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了一个姿势之后,李欣然简直就是大囧,想到之前她的偷袭,柳狐狸又忍不住咧嘴偷笑起来,低沉的男声在清凉的空气中飘荡,有些暧昧的味道,现场不断高升的氛围让她忍不住面红耳赤,李欣然终究面皮比较薄,有些生气,嗔怒着:

  “笑什么吗?”

  “娘子,春宵夜短,我们还是别说话了······”

  这一次柳狐狸的眼睛倒是深沉了下来,原本绽放光彩的东海夜明珠已经收敛了光芒,忍了好几个月,今天晚上终于可以品尝到成熟甜美的果汁了,再次封上小女人的嘴巴之后,柳狐狸就开始化身为真正的狼,行动起来,这一夜晚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时刻。

  一夜良久,满室旖旎。

  ······

  第一次过上了名副其实的夫妻生活,两个人的关系那可是如胶似漆,整天甜甜蜜蜜的真是腻死了旁边的人,柳狐狸这个家伙可是食髓知味,那一天晚上把李欣然折腾得半死,之后又是比较贪欢,李欣然终于知道禁欲一年的男人是多么的可怕了,每天晚上见到她就跟见到猎物一样恐怖。如果不是怕被老太爷他们知道的话,李欣然后面都差点想分房睡觉了,如果被折腾死的话那就难办了。

  后面的日子李欣然过得都是很惬意,自己过得幸福美满,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帅气老公,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李欣然每天都是过得很充实,特别是小宝宝的诞生给整个家族的人都带来了巨大的快乐,太后,大伯他们都是想争先恐后轮流照顾宝宝,他们这些做长辈的都爱惨了这个小女娃,老太爷老太太之前说是等到小宝宝半岁就会回大伯哪里住,但是跟小宝宝相处了几个月后,他们就被小宝宝的笑容给征服住了,整天有空没空就抱着宝宝在玩耍着,甚至连自己最爱的茶都很少喝了,他的喝茶兴趣完全是转移到小宝宝身上。

  太后更甚了,有时候争不到小宝宝来家里面的话,太后就会带着菜刀直杀入欣然家里面,挥舞着菜刀威胁着老太爷,两个人就因为闹着要抢抱小宝宝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每次看到那两人在争争吵吵着,李欣然总会郁闷不已。

  现在她是最轻松的了,宝宝都不用她带,每个人都争着抢着带,李欣然清闲下来之后就想着要去找工作了,因为之前跟柳狐狸有过协议,因此在春暖花开,初夏微凉的时候,李欣然就去新的传媒公司去工作了。出门的时候李欣然给网友晨博和帮助过自己的陈先生各发了消息。

  一年多没工作了,再次穿上工装裙的时候李欣然觉得自己身为职场的自信又上来了,她拿着公司寄给她的信件轻松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大厦哪里,把信件给前台小姐之后,就有人带她到新的岗位上了。

  “李欣然小姐欢迎您到我们枫叶传媒文化公司就职,您的职位是娱乐新闻板块的文字编辑,我带您去见娱乐板块的主编。”

  “谢谢,谢谢,真是谢谢你。”

  一个笑容可掬的美女跟她握手说了这些话,李欣然同样是点头回应着,心里面是暗自赞叹着这家新崛起的传媒公司的服务实在是太贴心周到了。

  来到部门办公室的时候,李欣然同样是左顾右看的,传媒公司的室内设计就是不一样,处处是图片和各种颜色堆砌起来的创意。里面都人都在安静工作着,在看到李欣然好奇眼光的时候,他们都会示以友好的微笑,看到如此状况李欣然心里又激动又憧憬,不知道主编是怎样的人呢,会不会也是像大厅里面的员工一样和蔼可亲。正当李欣然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美女已经在一个办公室外面停了下来:

  “好了,李欣然小姐这就是我们主编的办公室,我就送你到这里了。”

  “对了,我想问一下你们这个主编叫什么名字啊?”

  在美女要走的时候,李欣然突然问了一句。这个美人依旧是微笑答复着:

  “陈。”

  “好的,非常感谢你,慢走啊。”

  热情跟着美女挥手告别之后,李欣然转过头来看着这气派的办公室门的时候,她竟然开始紧张纠结起来了。小心脏又一次在砰砰跳了起来,李欣然忍不住鄙视着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怎么就紧张起来了呢,对自己深呼吸调整好情绪之后,李欣然就敲门了起来。

  敲了之后,见里面的人没有什么反应,李欣然又耐心敲了几下,终于里面的人终于响起了一声慵懒的女声:

  “进来吧。”

  等一下,这个声音很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李欣然迟疑了一下,后面还是鼓起勇气推门进来了,在见到里面那个美女主管的庐山真面目的时候,李欣然恍若被雷劈中一样,呆若木鸡,她简直就不敢相信眼前那个女人就是她!李欣然嘴角一直在抽搐,忍不住颤颤巍巍伸出一只手在半空中抖索了下:

  “陈琳,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奇怪了,为什么我不会在这里?”

