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那我是该留下还是转身就走呢?”

  男子虽然被李欣然当面拒绝了,但是他没有气馁,一直站在旁边默默微笑。倒是小南心痒难耐,见不得美男受冷落马上抢先回答:

  “没关系的,我姐姐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她经常爱说反话,她非常赞同你留下来。”

  “是这样?”

  “当然••••••是!”

  李欣然本来想马上否定,只是小南居然很卑鄙地捏起她的软肋,在权衡利弊之后,李欣然闷闷改口,她倒要看看这男人想干嘛。

  “我觉得这位小姐很面善,所以好奇就过来问问而已。”

  男子优雅礼貌,举止规范,一言一语之间都透露出天生的贵气,一看就是家教良好的人,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小南在旁边都已经心猿意乱的按捺不住了,高脚椅子动来动去一直不安分。

  “你是看错人了吧,我可不认识你啊。”

  这年头随便搭讪骗人的事情多得数不清,搭讪的套路老套无新意,谁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虽然这青年男子长得还不赖,身姿挺拔,相貌轩昂,清俊明朗的轮廓很有书香子弟文雅感觉,他双目灼灼,整个人优雅祥和得跟天上的云卷一样云淡风轻。这个男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幅出自名家的写意泼墨画,相貌如画,气质如风,风动,画起,进而整个人都立体起来。

  不过长得好看又怎么样,画皮画心难画骨!谁知道这个人的表面是不是和心里一样表里如一。李欣然扁扁嘴巴没有说话,倒是这名男子已经自顾自说起来:

  “没关系,就聊聊天而已,我看着你真的觉得很熟悉,好像我们是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呵呵。”

  男子笑容真诚,黑耀石的眸子深沉,绽放着柔和的光芒,放佛带有能量似的慢慢感染着李欣然和小南。李欣然自然不敢随便说话,她心里也是觉得男子身上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就算直只是寥寥几句话,男子身上的亲和感总是吸引着人忍不住去亲近,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理智点。

  欣然缄口装沉默,倒是小南马上抓住机会和男子热切交谈起来,两个人简直就是一见如故,无话不谈无所不知,他们从天文地理一直聊到人生哲学,然后再从哲学聊到地理天文,探讨得好不热闹,李欣然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夹在两个人中间就像多余的。

  更要命的是,小南的姿态可是越来越热情,一见到美男子他又开始犯花痴病了起来,整个身子几乎都伸了出去,神情谄媚得就跟葛朗台见了金子一样双眼放光。

  如果不是有她在身边的话,李欣然相信小南一定会丢掉节操,奋不顾身的投入那个男人的怀抱,这个家伙失恋了那么久了一直没有找到令他心动的新欢。

  面对小南叽叽喳喳的询问,那男人总会不厌其烦的解释着,阐述着,必要的时候他还会眉眼含笑很认真的听着,脸上绽放的笑容似水中芙蓉,越开灿烂。李欣然一直在旁边偷偷观察着他们两个,如果此男也是弯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和小南凑做一对呢!

  她正沉浸在想象的世界中YY着,包包里的手机马上响了起来,李欣然下意识一看,屏幕上闪动的几个字眼——“闷骚狐狸”让她心里震惊了一下,这个家伙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李欣然不想打扰那两个人的兴致,趁他们侃侃而谈之际,李欣然偷偷转个身接了电话:

  “喂,怎么啦?”

  “亲爱的,你现在在哪里啊?”

  低沉妖娆的嗓音跟微麻的电流一样,马上触动了李欣然心底的那根弦,肉麻的叫喊声直把她雷得个外焦内嫩,妖孽!李欣然调整好情绪,心里咒骂一声之后才脸不红心不跳道:

  “在太后家吃饭呢。”

  “哦,是真的吗?”

  “真••••••的。”

  一听到他微微上扬的语调,光是想象着就知道那头的人正眯着眼睛勾着唇畔,李欣然心里一沉,直觉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是她还是吃鸭子嘴硬继续撒谎着:

  “那当然在太后家里啊。”

  “这样啊,我现在就在岳母家里,你怎么解释你人不见却瞪着眼睛说瞎话?呵呵。”

  “什么!?你已经去我家了,不会吧。”

  磕磕巴巴的回应,李欣然已经被这个消息震惊得无以复加,柳狐狸在电话的一头已经直接笑出声了,虽然李欣然不在现场,但是顺着一千多米的距离,她还是感觉到背后毛骨悚然,冷汗直飚。两个人相处还不够两个月,但是凭着狐狸腹黑狡猾的个性,李欣然可以很悲剧的意识到,自己撒谎的代价可是不会好过。

  果然啊,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但是为了挽回一线生机减轻罪行,李欣然乖乖的投降归案: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不是要故意骗你的,只是我觉得偶尔出来散散心也不错,其实呢••••••”

  “你现在在哪里?”

  “啊,你要过来啊,不用啦,其实我是和小南在一起的,他可以接我一起回家的。”

  “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可以察看你的微信定位系统,哦,原来你们在暮光森林酒吧啊••••••”

  任李欣然怎么解释,柳狐狸已经直接搜索地点了,然后在李欣然还没有阻止的时候,柳狐狸已经直接下了通告:

  “乖乖在那里等我过来啊,否则小心我爱的惩罚哦,呵呵。”

  “不行,你不可以过来!!!”

  co最‘*新7_章UM节P:上酷匠网=☆

  过来干什么啊,她又不是没手没脚不可以回去,再说了她可是和小南在一起呢,那死人劝了也不理,难道他在怀疑自己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她才这样想着就直接否定了,几天都不在家的混球居然还有闲时间管我!李欣然一着急马上就喊出声了,结果就是,吧台上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转移到她身上。

  就连讨论着热闹非凡的那两人都眨着眼睛,一脸的疑问:

  “老姐,你干嘛啊,发疯也不能在酒店里撒泼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