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啦走啦,你这个该死的混蛋,还嫌你不够丢脸吗?”

  “放开我,你这个阻碍王子和公主幸福的后母。”

  “真恶心,你还真把自己当作公主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别上来,这次我来开车,我的小命可不能交代在你这个无驾照的死人妖手里。”

  李欣然上了驾驶座后马上关门,啪的一声就把李孜南关在门外。

  “你还别说,我活了那么久了都没有见过那么出尘华美的人,他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男神啊,见了他之后我才觉得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渣。”

  “哦,那天你不是对小蓝也是说过这样的话吗,你也说过小蓝是你的男神,没有之二,现在那么快就三心二意啦,我倒觉得你就是那个渣渣。”

  看着李孜南那副崇拜陶醉的表情,她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只要跟他在一起她的三观每天都要刷新一遍。

  “坐好了,我要回家了。”

  “咦,你不去相亲了啊?”

  “你看我这种血腥的丑样子怎么去相亲,笑什么笑,牙齿很白啊,我这幅德行还不是拜你所赐。”

  李欣然一想到自己头上的无辜伤口就郁闷,今天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今天的相亲会又要泡汤了,本来她已经在隐忍怒气了,可是后座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硬是在火上浇油,不怕死道:

  “堂姐,说句良心话,你本来就不好看,额头上有没有伤口其实也不妨碍你的丑样,因为本身就长得那样……喂喂喂,注意路面啊,前面有车……”

  车子无意中打滑了一下,这辆破烂车子在道路上惊心动魄地摇晃着。

  两个人吵吵闹闹地回到家,才刚进门,一把锋利闪着狰狞亮光的菜刀擦过李欣然的脸面,直直插入门框上。

  “太……太后,菜刀的归宿是厨房,你还是让它回去安守它的本分吧。”

  李欣然牙齿开始发颤,双腿发抖,她拉着李孜南的手乖乖来到自家太后面前立定站好。

  太后瞟也不瞟她,她走到门边一把扯下菜刀,红色的豆蔻指甲在菜刀的光滑表面上来回磨擦,锋利的刀尖闪着冷森的光芒:

  “怎么那么快回来了?去相亲没有?”

  “那个,太后啊,我和小南去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车祸,去医院处理伤口也耽误了时间,你看我头上的纱布,嗯,带着伤口去见人好像不太好吧。”

  “哦,居然受伤啦,怎么回事?”

  太后一听到闺女受伤了,终于有点为人母的样子了,丢下菜刀马上向前去察看。

  “还不是孜南车技不好,驾照都没有考到一直叫着开车,你看吧,出了事吧。”

  李欣然扁扁嘴,语气颇有幸灾乐祸的味道。快去教训那个臭小子吧,去吧去吧,太后,这家伙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可惜,太后的脑电波和她不在一个频道上,太后一听到是李孜南开的车,她十分肉痛的把他揽在怀里,摸摸脑袋,脸上那个怜惜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个人是亲生母子。

  “我们家的小南没有事吧,让姑姑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了。”

  “姑姑,没事的,我没有受伤。”

  “太后,伤的是我哎!孜南根本就没有受伤好吧!要不是他开车不小心,我也不会这样。”

  李欣然捂住心脏,那个气极败坏啊,太后,孜南是你亲生的,其实我才是冲话费送的吧。

  姑侄俩在哪里问候安慰许久,太后才舍得放开李孜南。

  “受伤不是借口,你今天失约又没有和人家解释,是不礼貌的行为,才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你让人家怎么看你。

  “随便,关我什么事。”

  李欣然懒着身子躺在沙发上,双脚搭在桌子上,大口大口咀嚼着苹果满脸的不在乎。

  “当然关你的事,你都23了,再不交男朋友处处看,你就嫁不出去了。”

  “太后,我才23岁,还年轻呢,还有我大四都没有毕业,说这些话也太早了。”

  “早个屁啊!我和你爹20岁相遇,22岁生了你,到了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娃都一岁了,还早什么,时间刚刚好。还有,现在社会上剩女那么多,男女比例也不协调,万一你不小心剩了变成‘剩斗士’了怎么办?一把老姑娘了还留在家里你还想啃老啊,我告诉你啊,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那你也说万一啦,这种概率也太小了,还有,我已经在找工作了,就算真剩了我也不会啃你和老爹的,太后,你别杞人忧天了。”

  李欣然把苹果核准确无误的丢进垃圾桶里,为了避免太后的罗嗦烦了自己,她干脆捂住自己的耳朵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开什么玩笑,老娘的大好青春怎么可能浪费在婚姻上,不好好玩几年怎么能对得起自己,谁会傻得掉进结婚的坟墓里,一个人自由自在的该多好。

  更*新/5最快,y上6》酷8o匠mL网&5

  “你这是什么态度,如果不是你失恋了我也不会这样逼你,你看看你自己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当初你跟小白在一起多好啊,两个人在一起了那么久······”

  “我回房间睡觉了!”

  李欣然铁青着脸,径直走回房间去,只余下错愕的太后。

  “小南,你姐姐怎么了?我没说错什么话吧。”

  “姑姑······那个,你刚刚提到小白哥了,你自己还说过不准我们在她面前提的······”

  听到外面两个人的悄悄话,李欣然无奈地苦笑,她靠在门口捂住自己的心脏,里面已经翻山倒海般混乱。

  真是该死,怎么又想到他了,不是说好不再为他难过的吗,那个人,那个忘恩负义的人,凭什么还要为他心痛,他有什么资格呢,从开头的一个起,他们两个就没有任何瓜葛了,自己也没有必要为他的绝然去买单。

  别傻了,李欣然!你快醒醒!你就算再怎么难过怎么伤心他还是不会领情的!

  她扑倒在床上,双手紧紧揪着床单,脸上却是哭得一塌糊涂,她把头在枕头里想隔绝掉这个世界,可是钻心般的疼痛却让她呼吸不畅,甚至窒息!

  笨蛋笨蛋笨蛋大笨蛋!不要再想了,快点找别的事情做去!李欣然抹掉眼泪,在自己的柜子里翻箱倒柜起来,胡乱搜了一会儿,她才从柜子最低层的小隔间里拉出一个小盒子出来。

  在昏暗的床灯照射下,小盒子被轻轻打开,里面金光四射。

  呵呵,果然心情好了一点。

  李欣然坐在地板上,对着床灯数着一根根小黄金条,手里沉甸甸的重量昭示着它主人的含辛茹苦,自己当年可是省吃俭用才买了这些东东呢。

  数完金条的数目后,她拿起一根小金条放在灯光下晃晃,然后再放在嘴巴里咬。

  嗯,不错,只有这样她才觉得这些金条是真正属于她的。这个世界还是金子最懂她啊,纸钱扁值算个屁,金子才是永恒的存在,这年头,谁都会背叛人,小金库里充实着才让她稍微安心点啊。

  李欣然对着金条摸了又摸,等摸够了手感她才把金子一一放好,可是正想她小心翼翼地拉开柜子正想放进去的时候,一只白皙的手横在柜子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