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安晓轩盯上了陈琳之后,可想而知陈琳的日子不是很好过,李欣然每天都见到她铁青着脸走出办公室,回来的时候便抱着成堆似的资料回来整理,陈琳忙着工作没有继续找李欣然的麻烦,这几天的日子李欣然别提有多爽快了,安静上班,轻松做事,舒坦下班,她的生活仿佛又恢复了宁静,只是如果没有安晓轩过来凑合该有多好。

  安晓轩最近和她走得很近,其实也就是在商讨怎么让叶辉心甘情愿的和她订婚,李欣然当然不可能助纣为虐,她觉得叶辉的幸福最重要,不能因为两家是世交,而且两人都是青梅竹马就可以为所欲为,在她对叶辉的理解,叶辉很多时候都是把安晓轩当做妹妹罢了,只是安晓轩一直自作多情的认为叶辉是喜欢她的。才这样想着,李欣然觉得自己这个兄弟可真是可怜,活了那么久一直都被道德和观念给束缚着。

  不过李欣然可不敢跟安晓轩当面讲,这个小妞不气坏才怪。又到了双休日的休息时间,安晓轩突然约了李欣然出来聊天。

  “那个,你要和我说什么?”

  李欣然打量着安晓轩,难得她今天打扮得很是赏心悦目,不见往常千篇一律的工作服,安晓轩穿起其他休闲衣服起来还是别具一格的。

  “我身边没有知心的朋友,所以我觉得你还不错,约你来一起喝下午茶。”

  “哦哦哦。”

  李欣然了然,知道她最近为情所困,李欣然多少有些同情,喜欢的人不了解自己,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也不被认可,这种悲剧丢在谁身上都是一言难尽的吧。两个人点了一些纯果汁,随意品尝着。

  “你也是知道我和叶辉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吧。”

  “嗯嗯。”

  要讲故事了吗,李欣然马上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听着。安晓轩浅吮一口果汁之后继续娓娓道来:

  “我是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他的,那时候也就是五六岁吧,我们两家由于住的比较近,经常来往交流是必须的,叶辉小时候就已经很善良了,他很懂事,他自己也就那么小就懂得照顾我。那个时候无论我要什么,说什么,做什么,叶辉都义无反顾的支持我。那时候我就觉得叶辉这个人还不错。”

  “然后呢。”

  青梅竹马相互有好感那是事实吧,只是一弄不好关系的话,哥哥妹妹的关系可就是固定了两个人的发展空间。

  “你们只知道我在大学的时候就一直粘着叶辉了是吧?其实我在小学,初中,高中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慢慢的我也就依赖上了叶辉,最大的梦想自然就是嫁给他,但是你知道吗,我害怕失去害怕那种孤独寂寞的感觉,我自己虽然长得不错,但是我害怕万一有更好看的女孩子看上他了怎么办,因此我对他身边的所有女孩子都是敌对的状态。”

  “了解了解。”

  'X酷`匠网唯一》正版w,H其L!他p*都是盗版Y

  原来是这样的啊,李欣然能理解这种感觉,自己珍视的东西是最害怕哪天突然失去的。说道这个,李欣然突然想起在大学的时候,安晓轩为什么总是对她虎视眈眈的,不友好了,这也是有原因的。

  “我觉得你对叶辉也是抓得太死了,那么多年来他既然能忍受着你的存在,这证明他心里也是有你的,只是你的方法可能用得不太好而已。”

  “你说得是真的,叶辉心里有我?”

  安晓轩马上就激动起来,眼里精光闪闪的,看到她这样子,李欣然也有些好笑,果然是当局者迷吗。

  “你呢,也不要把叶辉逼着死死的,不要事事都揪着他,最好给他一些适当的空间,被逼急了可就不好了。”

  “是这样的吗?”

  “嗯,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面对安晓轩狐疑的目光,其实李欣然心里也没底,不过不要事事都管着男人就对了,以前每天看到叶辉被她管得死死的,李欣然都为这个兄弟默哀。适当放手的效果比较好,毕竟谁也不是小孩子了,谁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私人空间。

  “嗯,我觉得你说的也有道理,真的很感谢你啊,李欣然,没想到我还真找对人了。”

  “没事的,这是我应该的。”

  这次的下午茶聊得很成功,李欣然非常意外能得到安晓轩的信任,两人接下来都聊在其他方面了,氛围还是很融洽的。

  期间,李欣然内急想要上厕所,跟安晓轩说明之后,她马上就绕着咖啡厅找洗手间了。跑上二楼的时候,李欣然意外发现这层楼的客人非常少,除了档次更高档之外,每个位置都放了几株植物挡着充当帷幕,透过植物的空隙,李欣然看到一个貌美的古典女子,五官大气,杏眉圆脸,小嘴嫣红,真是好看的女人啊,李欣然边赞叹着边找着洗手间,在越过他们的时候,李欣然意外听到一个熟悉的男中声。

  “哦,是这样的吗?”

  声音低沉,磁性十足,这个清扬的声调不是属于柳狐狸的难道还是谁!李欣然成功地停下了脚步,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她退后几步在隔壁的位置轻轻坐了下来,在她透过绿色的高大植物找到那一张不完整的玉质美肌的时候,李欣然犹如五雷轰顶,呆愣在地。

  怎么回事,为什么柳狐狸会在咖啡厅里,而且还是和另外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用的了在这么隐秘的地方来约会交谈?说道这个,李欣然突然想起陈琳的话来,难道陈琳说的是真的,柳狐狸真的有一位前情人?而且他们背着我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种种疑问,跟洪水一样涌上了李欣然的心头,摧毁着头的心里底线淹没着对柳狐狸的信任,虽然还不是很清楚情况,但是疑惑的种子一旦种下,那么怀疑就会生根发芽,直到生长出无数的枝蔓,包围着整个心房。

  李欣然心里有些苦涩,前几天他还是用着那样的姿态来讨好自己的,难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