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回家,两个人都是缄口莫言,谁都没有说话,就连到了家里李欣然已经乖乖坐在沙发上面,战战兢兢等着柳狐狸的审问了,只是他好像没有任何表示似的。没有外人在场他身上多了一份冷漠的清幽之气。

  李欣然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在生气,不过在看到他冰冷得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时,她就没好意思开口询问。撒谎,欺骗,即使程度很轻,他应该是最讨厌这种人的吧,而况还是趁他不在家的时偷溜出去玩。

  李欣然心里有愧,在和自我思想在艰难的争斗后李欣然才嗫嚅着:

  “那个,柳叶生啊,我••••••”

  “你应该还没有吃饭吧,我先去给你做饭,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哦,如果觉得无聊可以看电视的,但是你可不能玩手机啊。”

  c酷S匠}网¤w首N发x

  “啊嗯,我知道了。”

  李欣然还没有说完话,柳狐狸马上就插话吩咐一些事情,语毕自己围上围裙在厨房里开始做饭了起来。柳狐狸这样说,李欣然也没什么心情看电视,不多时柳狐狸已经捧出三菜一汤,无论是菜的卖相还是味道,光是闻着李欣然已经垂涎三尺,肚子早就饥肠辘辘的了。

  “快吃吧,饿着了可就不好了。”

  “嗯嗯。”

  这次李欣然没有任何犹豫了,自己拉好凳子,美美的大快朵颐一餐,期间柳狐狸还真是二十四孝好老公,专心致志地伺候着李欣然,又是夹菜倒汤的,自己倒是没有吃多少,等李欣然埋头和美食苦战着直到吃饱餍足之后,她才看到他自己那份未动的餐具:

  “你怎么不吃啊?”

  “先前在医院吃过一点垫肚子的东西,我没有多少胃口。”

  “噢。”

  李欣然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等柳狐狸收拾完所有的东西之后,双方会谈终于开始了,两个人正对坐在沙发上,中间还横着一张桌子,一看到柳狐狸板着背部正正经经坐着,李欣然也不敢含糊,依样画葫芦正襟危坐。良久,柳狐狸才微微一笑:

  “今天出去好玩吗?”

  “还好啊,一般般。”

  在对方强大气场的压迫下,李欣然只得斟酌着字句,小心翼翼回应着,他每问一句李欣然的心一直上升上悬,浑身紧张得手心冒汗。

  “其他的我也不想多说,我只想问你一句,为什么要骗爸爸妈妈和我,撒谎。”

  “这个是我的不对,我觉得非常抱歉,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请解释一下理由,谢谢。”

  他又恢复到了他们刚认识时候的冰冷语气,此刻柳狐狸面容柔和,笑容可掬,但是透过那张冰冷无情的双瞳,可以清楚看到里面死寂一样的深潭,平静,幽深,没有生气没有活力。

  “对不起••••••我见你不在家,也没有想到要告诉你我要出去,再加上最近心里有些烦躁想出去逛逛,就欺骗你们了。”

  “原来是这样啊。”

  “咦?”

  李欣然本来都俯首做鸵鸟状等着被训斥一顿的,只是等了半天却知道听到柳叶生轻笑几声,完全没有刚才冰冷气息。李欣然微微抬头,才看到柳狐狸在含笑。

  “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你说的心情烦躁,是不是因为经常看不到我所以心情就变成这样了?”

  “怎么可能啊,你想太多了!”

  李欣然被说中心事,回答得很僵硬,倒是柳狐狸心情一下子就变了,脸上从阴雨绵绵转变为阳光灿烂,大大的笑脸破坏了他脸上的故作深沉,一想到小欣然是因为自己不在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他心里别提有多愉悦了,原本的怒气冲冲早就化为甘琼美汁,甜蜜了他的整个心房,心情一好,脸上的喜悦之情都掩盖不住。

  他的大掌越过桌子,直抚摸在她的脸上:

  “抱歉,我最近工作很忙,也许就忽视了你,医院最近加大了人手,很快我就能天天陪你了。”

  “没关系的,我不在意。”

  李欣然心里有些燥热,她还是不太习惯有人在她面前说着甜言蜜语,一想到陈琳在说她闺蜜和他在办公室里的亲密关系,李欣然很想问问陈琳说的都是真话吗,她再回头的时候就看到柳狐狸在她面前放大的俊脸,他眼神迷离,嘴巴微张,呼出的温热气体直招呼在李欣然脸上,温温热热的直捣在心里软软绵绵深处,紧接着自己的腰肢已经被揽住,他高大的身影一寸一寸阴暗了下来。

  “喂,你干什么!”

  李欣然突然警铃大作,一把就推开压在她身上正在发春的狐狸,自己理好裙子远远地坐在沙发尽头冷冷地注视着他。

  “真是可惜啊,差一点就可以了。”

  行动失败,柳狐狸还是觉得很可惜,刚才差一点就可以一亲芳泽的怎奈李欣然警觉性实在是太高了,他把身子坐直,无视身上那道杀人的目光,自己慢条斯理整理着头发。

  “色鬼!居然对我图谋不轨!”

  一想到自己差点被偷袭,李欣然恶心得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手里抓着抱枕护在自己胸前,防止某人再次色性大发。她觉得自己很无辜,可是有人比她更甚:

  “我们都是夫妻,是合法的关系,我亲一口又没有什么要紧。”

  “我才不管,不经过我的同意你不可以亲我!”

  什么歪理啊,合法的夫妻就可以随便为非作歹?李欣然才不会上某人的当,看着李欣然满脸紧张的样子,柳狐狸也是很无奈,虽然小欣然心里有他的位置,只是程度好像不深啊,他这个新婚丈夫可真是无奈啊,面对自己合法的小娇妻,不能碰不能亲只能看着,这种憋屈的感觉就像一块香软肥嫩的猎物放在他这只饿狼面前,光明正大在眼前晃着,吃不到摸不着••••••

  “我在医院工作了那么久了,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个爱的奖励?”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李欣然一把就把枕头扔给他,然后自己回房间睡觉,回应他的尽是那冰冷的门。

  “亲自调教小娇妻,这任务可真是艰巨啊。”

  柳狐狸看着李欣然的房间,有些无奈也有些可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