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然这个晚上睡得不错,她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八爪章鱼,然后手忙脚乱的把柳狐狸绑在架子上烧烤,柳狐狸一受热马上现身就变成一只白色的狐狸了,李欣然加了很多柴火进火堆里,火越烧越旺,白狐狸马上就吱吱大叫,声音好不凄凉:

  “李欣然!李欣然!热死了热死了,快放我下来。”

  李欣然没有理会,几只章鱼爪子把狐狸揪得死死的,看着他一身白毛毛都烧成了灰,只剩下粉嫩嫩的狐狸皮,李欣然看着狐狸肉眼里精光大闪:

  “臭狐狸,我要把你吃得干干净净的!”

  然后自己的八个爪子就把他捆得死死的,正往嘴边送••••••

  梦就到了这里,然后李欣然就听到身上有一声不自然的低喊声,她一个激灵梦里的场景全部消失了,李欣然回过神来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入眼就看到某狐狸光溜溜的胸膛,再往上望过去就是那张神情憔悴,精神不佳的狐狸脸,李欣然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

  “柳狐狸,你怎么啦,昨天晚上没有睡觉吗?”

  “你能松开手脚吗?”

  柳狐狸幽幽地看着她,神情有些疲惫,李欣然不解马上低头,才知道自己的双手双脚都抱着人家,李欣然马上松开手脚,很不好意思,敢情自己在梦中也是变成了八爪章鱼也抱着他啊: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李欣然一松开束缚,柳狐狸就移开自己的身体,活动了手脚之后便起床了。

  “宝贝,你再继续睡觉吧,我去上班了。”

  “咦,现在才是五点啊,你不是六点才上班的吗?”

  “再睡下去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举了••••••”

  “?”

  李欣然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无限凄凉的背影,不太明白他一早上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如果李欣然要是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干的好事之后,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柳狐狸上班之后,李欣然继续睡觉,只是才刚躺下没有多久,门铃就响了。这么早是谁来找他们呢。

  “来了来了。”

  李欣然匆匆穿好衣服就去开门,让她惊讶的是门外正站着狐狸爹和他们家的司机伯伯:

  “叔••••••爸爸,你怎么来了?”

  “呵呵,欣然不好意思啊,那么大清早的就来找你们了,打扰了。”

  狐狸爹一看到媳妇开很是开心,原本紧绷着的脸都开始柔和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李欣然的错觉,她觉得比起上次看到的老爷子,她觉得狐狸爹变得越来越清瘦,原本合身的黑色西服有些宽松,不过狐狸爹的精神不错,双目一如既往的炯炯有神。

  李欣然不敢含糊,马上在鞋架上拿来两双拖鞋,伺候着两个老人:

  “爸爸,你们都进来吧,不好意思啊,叶生他刚刚去上班了。”

  “没关系没关系,那个臭小子不要来才好,我呢就是专门找你的,欣然。”

  “咦?”

  李欣然招呼着两个老人在客厅里坐着,自己跑出厨房泡茶叶和找点心。还好平常的时候欣然爹由于是做生意的缘故,她们家里来的都是一些商场上的客人,而李欣然早就很熟练于这些待客的后勤工作。

  8-酷匠网|唯=m一正t版,f其:《他!)都*是I盗。版

  几分钟之后,一盏茶,一盘水果和几碟小点心就上桌了。有了上次交谈的基础,李欣然再次面对欣然爹的时候就热忱多了。

  “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李欣然为二老倒了两杯茶,推到他们面前。狐狸爹对欣然的举动很满意,自己就捧着热茶轻啜一口,放下来的时候眼里已经变得幽深起来:

  “欣然啊,上次跟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啊,那个臭小子有什么想法没有?”

  “啊,这个啊••••••”

  一说到继承公司的事情,李欣然马上吓出了冷汗,她好像没有和那只狐狸说啊,关键是他对这些为商之道很唾弃的样子,李欣然怎么好意思劝呢,一看到对面那张期盼的脸,李欣然内疚不已,只能随便含糊着:

  “他还在考虑中呢,我会努力劝劝他的••••••”

  “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听你的话,呵呵。”

  狐狸爹很是开心,两只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直线了,身边的那个叫做陈伯伯的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到老爷子高兴他也对李欣然点点头。一时间场面的氛围很是活跃,而李欣然则是汗颜死了,完了,不会他们都误会了吧,如果柳狐狸最后坚决不同意继承家业的话,自己不就是在老人面前撒谎了吗,这样可是不行的啊。

  李欣然一心虚,都不看直视狐狸爹,倒是狐狸爹一直盯着媳妇看着,百看不厌,果然啊自己当年的眼光没有看错,以前的那个小女娃还真能拿捏得住自家的臭小子。

  李欣然心虚得厉害,只得呵呵打马虎眼:

  “呵呵。”

  两个老人相视一笑,交换了眼神之后,狐狸爹马上又换了一张脸:

  “其实我也不是想催你啊,最近万利集团的纷争不断,我这个老头子都快撑不住了,所以欣然啊,你要好好劝劝他,我这大半个辈子的心愿可不想白毁了。”

  “啊,是不是很严重啊?”

  李欣然没有怎么关注商业消息,自然是不知道万利集团内部纷争得厉害,公司股东闹分裂,几家争鸣,都快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越是了解这些权利纷争,李欣然越是觉得心惊胆战,她怎么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怎么那么沉重啊。

  李欣然的手开始发抖,她若无其事把手放了下去,接着狐狸爹又继续说道:

  “我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吃不消了,我希望能有个能力强的人来接替我的位置,除了叶生,我想不出第二个人选。”

  “爸爸,你放心吧,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他答应继承公司的事情。”

  一看到狐狸爹神情低沉的样子,李欣然的同情心马上就飚了上来,她可以看得出来狐狸爹的面色的确不怎么好,嘴唇还有些青紫的样子,该不会得了什么很严重的病吧,怎么身子消瘦得那么厉害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