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路奔波,折腾了好久才到了附近一家医院,李孜南一踏进医院就拽着李欣然风风火火的往里面闯,当然嘴巴也没有闲着:

  “医生,医生!救命啊,救命啊!有病患流血了,头都快要掉下来了!”

  “你就不能小声低调点吗?”

  李欣然捂住流血的额头一脸黑线,撇着眼就看到人民群众异样的目光,虽然她还挺喜欢众目瞩望的感觉的,可是这种情况可是在医院啊!她可不想被人当猴子看,李孜南你嫌我还不够丢脸吗!?

  “哎哎哎,别说我没照顾好你啊,姑姑可是把这个护花使者的名号担在我身上了,你伤了一根汗毛他都要拿我是问。”

  “你给我死一边去!我都成这样了你还好意思说,也不看看你那破烂技术,活该考了几年驾照都没有过,老天真是开眼啊,哈哈!”

  “闭嘴啦,你这个死女人!能不戳到别人的伤心处吗,你等着,我总有一天会拿到驾照的,这点还难不到我。”

  “拉到吧你,要我相信你那我还不如去相信母猪会上树!”

  “你你你你你……”

  李欣然全身颤抖着,血压直接飙高,他伸出一只手晃来晃去都指不到李欣然脸上,愤怒的他差点没被气得个心脏病突发。他们两个人就在医院过道里对峙着,身边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只差没有点燃爆发。

  当然,在第三世界大战爆发前,一道严厉低沉的嗓子对着两人硬生生的劈了过来:

  “两位,有什么事情请在外面解决,这里是医院,请安静。”

  仅是一道轻冽优美的声线,就马上吸引了两人的目光,李孜南一转过头立马被电晕了,真是绝世好美男啊!

  面如冠玉,眉飞入鬓,眼似桃花,一张清秀的脸庞干干净净,五官端正,线条柔美却不显娘气,额上发丝柔软服帖地黏在那饱满光洁的额头上,再加上那一副金丝边的宽大眼镜,却让他有了几丝威严之气。

  当然,除了出色的容颜之外,此人身材不错,185的个头虽然高大却不显魁梧,身材均匀没有一点臃肿,披上一身白色大卦更显出尘嫡仙的气质,这哪是一介凡人啊,简直就是天上的优质美男啊!

  单看外表,肉质鲜嫩,滑而不腻,里面……啊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啊,李欣然敲敲头想借此清醒过来,可是情况貌似更悲剧了,她头上的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到处飙,这下不要死变态喊她都要自己呼叫救命了。

  “那个,大夫啊,我的头撞到东西了,你看看那血一直在飙,你能不能先帮我包扎下,我还真怕我血流过多休克了。”

  更新☆最快上6…酷}.匠网&

  “哦,刚才不是精神很好吗?听你声音中气充足,嗓门嘹亮,还真不像是受伤的人啊。”

  美男一笑,差点亮瞎了她的钛合金玻璃眼,桃花眼微眯,唇畔上勾,从远处看怎么看……都好像一只诡异莫测的狐狸!可是他真的在笑吗?在美男的高压电伏击下,李欣然弱弱出声: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们在这里吵架的确是不对的,我们下次会注意的。”

  “下不为例,进来坐吧。”

  美男一转身,李欣然就赶紧跟了上去,她走到走到宽大的会诊室里东张西望,哎哟,美男的办公室不错啊,居然还是单间的,里面宽敞明亮,简单大气,没有难闻的消毒水味道,还真不是一个年轻医生所拥有的高级办公室。

  “患者请坐在那张椅子上。”

  “哦,好的。”

  李欣然刚走向前,还没有入座就被一道黑色的身影撞到了一边。

  “医生,请帮我包扎吧,是我受伤了。”

  李欣南抹去一地的口水,在撞开他堂姐的时候顺手摸了几把鲜血涂在自己额头上。

  “哦,你确定!?”

  美男拿着纱布,一直在轻笑。

  “当然,你没看到我头上都是血……哎哟……”

  又一道黑色的影子撞了过来,李孜南被踹到地上,逆袭而来的李欣然捂着一头的鲜血凶神恶煞道:

  “医生,是我,请你能速度点吗?我快撑不住了。”

  “医生,你慢点没关系,我姐她大姨妈流的量都比这个多几倍,不用太着急。”

  “……”

  如果不是顾着医生的面,她一定会暴打那个没良心见色忘姐的臭小鬼,居然连自己的事都要爆。

  “请坐下不要动,那个,你可以先去为她挂个号可以吗?我等下要写病例。”

  美男抬眼对李孜南放电,没有任何犹豫,李孜南跟风一样刮出了门外:

  “没问题!我马上拿给你。”

  美男医生走到李欣然面前,拿着干净的棉花在她头上轻轻的擦拭,那温柔的力道跟猫的小爪子一样,轻轻挠过她的心脏。

  好冷!

  李欣然不由自主地抖了两抖,为什么阳春三月,外面阳光明媚,这医务室里边怎么那么幽深寒冷,是自己的错觉吗?李欣然的大脑虽然迟钝,可是头上那道炙热的视线是怎么回事?李欣然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燃烧,她被盯得受不了了,猛的一抬头,却不经意地撞入一双深邃的瞳孔里。

  “李欣然,我们又见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