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那么多人虎视眈眈地瞪着,李欣然的脸皮都有些微微发红,在公共场合里大声喧哗真是罪该万死!看着那么多双火辣辣的视线,李欣然赶紧扯过小南当着挡箭牌。

  “喂,老姐,你到底在发什么疯,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干着重要的事情吗?”

  小南才嚷嚷着,李欣然就已经在他耳边耳语:

  “那个,柳叶生要过来了呢。”

  “过来就过来呗,反正都是接你回去的,姐夫来找你难道不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我看你这段时间都是怨妇状态很久,都是因为姐夫吧••••••”

  “好啦,别说啦,我们一起回去吧。”

  李欣然实在是怕死了柳叶生,自己撒谎偷溜到酒吧,这种行为当场被逮到就跟被抓奸一样难堪,所以还是有人陪着自己回去比较好,只是李欣然才说出口小南明显不乐意了:

  “你回就回呗,我还要跟帅哥聊聊天呢,好不容易才找到••••••喂喂喂,李欣然你干什么?”

  敬酒不吃吃罚酒,李欣然干脆直接扯着小南的领带就想溜,不过开溜之前李欣然还是对该男子草草说了几句:

  “那个,帅哥不好意思啊,我和我弟弟有事就先走了,你慢慢在这里喝酒吧,下次有缘再相会了,拜拜!”

  “既然你们有急事那么就先回去处理吧,今天很高兴能见到你们两个,再会!”

  男子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他还是礼貌地点点头,那灿若夏花的微笑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深邃的五官美得有些不真实,他目光一如既往的柔和,那种温文尔雅的淡然气质很是让人迷醉,他就这样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酒杯子,目送着李欣然和小南一一远去的背影。

  “不••••••不要啊!”

  趁着小南还没有大喊出声,李欣然成功把他拖到门外,只是一出门,她毫无意外就在大门的前方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车子,还有站在车子边的熟悉的人,李欣然的心脏漏了两拍,也许是做贼心虚吧,连走在水泥路上脚步都有些虚脱无力,跟踩在棉花似的。

  “嗨,真是好久不见了!”

  李欣然说话没有任何底气,张口就颤颤巍巍地,倒是柳家狐狸气色不错,心情也是很好的样子,修长的上半身就倚靠在车窗上歪着头,白衣白裤的装扮真给他增添一点仙气,他就静静斜靠在那里,纤尘不染,似水中景,景中仙,美得玄幻不真实。半个月不见他家的骚包狐狸精气质倒是没有变化,反而更上一层楼了。

  他一看到李欣然主动走到面前,玉质瓷肌终于开裂,旖旎出一抹优美的弧度: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了,说实话我们的确很久没有见面了。”

  “咦?”

  原本还在躁动的小南已经安静下来,他用着探究家的目光来回扫描着两个新婚夫妇,三人相互对视,猜测。尴尬在3人之间荡漾开来,渐渐淹没了周围一切。

  半个月来,他们都是在同屋异梦,两个人虽然都有回家休息,但都是岔开的时间段,即使是能回家但是却错开了对方见面的机会,这跟分居两地的情侣能有什么区别。时间长了,感情也就有生疏,虽然半个月很短暂,但是对对方来说都是度日如年,何况还是两个没有基础感情的人?

  三人默默静立凝视的时候,李欣然又见到他脸上那一双魅惑的眼睛了,眉眼都是画,两者相得益彰,眼形狭长,眼尾上扬,整双轮廓一画而成,纤细的睫毛比女孩子夸张得不像话,更不用说那镶嵌在其中的两颗耀眼之星了,这是一双巧夺天工的狐狸眼,美且妖,明艳不可芳物。

  再次见到他,李欣然又觉得自己的智商再一次降低,紧接着花痴程度速度在上升,更要命的是,她这种脑残的行为居然还不分场合不分地点在留口水!

  “喂,老姐,醒醒啊!”

  好在小南已经发现自家老姐那涣散的眼光了,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小南也刚好看到姐夫脸上那明媚的微笑。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自己的感性,李欣然回过神来,很是不好意思:

  “你今天回来好早啊,不用做手术了?”

  “嗯,刚好轮休息,我回来看看你。”

  ●O酷5◎匠网首RY发

  “这,这样啊。”

  原本李欣然还害怕两人感情生疏,他倒好,一开口就是甜腻腻的话语,这人也不害臊直接当着小南面前说了出来。李欣然不安的心被压了下去。羞怯的眼神也毫不畏惧直视着对方的眼珠子。

  柳狐狸首先打量着李欣然全身上上下下,确认身体健康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他接下来就该扫除多余的人,很快柳叶生转过头对小南温柔道:

  “小南啊,太后好像叫你回去呢。”

  “什么,姑姑找我,那我先回去了,老姐姐夫我先走了,拜!?”

  小南的声音马上就飚高,心里的警戒直接拉上了12级安全警戒线,紧接着匆匆丢下一句话后,就跟火烧屁股一样开着法拉利飞驰而走。

  没有了碍事的人在场,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很多了,柳叶生在目送小南远去之后又把目光转回到她身上,原本抿笑的嘴角弧度,开始向两边划去:

  “小欣然。”

  “是,我在!”

  一听到这声略微清幽的声音,李欣然原本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七上八下起来,尴尬的氛围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剑拔弩张的僵硬氛围,怎么了,小南才刚走柳狐狸就开始兴师问罪了?

  这边,李欣然两人走了之后,倒是走过来一位清俊秀气的男生,他直接走到该男子身边拍着他的肩膀:

  “你怎么了,一直站在这里呆呆愣愣的。”

  “是你啊。”

  男子回头一看清楚是某人之后,他就了然。男生顺着他的目光像门外望过去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随即他忍不住疑惑:

  “你怎么了,看着门外有什么东西?”

  “我看到一个人了,想必你一定很熟悉。”

  “谁?”

  “李欣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