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你说的难道是真的!?”

  悦耳的银铃声轻轻荡漾出来,李欣然转过头,一眼就看到那个古典美女抿嘴轻笑,面容娇羞,粉面含春的样子,怎么样看都是热恋中的幸福女子。

  虽然不知道他们聊什么内容,但是光是两人说话的愉快氛围,李欣然都知道那是约会时候所特有的。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李欣然坐在旁边如坐针毡,自己想溜走嘛,可是又觉得不甘心,思来索去,李欣然也只有干坐着忍受他们话语的荼毒。

  作为一个年轻的已婚妇女,李欣然是没有那个胆量跑过去当场给老公抓奸的,她的胆子很小,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以前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她都是在最后的时候才默默处理着。

  如果陈琳说的是真的话,那么柳狐狸为什么要娶自己呢,他和那个古典美女藕断丝连的话,干嘛要牵扯到自己啊,柳狐狸这个家伙可真是自私,难道柳狐狸娶自己其实只是为了负责?李欣然还不能确定这个古典美人就是陈琳的闺蜜,但是心里已经有一个怀疑的种子,现在正在生长发芽着。

  李欣然想想就郁闷,当初早该干嘛就干嘛,把我这个无辜的弱女子拉下来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么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该怎么减少损失了吧。

  李欣然现在无比庆幸的是,还好自己留了一手没有轻易相信任何人,如果自己在失恋的那个时候轻易爱上柳狐狸的话,那么现在受伤最大的就是她自己了。李欣然边听着两人的交谈声,边划算着怎么离婚怎么分家产怎么协议,甚至想到最后宝宝出生的种种问题李欣然大致想了一遍。

  思考好了后路,李欣然突然茅塞顿开,种种不愉快的想法一挥而散。自我疏通心里之后,李欣然对旁边两个偷情男女的说话声音没什么感觉了。

  李欣然站了起来,正准备要去上厕所,只是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最新{章_节…上7酷…匠}网,S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都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他去赶集••••••”

  李欣然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按了静音,紧接着身边那洽谈的两个人突然停了下来,隔了两米的距离,柳狐狸说道:

  “我好像听到小欣然的手机铃声了••••••难道她会在这里!?”

  柳狐狸说完话后马上就站了起来,听着他熟悉的脚步声,李欣然浑身战栗,自己心惊肉跳地冲到女洗手间里面关好门躲着。紧接着一个女人的高跟鞋叮叮咚咚地踏了进来,李欣然的心脏都要跳到喉咙里面去了,那双鲜红色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轻轻踏着,每一声都像锤子狠狠砸在李欣然心上。原以为那双鞋子会走到最后一个位置,没有想到她只是随便走走边走了出去,两个人在门口交谈的声音很清晰地传到洗手间里面:

  “你看清楚了,里面什么人都没有?”

  “你是不是听错什么声音了,二楼这里什么人都没有啊。”

  “怎么可能,刚才你也听到那个铃声的吧,怎么会没有人呢。”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如果真是你认识的人的话,你就打电话试试。”

  紧接着欣然马上低头看着手心里面的手机,虽然按了静音,可是手机却震动了起来,屏幕上那熟悉的字眼一闪一闪的直戳心脏。李欣然从来都没有觉得此刻那么紧张过,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着,连带着自己也抖成个筛子抖个不停,就在她认为整座咖啡厅都要地震的时候,手机停止了震动。

  “算了,我还是回家吧,我得早点回去给小欣然做饭,你也快点回去吧。”

  “嗯,我知道了,那你慢走啊。”

  男声和女声渐渐远去,等了二十多分确认他们不在后,李欣然赶紧跑出洗手间,飞一样下了楼。只是到了门口的时候安晓轩一把就把她给拦住:

  “欣然,你怎么去洗手间那么久啊,我打电话给你都不接,出了什么事情了?”

  “那个,晓轩啊,我以后再找你解释清楚好不好啊,我现在有点急事啊。”

  李欣然想一把甩开安晓轩的手,只是她力气太大,安晓轩还是拦着:

  “发生什么事情了,很重要吗,要不要跟我说说我帮你解决。”

  “不用了晓轩姐姐,你现在放我走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李欣然简直就是欲哭无泪了,她真想给晓轩给跪下了,如果不赶在柳狐狸之前回家的话,那后面发生的什么事情她简直就是不敢想。

  “这样啊,那你注意一点啊,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

  “嗯嗯,拜拜。”

  安晓轩才松开手,李欣然就已经跑得飞远,她随便找了辆计程车,给了司机双倍的价钱飞速赶回去。等李欣然气喘吁吁地跑回家的时候,直到看到鞋架上没有柳狐狸的鞋子,李欣然才靠坐在沙发边喘着粗气,真是太好了,她抢先一步到家了。

  回到家后李欣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上厕所,之前虽然在咖啡厅的洗手间里躲着,但是她为了赶时间,硬是憋着膀胱里的内存生生憋到家里面。眼看着就要尿失禁了,李欣然以十二万的光速速度冲到厕所,可却是在拐角处撞到一堵坚硬的墙:

  “哎呀妈呀。”

  自己反弹了回来,差点要向后倒了过去,这个时候一双强壮有力的肩膀马上把她抱在怀里,温热的胸膛,熟悉的气息••••••李欣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果然,她一抬头就马上看到了那双戏谑的狐狸眼:

  “妈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欣然马上跳出他的怀抱,刚沉寂下来的心脏又活蹦乱跳了起来,这个人是鬼吗,他们两人一同回家的间隔不长啊,怎么柳狐狸却提前到家了,他发现我没有回家手机也不接,会不会怀疑上我了?

  李欣然还在胡思乱想着,柳狐狸就已经扶着她的肩膀关心道:

  “小欣然你怎么了,怎么一声不吭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