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然是个大路痴,她根本就忘了柳狐狸的办公室在哪里,没有预约的话小护士也不允许带她进去,无奈李欣然只好站在值日墙上,找着柳狐狸的相片和名字。

  可是找来找去李欣然都找不到那只风骚狐狸,墙上挂着值日医生表,每个人都长得差不多,李欣然脸盲愣是看不出谁和谁。正当她踌躇万分的时候,一个小护士看着她的侧脸轻声问道:

  “请问你是柳太太吗?”

  “咦,你知道我?”

  李欣然一回头就看到一身粉嫩装扮的小护士。小护士抱着本子脸上挂着职业微笑:

  “上次你来接柳医生回去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站着,刚才看到你脸熟所以就跑过来问了,没想到还真是啊。”

  “啊,原来是这样啊。”

  小护士年纪不大,笑起来两个面颊边都有一个小酒窝,看着很可爱,她在说着柳医生这三个字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兴奋。不用说就知道那只狐狸在这家医院里到底有多受小护士们的欢迎。

  不过李欣然比较脸盲,对于小护士说的那天的场景李欣然还看不出这个女生是谁谁谁,她现在要找的人可是柳狐狸,李欣然还没有开口询问,小护士很善解人意主动询问了:

  “柳太太,你是要找柳医生吗?”

  “对啊对啊,我都忘记他的办公室在哪里了,你知道吗?”

  既然小护士主动出击,那么李欣然也就顺蔓而上,没想到小护士还挺热心的:

  “那么柳太太我带你上去吧,柳医生所在的办公室是高级间,而且又在高楼,柳太太你不记得那是很正常的,请跟我一起来。”

  “好的,谢谢你。”

  小护士的热心帮忙,李欣然可是受宠若惊,她马上屁颠屁颠跟着小护士走,期间,小护士很健谈,三番五次都聊到那只死狐狸的一些情况:

  “柳太太我们可真是羡慕你呢,能嫁给柳医生真是很幸福,他对每个人都是很热心呢,就算有不懂事的实习护士去询问他一些问题,他都会耐心回答。”

  “哦哦哦,原来他在医院里那么受欢迎啊。”

  这一点跟他性格还是蛮像的,就算在家里那只狐狸也是太热心过头了。孰知,小护士一聊到柳狐狸她就开始侃侃而谈了:

  “那可不是嘛,院里的小护士们和女医生们都很喜欢他呢,人又帅心肠又好,关键是他每天都是笑嘻嘻的。”

  笑嘻嘻?李欣然怎么没发现柳狐狸有这副表情,她马上回忆起柳狐狸那张标准的笑脸,双眼微眯,唇畔上扬,这个样子只是礼貌性的职业微笑吧,他那种腹黑个性的人,就算是笑也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李欣然还真难想象笑嘻嘻在他身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李欣然还在胡思乱想着,很快小护士就把话题转向她:

  “对了,柳太太,你和柳医生是怎样认识结婚的呢?”

  “认识,就几个月前认识的,然后双方觉得合适就结婚了,呵呵。”

  y更6N新,最¤快上Ds酷匠网

  “啊,你们才认识几个月就结婚了啦,柳太太你真是让我们惊奇啊••••••”

  小护士马上用诧异的眼光打量着李欣然,从头到脚,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瞅了个遍,李欣然被这样赤裸裸看着浑身都有些不自在,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怎么你那么惊讶,这很奇怪?”

  “呵呵我们只是好奇而已,想必柳医生应该很爱你才对。”

  “怎么说的?”

  爱?算了吧,一想到这个恶心的词,李欣然手上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柳狐狸只爱自己吧,怎么可能会爱别人,再说了他和我结婚也只是因为责任而已。

  “柳太太,我说你可不要生气啊,以前院里很多长得很好看的女医生和小护士都倒追过柳医生,可是一直都不成功,我们这些看热闹的人还在猜测着柳医生喜欢的类型是什么样的,没想到猜测没多久你们就结婚了。我们一直以为做她太太的人不是青梅竹马就是高中或者就是大学同学••••••”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啊••••••”

  小护士一直在旁边噼里啪啦的讲着,由于太过兴奋一直都没有注意到李欣然发黑的脸色,李欣然除了呵呵应付之外她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了,听她这样的语气好像自己高攀了柳狐狸似的。

  不过好在小护士也懂得适可而止,他们又聊到其他八卦上面去了。柳狐狸的办公地点还蛮神秘的,小护士带着她七拐八拐的还上了电梯,最后两个人来到了一层安静视野开阔的地方,小护士指着里间的一间办公室对李欣然说:

  “柳太太,那间办公室就是专属于柳医生的,他门上还挂有牌子呢,我还有事我只能带你到这里了。”

  “没关系的,真是谢谢你带路啊。”

  其实也就是二三十米远而已,和小护士道别之后,李欣然就走了过去,在确定这间房子挂着他的名字后,李欣然才推门进去。门“吱呀”一声,李欣然看着这间熟悉的办公室,不过里面好像还多了一副桌椅。

  里面没有人在,想必他还正在工作吧,李欣然轻声走了进来,还是一样的摆设一样的风格,这一点没有变,她走到柳狐狸的位置上察看着他的工作物。还是跟家里书房上一样,每件东西都是摆得整整齐齐的。

  再一瞥眼,李欣然马上就看到一个小相册,里面的人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里面的女子笑靥如花,唇红齿白,虽然不算美丽但也娇俏可人啊,李欣然看着自己的相片,她还真想不出柳狐狸是什么时候偷拍她的。

  看到这里,李欣然忍不住怀疑了,如果他心里没有我,那怎么会放自己的相片在桌子上!?难道只是一种装饰或者欲盖弥彰?李欣然原本还疑惑的心,此刻更加复杂了。

  不对啊,她是来抓奸的,我还在这里呆愣着什么,应该找证据啊。一个激灵,李欣然马上就靠近办公室开始搜索起来,只是手还没有碰到抽屉,门外就有一声清丽的女声冷冷的阻止:

  “对不起,请你不要碰任何东西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