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然,我们又见面了。”

  这句话像绳索一样紧紧勒着李欣然的小心脏,让她喘不过气来。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呢,我有认识他吗。李欣然眼睫毛一抖,她赶紧低头,不能再看他的眼睛了,那漆黑如幽洞的目光像漩涡一样让她不停的深陷,下坠,她真怕她把持不住迷失了自我。

  “你,你认错人了。”

  “哦,看来你还真是健忘啊,你难道忘记了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美男医生双手改扶着她的肩膀,他弯着腰把脸蛋凑在李欣然耳朵边,那亲昵的姿态很像一对热恋的情人在细语呢喃说着悄悄话,温热的语气呵在欣然耳朵上,很快,李欣然的耳朵立马变得跟蒸熟的红烧肉一样红通通的,美男医生十分满意她的敏感表现,他迷离朦胧的眸子旖旎得泛出一道狡黠的亮光,他没有等李欣然回答而是自顾叙述着:

  “一个月前,有个女人喝醉酒了一直在吐,我好心过去扶着她,可是她却对我动手动脚的一直抓着我不放,更过分的是她后面还拖着我进了宾馆······你知道这件事情吧?”

  酷…G匠#网*◎永R久免H…费r看r小a*说O

  “我,我不知道。”

  他到底想说什么!李欣然全身都僵硬着,心脏噗通跳个不停他,她甚至感觉得到自己的耳朵烫得快掉下来。听他的语气怎么看都是在说自己,可是她好像不认识他吧,虽然一个月前她也是喝醉了酒,可是自己第二天早上都是在自己家里呢,她那天真的没有看到这个出色的美人医生的印象,他可能认错人了吧。

  “哦,是这样吗?”

  美男医生没有忽略掉她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但是他没有继续逼她,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呵呵。

  美男医生帮她擦拭干净那些污血之后,便转身去拿药水和酒精,趁着他离身之际,李欣然终于可以偷偷喘了一口气,妈的,吓个死人了,差点被那x射线给穿透了,这美男医生还真是奇怪,她不认识他吧?可是,为什么他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好像很庆幸的样子啊。”

  “吓?”

  才那么一会儿,美男医生像学会乾坤大挪移一样瞬间飘到某人面前,李欣然松口气的样子被当场抓了个正着,她尴尬地理理自己的衣领,不知所措。

  “呵呵,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不认识?那我还是真伤心啊······”

  “好痛!”

  李欣然眼泪都要飚出来了,头上的伤口一碰到酒精和药水,那疼痛的程度直插心脏,痛死啦,有没有搞错,这医生确定不是在报复吗,哪有用那么粗鲁的手法在对待病人的,这货确定不是新人?搞什么啊。

  “看你的表情好像在心里骂我啊。”

  “没有,绝对没有!我绝对没有在骂你!我只不过稍稍吐槽你这个无医师证的实习小菜鸟罢了·····”

  语毕,李欣然才知道闯了大祸,她弱弱地看了美男医生一眼,才发现他面色如常,依然挂着那副灿若夏花的微笑,虽然他长得十分秀色可餐,可是她还是从那张完美的脸庞后看到了那破碎的怒意。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压,让李欣然觉得自己掉入了深井寒冰中,还没由得她多想,对危险的敏锐感就让她速度跳起身子缩到了角落。

  “你不要过来!你这个衣冠禽兽,快离我远一点!”

  李欣然闭着眼睛,双手胡乱挥舞。可是过了半天却感觉不到任何动静,她透过指尖缝隙,看到自己的堂弟李孜南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张单子,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臭小子脸上居然抖动着一种叫做抽搐状态的怪笑。

  “哎哟,李欣然你到底在搞什么啊,你缩到墙角怎么看都像被非礼一样。”

  “什么叫做像,根本就是‘被’好吗!”

  “哈哈哈,这是本少爷听过最可笑的笑话了,哎呀我说老姐啊,虽然我知道你失恋一个月了内心非常寂寞难耐,甚至还感到饥渴,可是你也不能做这种人神共愤天地不容违背常理破坏道德的事情啊,你怎么能诬陷你的医生,他长得那么风华绝代,道貌岸然,一看就是人民的好医生,反倒是你,我真怕你在没男人的日子里压抑着身体的郁闷,直到今天看到了医生的惊人容貌一时按捺不住,直到趁着我出去挂号的空挡就对他图谋不轨,老姐,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实在是令人太失望了。”

  李孜南老气横生的叹了几口气,那模样那神态,怎么看都像是李欣然做了什么大孽不道,令家族蒙羞的混帐事。

  李欣然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这颠倒是非,添油加醋的混帐家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孰是孰非好吧,什么叫做她饥渴,寂寞难耐,难道她脸上刻着欲求不满的字样吗,虽然她失恋了可是她现在可对男人没有兴趣好吧。李欣然压下内心的愤怒,一转头正想用眼刀子戳给那个始作俑者,可是眼前的画面看得她气血沸腾,全身战栗个不停。

  “柳医生,你没事吧,我那不争气的败家姐没有麻烦到你吧?”

  “没事没事,我只是帮她处理伤口,没想到她那么不经痛,刚才她也说了,这只是个误会······”

  “柳医生,你不要再说了,事实我早就看到了,你不用再为她狡辩了!放心,我老姐那样对你我实在是感到抱歉,李家人有家训,如果道歉还弥补不了对你的补偿,那么我就牺牲一下以身相许吧······”

  “······”

  李孜南像摇着尾巴的哈巴狗一样,双手扒着美男,哦不,叫做柳医生的白大褂,双目含情,含羞带怯的小媳妇模样,要多殷勤就有多殷勤。

  “李孜南!!!!!”

  她飙高了音,大步走过去像拎小狗一样揪着李孜南,随后李欣然又鼓起勇气对着柳医生正色:

  “非常感谢柳医生的热情款待,柳医生医术高超李某十分敬佩,今日受了柳医生的照顾我们李家对此感激不尽······嗯,家中还有事,我那不肖弟弟给你添麻烦了,非常抱歉,那,改日再见,拜啦!”

  之后,便气急败坏地把李孜南连拖带跑地拽了出去。

  柳医生走到门外靠着墙,一直看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他才轻轻的摇摇头,妖娆狭长的眼睛微眯,流泄出一世的月色清幽:

  “看来她真是忘了我啊,不过这也不算什么······李欣然,你早晚有一天会属于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