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柳狐狸“冰释前嫌”之后,李欣然的心情也没有那么郁闷了,心情一开朗倒是上班的时候都是笑眯眯地样子,搞得陈琳很是郁闷。

  最近张婧雅那边好像也没有什么进展,她想象中的两人旧情激然不仅没有发生反而还停滞不前了,那柳叶生还真是两把刷子,旧情人回来了无动于衷,难道那个李欣然有那么大的魅力!?一想到今天早上李欣然破天荒地向她打招呼,面色红润,眼露喜色的样子,陈琳心里超级不爽,小三上位还耀武扬威了起来,这是什么世道。

  陈琳越想越不通,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到李欣然身边:

  “李欣然,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错啊。”

  “怎么你嫉妒啊。”

  李欣然整理好文件,有些得意洋洋,人心情一好看什么事情都很顺眼,就连可恶的陈琳在她眼里看来都是小孩子耍心性罢了。

  “嫉妒你,开什么玩笑,偷别人的老公还得理了?”

  陈琳简直就是气爆了,妖娆的脸蛋早就狰狞成一片抹布了。李欣然简直对她就是无语了,她和柳狐狸可是光明正大的夫妻身份,为什么每一段婚姻背后总是有人来破坏,最狗血的事情就是前情人和她的闺蜜都跑过来搅合了,早些年不好好把握恋情都该干嘛去了,非要等人家结婚了才跑过来闹。

  李欣然默默的在心里对陈琳竖起了中指,不过她今天心情好,也懒得和某人在计较,李欣然直接站了起来越过她走出办公室,陈琳一看到她目中无人的样子早就气炸了。

  李欣然来到安晓轩的办公室给她送资料,一进门就看到她和叶辉两人对峙的样子,一闻到里面浓烈的炸药味道她就明白了,原来小两口有事情要商量啊,李欣然马上把身子缩到门外: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打扰你们的。”

  “李欣然,没事你进来吧。”

  这是安晓轩的声音,李欣然犹豫了很久还是进来了,与此同时叶辉脸色很不好的和她擦肩而过,李欣然眼尖的偷瞄到他眉眼间阴郁的神色,李欣然的八卦欲望一下子就被钓了上来了,心里的疑惑好像是被小猫似的挠着,她还是乖乖地先把资料放在桌子上吧。

  “李欣然,你先别忙着回去,我有事情和你谈谈。”

  “啊,你找我有事?”

  本来想溜之大吉的,没想到安晓轩居然有事情找她,这个认知让李欣然隐约有不好的预感,不会是不好的事情吧。等李欣然畏畏缩缩坐好在安晓轩的对面时安晓轩还故作神秘:

  “你再过来一点。”

  “哦。”

  难道有什么公司企业的机密?李欣然眼冒金光,跟紧把耳朵给凑过去,谁知道安晓轩磨磨蹭蹭半天她才开口说话了。

  “你是叶辉的好朋友吧,我知道你们两个是纯洁的友谊关系,你先别害怕,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叶辉情况不太对?”

  安晓轩双手紧握,神情严肃,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声音异常神秘,连带着李欣然都莫名其妙了起来:

  “叶辉?他一直都这样啊,我没发现他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

  “你确定?本来也觉得没什么事的,可是为什么他不同意订婚。”

  “订婚?你们不是早就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吗?”

  李欣然满脸震惊,很早以前在大学一开始的时候,全校所有人都知道叶辉和安晓轩是一对的,而且安晓轩还在很多次在公共场合宣称两人是未婚夫妻关系,这样赤裸裸的宣称主权,可是把叶辉的所有烂桃花都斩断了,难道安晓轩之前是说大话,也许是看出了李欣然的疑惑,安晓轩解释出来还是有些不自在:

  “咳咳,之前也就是怕叶辉被其他不安分的人给勾走了,我才骗骗你们的,其实我们只是世家青梅竹马的关系而已。”

  “然后呢?”

  李欣然的上半身都凑了过去,她要听八卦,难得安晓轩会对她敞开胸怀。

  “我考虑到我们两个年纪也不小了,所以就想早点结婚,可是他死活都不答应,没办法我就只能退一步,把订婚这个事情给落实了,只是他还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废话啊,李欣然差点就想喊出声来了,照着她对叶辉的了解,那种人习惯了自由自在的肯定不喜欢被女人束缚好吧,更何况安晓轩掌控的力度太大了,对叶辉可是全方位控制,李欣然可以体会到叶辉无奈的心情,她是这样想的,只是安晓轩的脑电波和她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所以我怀疑叶辉应该有外遇!”

  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安晓轩的眼睛开始变得狠厉起来,倒是李欣然有些惊讶。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知道他看上谁了?”

  “你办公室里的陈琳。”

  “什么,陈琳!?”

  李欣然狐疑望着安晓轩,光说叶辉会不会心有外心,可是凭她对叶辉的了解,那种脑子纯粹的烂好人怎么可能会看上她!?李欣然原本还在忖度着事情的真实性,安晓轩又继续说道:

  t◇更》新最快*8上酷匠网:V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整天有事没事就找陈琳,他这样子我能不怀疑吗,陈琳那个女人刚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心术不正,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想勾引别人。”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欣然心里早就笑开花了,她是知道叶辉最近为什么会找陈琳的,因为叶辉见她在办公室里一直和陈琳杠着,不得已他只好借着公事给陈琳布置了很多任务,让陈琳多把心思放公事上,少找她的茬。谁知道叶辉的别有用心却被安晓轩解读成其他原因。虽然这样做很不厚道,但是李欣然觉得自己还是不解释比较好,让陈琳尝尝自作自受的滋味。

  “哼,她转到我们公司的时候是直接去叶辉的办公室的,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难怪啊,李欣然还记得安晓轩把陈琳介绍给他们办公室时候,脸色臭臭的样子,原来他们背后还有这一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