,虽然知道陈琳对他一直都存有倾慕之心,但是李欣然实在是想象不到陈琳真正爱上了柳锦生。

  想必那天柳狐狸建议他去找陈琳假戏真做的时候,这个妞估计都高兴坏了,一直以来倾慕的人突然提出要交往的消息,暗恋的女生都会高兴坏了吧······可是后面的事情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听陈琳这语气,柳锦生想要放弃这段协议和联盟?李欣然歪着脑袋思考了半响还是没想出个究竟,后面还是决定回去好好问问情况吧。

  良辰坐在车子里面等着驶出街道,来到繁华的市中心的时候,她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忍不住问了旁边坐着的男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她无法忽略,再次看到他的时候,良辰心里面真是百感交集。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去我的住处,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

  “我,我好像跟你不熟吧。”

  良辰咬咬牙,嫣红的唇畔上面有些苍白,许久没有见到这个人了,每次看到他的时候,她心里面总会自然而然升起一丝的恐惧,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楚,让她本能的想远离这个人。似乎是多跟他多待一会儿良辰就受不了了,她才悄无声息挪开位置,想靠近窗户,没想到这个人揶揄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很害怕我?”

  “没有,你想太多了。”

  “是这样的吗,那为什么你一直往车窗那里躲。”

  男人的声音平淡清幽,让人听不出里面的真实情感,但是良辰就是觉得身边这个人是来自地狱的阎罗一样,光是身上的气息就让人觉得压抑,就连空气中都有那种沉闷,更不用说自己吸进肺部的空气了。

  车子一直都在街道上平稳行驶着,车里面没有灯光,但是街道外面的清幽亮光还是偷缝隙闪了进来,车里面只能看清楚里面大概的东西,良辰的身体一直都是僵硬不堪的,因为她实在是受不了身边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感了,在隐隐约约的黑暗之中,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边这个男人的视线一直都是放在自己的身上,那种紧致威逼的感觉环绕着自己,挥之不去。

  像是鼓起了勇气一样,良辰轻轻说道:

  “你能不能就把我放到街上就可以了,真的很感谢你今天的帮忙。”

  “你确定要在这里下车吗,后面一直有车子跟踪我们的哦,你下车没有多久估计马上就被警察抓住了。”

  “什么,怎么可能!”

  李欣然心里面忍不住一颤抖,她马上就回过头去看,大概在身后的几十米处,有一辆不起眼的车子一直保持着均速跟在身后,想到这里良辰身上的鸡皮疙瘩马上就起了一身,她真的是大意了,居然不知道有车子在后面跟着,心里面马上就凉了半截,男人自从上车之后坐姿一直都没有变动,在良辰回头频频望向后面的时候,男子已经是转过头来看着她:

  “怎么样,你还要下去吗?”

  “那,现在该怎么办?”

  良辰也不管什么恐惧什么的了,她语气开始焦急起来,刚从别墅哪里死里逃生,她才不要被警察抓进去呢,即使是在黑暗之中,她看着男人的眼神依然灼亮。男人似乎很欣赏她向自己求救窘迫的样子,他在她看不到的黑暗之中勾起唇畔,语气依然平静:

  “怎么办,当然是甩开后面的人,老李······加大码,甩开后面的车子。”

  “是。”

  在前头一直专心致志的司机在听到自家老板的命令之后,马上就言简意赅回了一个字,不愧是车技高超的人才,在车子加速飚到120的时候,他居然还能保持平稳的车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