  似乎对李欣然的惊讶表情显得十分得意,陈琳双手叉腰,像个气派的大老板一样懒懒看着李欣然,两个人对视了之后,李欣然终于受不了了,她马上就快步走到陈琳的面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她全身,像是不认识她一样,陈琳也是挑着嘴角任凭李欣然看打量,等李欣然接受了事实之后,她才调整了心情恢复了话语的能力:

  “奇怪了,你怎么会是我的主编呢,你之前不是在叶辉哪里和我一起工作的吗······”

  “李欣然,向我这种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会一直屈尊在那种小地方工作呢,那也太大材小用,我之前跟你一起去工作,是因为那个时候我看不起你就是想让你工作不顺心,现在你走了,老娘自然而然就走了啊,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可是,你怎么突然就变成了······”

  “忘记说了,这家新崛起的传媒公司的老总是我的表亲戚,我当然可以到这里来工作了,李欣然还有什么问题吗?”

  欣赏够李欣然那脸上纠结的神色之后,陈琳走到位置上用力坐了下来,她本身就像一个霸气如斯的女王一样,睥睨着天下,看着李欣然的视线就像是看着蝼蚁一样,那种高高在上的目光让李欣然十分不爽,可是她没敢在面上表现出来,毕竟现在这个女人可是她的上司呢。在得知陈琳背后的关系网之后,李欣然心里真不是一般的蛋痛啊,果然人有钱有势就是不一样。

  在彻底接受了陈琳是她的上司之后,李欣然变得自然多了,陈琳后面也像是玩够了,她收起了倨傲的表情,就把一个小本子和工作证什么的牛皮袋扔到李欣然面前:

  “我也不是什么睚眦必报的人,我可大度着呢,你也不用担心我们又上班之后会针对你什么的,这些都是你的证件和通行证什么的,你的办公桌子在大厅靠窗户哪里。”

  “谢谢啦······对了,我想问一下你说那个传媒公司的老总,他是跟你一样姓陈吗?”

  李欣然本来是想拿着东西就转身走了,但是她突然就问了这一句,陈琳瞥了她一眼,那目光好像是她问的问题就像是白痴一样:

  “都说是表亲了,我表哥不姓陈,姓白。”

  “哦哦哦,谢谢啊,陈主管。”

  李欣然讪讪笑了后就走出去了。之前她还担心因为两人之前有过间隙,陈琳会给她穿小鞋,报复她什么的,看来还是她想多了。她按着牌号来到她专属的办公桌这里,靠近窗户,离办公室也不远,位置还算是不错的。李欣然心满意足整理着属于自己的东西,摆放了一阵子之后,李欣然从牛皮袋里面拿出证件和一些文件。才刚整理着,自己手机就响了起来,李欣然惊喜的发现竟然是陈先生发的短信:

  “我在高层楼上,你要过来吃点心吗?”

  李欣然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发了一条信息:好啊,我马上上去找你,不知道晨博在不在?等了几分钟之后,对头的人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才发了信息过来:

  “你过来吧,就在高层办公室,把你证件拿上来就可以了,晨博和我在一起。”

  “没问题,我马上就过去。”

  李欣然从包包里面拿出两个小礼物,都是为那两个人准备的,感谢他们对自己的帮助,想到那个多年不见的网友就在上面,李欣然激动得不得了,一下子就见到两个人,李欣然能不激动吗!拿了礼物和证件马上就溜达上去了。高层办公室果然就比下面的严多了,上去的时候都要检查证件,在核对是真人之后才敢放行,李欣然照着陈先生给的地址她来到一间气派的办公室门口,对着上面的门牌上看,李欣然忍不住疑惑了,总裁办公室!?陈先生怎么会在这里面,难道陈先生和晨博是助手或是秘书的吗。

  天真的李欣然根本就想不到里面的人就是枫叶传媒公司最大的BOSS,因为在她的印象当中,公司总裁不都是神秘严肃的样子吗,就跟家里面柳万利柳万国那个严肃的大家长做派,他们一出现每次都是一堆人簇拥着什么的,哪里会有那么平易近人的年轻总裁呢。在敲门得到里面的回应之后,李欣然是毫不犹豫开门进去了,怀着激动又惊喜的心情,李欣然推开门之后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叫了出来:

  “陈先生······咦,就你一个人吗?”

