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然在陈琳的裙子上洒了一杯水,而且还是那么尴尬的位置,陈琳的裙子边缘还有一些水滴在流,李欣然站了起来,拿着纸巾装着在意的模样很无辜地帮她擦着裙子,嘴上还怪罪道:

  “哎呀,陈琳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泌尿系统失禁可是很严重的问题呢,虽然这个病情你不好意思说出来,我建议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毕竟你年纪还那么轻对你日后的生活可是不好呢。”

  “你你你••••••”

  陈琳被气晕了,她指着李欣然的鼻子都说不出话来,这个家伙原本还是一声不吭的样子怎么就爆发出来了,她偷看着办公室里面的人,发现老员工们都在捂着嘴巴不可置信,有些还是窃窃私语:

  “咦,陈琳尿失禁?不会吧,看着她那样子就不像啊。”

  “泌尿系统的问题,你们说会不会是夜生活过多的缘故啊?”

  “喂,你们小声点,不要让她听到了。”

  ••••••

  办公室里妇女的想象力是丰富的,八卦的魅力就在这里,能把没的说成有的,把有的说成歪曲去,反正李欣然一个失手的动作就引来了大妈姑娘们的浮想联翩。

  李欣然站在哪里,脸上是惶恐惶恐的样子,心里已经是笑开了花,哈哈,叫你一直欺负我来着,我可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看你还怎么整。在阴人这一点上她还是学陈琳整人的方法呢。

  “陈琳,你先坐在这里不要动啊,我去给你拿尿不湿去,对了你平常买的都是什么牌子的啊?哦,妇婴两用的应该可以吧?”

  李欣然在众人还在热烈讨论的时候,她突然又扔出了一个炸弹,前面还是询问句,后面就是自言自语了。

  “你你你••••••”

  看D正版章节m上酷\a匠。|网y

  陈琳已经气得浑身战栗了,她双目充血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是李欣然根本就不理她。她非常淡定的走出去。

  一连几天陈琳和李欣然都处于针锋相对的状态,李欣然也不打算要忍着了,因为陈琳真是越说越过分,把李欣然的忍耐当成好欺负的样子,李欣然再不反击的话陈琳说不定会更过分呢,白天他们还是相亲相爱的好同事样子,只是他们两人却知道他们各自的心里已经是风起云涌了。

  办公室里的明争暗斗还是陈琳教她的呢,李欣然也从陈琳身上学了许多,两个人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斗着生活过的还不算,自从有了陈琳芋头斗嘴之后,李欣然也慢慢开始腹黑起来。

  不过最近她还是有一些烦心的事情,就比如柳狐狸经常夜不归宿,李欣然虽然知道他在忙在做手术,可是在陈琳随便添油加醋的诉说下,李欣然心里也开始怀疑起来。

  柳狐狸很多时候都是在半夜回来,到了白天的时候他就应经做好早饭放在餐桌上了,早出晚归的作息时间和李欣然刚好错开,如果不是相信柳狐狸的人品,李欣然都差点他要和新来的那个同事勾搭在一起了。

  渐渐地李欣然开始郁闷起来,最先发现她这种状况的就是叶辉了,即使李欣然结婚了他还是放心不下她,每次找她的时候叶辉都看到李欣然在强颜欢笑。终于有一天叶辉吧李欣然叫到了他的专属办公室里谈话,美名曰关心同事。

  “欣然,你最近好像是不怎么开心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辉招呼欣然坐下之后,他就倒了一杯果汁放到李欣然面前,往常的时候都是李欣然这个做秘书的为他服务呢!

  “咦,难道我又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李欣然摸摸自己发福的脸蛋纳闷道,她自己可是把心事藏得很好呢,脸=连陈琳都被她骗过去了,叶辉是怎么知道的呢?

  “呵呵,我跟你办事都有4年了,你心里想什么虽然不怎么清楚,但是我却知道你开不开心呢。”

  叶辉把凳子拉到李欣然旁边坐着,以前开学生会议的时候他们就是按这样的顺序坐着,他在跟下属们说着会议内容,而李欣然就很自觉地做着笔记,两人工作配合得可是天衣无缝,堪称黄金搭档。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啦。”

  李欣然嗫嚅着,跟曾经合作过的上司说心里话还是有些别扭呢,毕竟他们更多的只是合作的关系,而不是知心朋友。

  叶辉看到李欣然缄口的样子,也没说什么,他随便扯着其他的话题,企图从侧面了解李欣然最近的状态。

  “最近身体好不好,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还有,还好啊。”

  “那你才刚结婚呢,有没有适应婚后的生活呢?”

  “还可以吧,习惯就好了。”

  “女孩子出嫁的话,会想父母多一点吧?”

  “我家离得近,也不用想啊。”

  就这样一问一答的方式,叶辉全问个遍,李欣然也是很配合的回答者,只是问了十几二十多个问题之后,叶辉还是没弄明白李欣然郁闷的缘由,因为欣然总是回答得很爽快,最后他没辙了只能问着欣然男人的状况,那个男人可是令他羡慕嫉妒恨呢,居然把可爱的小欣然娶了!

  “那,你和你先生也就是你老公相处得还好嘛?”

  “还好啦。”

  虽然李欣然回答的速度很快,凭着他对李欣然的多年了解,叶辉还是从那3个字里听到了不同的意味。

  “欣然,你跟你老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是你多想了呵呵,叶辉我还是先走了,现在快要到下班时间了呢,如果被安晓轩知道我在你这里待了那么久的话,她会杀了我都不一定呢。”

  “哎,欣然你不要走啊。”

  叶辉再呼唤的时候李欣然已经走到外面去了,她郁闷地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公司的大门,前面李孜南已经的白色法拉利已经在等着她了,这段时间里都是小南来接她回娘家吃饭,然后再接她回自己家,柳狐狸由于工作繁忙的缘故就少来接送了。

  “哈喽,老姐,怎么那么晚下班啊,难道你们公司要加班••••••咦,老姐你脸色不是很好啊,发生什么事情吗?”

  李孜南本来想跟她说说话的,可是在看到她脸上郁闷的神情时他就乖乖闭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