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做饭,你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哦。”

  柳狐狸吩咐完话之后,就想去亲亲李欣然的脸蛋,只是很遗憾的是某人马上闪了过去:

  “去去去,快点去做饭。”

  李欣然跟赶鸭子似的把他给赶到厨房。等他的身影消失之后,李欣然马上检查起他的西装外套和手提包起来,翻来覆去也不见有什么蹊跷的地方,难道是自己多心了,还是他隐藏得太好了,李欣然干脆学着电视里面的情节把鼻子往衣服上凑,一般那些做老婆的检查老公是否有别的女人,就是这样子做的。只是除了是他独特的男性麝香味之外,李欣然闻不出其他异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李欣然把西装丢到一边,继续看电视去。

  最后吃晚饭,洗澡之后,李欣然换上睡衣跟往常一样就要回房间休息,只是柳狐狸在她关门的时候突然插了一只脚进来,李欣然警惕地看着他:

  “你干嘛?”

  “我觉得今天有些凉快,我陪你睡觉吧。”

  柳狐狸扬起最灿烂的微笑蛊惑着,只可惜李欣然已经对这招开始免疫了,她直接翻翻白眼无奈拒绝:

  “不用了,我习惯自己一个人睡,还有啊,就算天气转冷我也可以盖被子的,你不用担心了。”

  “别这样无情嘛,我想宝宝应该很同意爸爸妈妈一起睡觉才对,他知道后肯定会健健康康的成长的。”

  柳狐狸涎着脸皮在博取同情,更过分的就是他见李欣然没有反应,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了进来,然后又以光速掩门反锁,李欣然郁闷地瞪着他几眼:

  “无耻。”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真是伤心啊,好了早点睡觉吧,宝宝还要休息,你也要上班呢。”

  柳狐狸以前觉得自己装可怜很是弱智,但是面对着李欣然,他甘心丑化自己以此来接近自己的甜心。中午那温香软玉的感觉还在自己的怀里,鼻尖还萦绕着她特有的女人香,有半个多月没有同床休息了,他自己都手痒想抱抱香喷喷的粉嫩娇妻。

  李欣然知道凭着自己的修为是斗不过这只千年大狐狸的,狠瞪几眼发泄自己的郁闷之后,便爬床盖被子,彻底的把他冷落:

  “柜子里有被子,自己去拿啊••••••喂,你干什么?”

  李欣然还没有说完话,柳狐狸就跟耗子一样赚进她的被窝里,双手温柔地环着她的腰,妖娆唇畔凑到面颊上那只玲珑玉耳,细语呢喃:

  “别浪费,一张被子就够了。”

  +看正版KZ章FI节上酷匠$网

  “可是••••••”

  “嘘,小心吵醒小宝宝哦。”

  柳狐狸说完,马上把手轻轻放到李欣然的肚子上细细抚摸着,轻痒的感觉就像电流一样顺着血液和神经,把李欣然都包围其中,李欣然的身子僵硬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把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那种奇妙的感觉真的很奇怪呢,隔着单薄的睡衣,李欣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大手掌心里面的温度,正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

  被一个男人摸着肚子,李欣然既羞涩又难耐,他们以前即使是睡在一起,柳狐狸也不曾这样亲密对她。

  感觉到怀里的小人儿一动不动的,柳狐狸把身子舒展开来,就怕压坏了她:

  “放轻松点,你又不是没和我睡过,将来你可是要和我一起睡觉的。”

  他越这样说,李欣然怎么可能完全放轻松,自己背后还靠着那坚硬的胸膛,被男人霸道的限制在他怀里,李欣然觉得浑身不舒服。自己僵硬着身体不知道多久,身后的人传来一声声酣睡的鼻音,知道身后的人可能熟睡之后,李欣然赶紧挣脱开他的怀抱,可是这只狡猾的狐狸身子可真是重啊,怎么挪都挪不动,反而把自己的小胳膊小手累得够呛,最后睡意侵来,李欣然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渐渐进入了梦乡。

  李欣然熟睡之后,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柳狐狸继续抱着李欣然,他睁着狐狸眼,一手支起自己的脑袋,在朦胧的月光中细细打量着李欣然。怀里是她软绵绵的身体,很久没有抱着她了,此刻美人在怀柳狐狸觉得手中的触感更好,嗯,不错,精心伺候了那么久终于养出多余的油水了。

  最近工作很忙碌,柳狐狸对她心有愧疚,看着她香甜的侧脸他觉得心里十分满足。李欣然不算很美,顶多算是可爱,但就是她的纯真美好一直像太阳一样吸引着他,20年了,两个人分开的20年里,他一直都对记忆中的小女孩念念不忘。只是可惜,他朝思夜想的小女孩长大之后居然不记得他了。柳狐狸多少觉得遗憾,还要有多久她才会爱上我呢?

  柳狐狸看着李欣然的脸蛋出身,李欣然睡梦之中一个嘤咛,身子翻了过来,接着一只脚就压在柳狐狸身上蹭来蹭去,自己的小腹上的坚硬正在苏醒起来••••••

  柳狐狸身子僵硬了起来,他马上转头去看李欣然,却发现她睡得正甜美,双手双脚把他抱在一起跟抱娃娃一样蹭着。

  柳狐狸身子开始发热,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身体面对她会变得那么敏感,只是轻轻摩擦他的分身就有了反应,天啊,这种滋味真是难受啊。柳狐狸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自己试着移开身体,可是李欣然却把他抱得死死的。轻微一移动李欣然马上就皱起眉头,哼哼唧唧说着梦话:

  “死陈琳,混蛋!我要踢死你踢死你••••••”

  紧接着她脚上的动作马上就在柳狐狸的肚子上来回划动了起来,原本还压抑着欲望的坚硬已经逐渐膨胀。

  “该死的!”

  柳狐狸已经在心里低低咒骂了起来,身上火热得汗水直飚,更难受的是自己的小兄弟还被欣然压在下面,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但是他又不能随便乱动,真怕李欣然被吵到之后还做出什么更出格的动作。

  今天这个晚上,柳狐狸简直就是冰火交加,豆腐吃不成反而自己被折磨得要发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