  等她进去了之后她才发现,里面站着的就只有陈先生一个人,看到他跟以往不同的西装革履的装扮,李欣然难得多看几眼,不愧是跟柳狐狸不相上下的美男子啊,他身姿挺拔,肌理分明,就像是一个天生的衣架子,配上那俊朗的面容真是相得益彰,看到他如此正装就像是看到了时装展台上的模特一样,那样的赏心悦目,多看几眼都不为过,看到李欣然进来了,陈先生原本平静如烟雨江南的湖面上马上荡漾起了一层涟漪,悄无声息美得轻柔:

  “欣然,你来了啊,坐吧。”

  “对了,陈先生,你不是说晨博先生跟你在一起的吗,怎么不见她呢。”

  李欣然左顾右看了一下就拘束坐了下来,而陈先生只是神秘对她笑笑,说出来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对啊,晨博先生也是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吗,要不你再找找?”

  “陈先生,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这里就你一个人啊,哪里还有多余的人······难道,陈先生就是晨博先生吗?”

  李欣然原本还是碎碎念着,但是随后脑子一个灵光,她马上就恍然大悟起来。

  再看向陈先生的目光都是不可置信和怀疑,脑子里面那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大哥哥形象和陈先生的相貌交叠在一起,李欣然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快要颠覆了。为了确认,李欣然决定小心翼翼再次问道:

  “陈先生,你就是晨博是吧?”

  “你说呢,除了我还有谁呢。”

  陈先生很是大方点头了,这下子李欣然倒抽了一口气,脑子里面的一切印象都深刻起来,难怪他姓陈呢,此“陈”彼“晨”啊,只不过李欣然还有一个疑惑就是,晨博可是网名啊,那他的真实姓名是什么,李欣然还想进一步询问的时候,陈先生倒是很热情地把桌子上的点心和水果都推在李欣然的面前:

  “这可是你第一天上班呢,过来品尝休息一下吧。”

  “谢谢你。”

  李欣然有些受宠若惊,她左右看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提醒一下他吧,在总裁办公室里面偷吃东西可不是什么好的行为啊,要是被总裁发现的话那可就完了,虽然陈先生身居高职,但是被发现的话影响也是不好的,因此李欣然就想提醒一下他:

  “陈先生,我们还是不要在办公室吃东西吧。”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陈先生忍不住挑眉,李欣然马上就警惕道:

  “这可是总裁的办公室呢,虽然你是总裁的秘书,但是被发现的话可是不好的啊······怎么了,你脸色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陈先生的面色显得又好笑又无奈,心中真是哑然无语,原来李欣然已经误会他的身份了吗,他虽然很年轻,但是年轻有为的总裁也不是没有啊,他真的很想摇头解释着,可是他心里有一个想法,还是等着李欣然自己发现吧,说不定后面的事情就会有趣很多,在李欣然还瞪着眼睛紧张兮兮看着他的时候,陈先生只是笑笑:

  “没事的,总裁今天不上班,你在办公室,里面随便怎么样都可以。”

  怕李欣然还是不好意思,陈先生干脆也坐在她对面舍命陪美人了,两个人聊了一会之后李欣然就要下去工作了,他们话语很投机,谈笑风生的,让李欣然走的时候还有些意兴阑珊:

  “陈先生,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感谢你那么多年来对我的帮助,我之前还以为你们是两个人,所以就准备了两个礼物,不嫌弃的话你也就收下吧。”

  “谢谢。”

  看着李欣然走远出去了,陈先生把礼物放在了桌子上,也正好是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看着那熟悉的号码,陈先生原本温和的眸子马上就冷却了下来,像是从三月春阳一下子跌到了十月寒冬一样,陈先生眯起了眼睛接起了电话,还没有说话,对面的女声就已经在噼里啪啦讲个不停,陈先生深沉着脸色,只是低低说了一声:

  “是这样的吗,那好,我知道了。”

  ······

  吃饱了小肚子之后,李欣然心满意足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来了,产后第一份工作,李欣然肯定是要全力以赴的,自然是不让陈琳给看扁了。这份工作还是蛮对她胃口的,编辑文字和文件什么的,李欣然做起来是得心应手,总之整个上午李欣然对这份工作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当然,如果中间没有陈琳捣乱的话那就完美了。她今天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总是无缘无故来到大厅这里大喊大叫的,不是严肃指出一个小职员的工作错误,就是有些不耐烦工作人员的工作速度,想到刚才进她办公室里面聊着天,李欣然多少是有些心有余悸,她是不是比较幸运啊,要不然陈琳怎么没对她喊呢。又一次看到陈琳心烦意乱从办公室里面快步生风走出去,李欣然忍不住跟身边新结识的同事小七嘀咕几句:

  “陈主管这几天都是这种状况吗?”

  “对啊,一个星期前还没什么的,这几天也不知道她是发什么疯,看谁都不顺眼,随便乱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