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狐狸已经拥着她轻轻躺下来了,他实在很怀念在酒店时候和李欣然同床共枕的两天两夜里,怀里抱着得温香暖玉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他真的不想每天都抱着冷冰冰的被单在睡觉,既然他们都已经是夫妻了为什么还不能同眠呢,这不合理啊!

  眼看着李欣然的头部就要接触到枕头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欣然终于清醒了起来,她躺在床上,眼里定定地望着天花板,白茫茫的一片里和她此刻的大脑一样什么都没有,她现在怎么就到床上来了呢,不对啊!李欣然终于回忆了起来,她本来是想睡觉的,然后柳狐狸就敲门了,再然后她就开门和柳狐狸说了几句话,再然后······没有然后了,现在她怎么就躺床上了。

  李欣然还在想着,突然她的脖颈间轻触到一丝温暖的呼吸声,李欣然心里一惊,她顺着暖流的方向悄悄地转着头,一眼她就看到那张闭着眼睛的魅惑狐狸脸,等等,他怎么在我床上了?一、二、三,李欣然沉寂了几声后她终于大喊了起来:

  “柳狐狸,你怎么在我房间里我的床上?”

  “刚才是你答应我进来和你睡觉的啊。”

  “放屁,我怎么不知道啊!”

  柳狐狸还得理了,他样表情沮丧的样子怎么看都像被李欣然抛弃的人啊。

  “人家,人家只是想和你一起睡觉罢了。”

  “那你回自己的房间去啊。”

  @e酷匠/网2Q永!久免费rF看*小√e说A

  这只骚狐狸难道开始发骚了,然后又想过来骚扰她了?不行绝对不可以!李欣然的态度很坚决果断,搞得柳狐狸有些挫败呢。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办法。

  “如果你赶我走的话,明天就没有车送你上班,没有好吃的的早餐了哦。”

  “想威胁我?我可以自己打的自己下去买早餐吃。”

  “你确定外面的东西干净?外面卖的都是地沟油的东西呢,如果你吃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对宝宝不好怎么办。”

  “你••••••”

  好毒啊,居然敢用这个理由威胁她,李欣然现在可是开始重视宝宝起来了呢,为了宝宝的身体健康着想她只好暂时妥协了。

  “算了,随便你在我房间里睡觉,以后可不准这样了啦。”

  “就今晚就够了。”

  其实无论她答不答应,柳狐狸早上还是会给她做早餐送她去上班的,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丫头还真信以为真了,还真是单纯啊。不过也正是她这个样子,柳狐狸也才会喜欢上她的。

  “好的,不说了,那我们就睡觉了,宝宝晚安哦。”

  柳狐狸摸摸她的小肚子道了晚安后,便心满意足地拥着李欣然睡觉了。柳狐狸是满足了,可是李欣然还僵着身子呢,虽然在酒店的时候柳狐狸也是这样抱着她睡觉的,可是她还是没有习惯啊,好在她早已有困意,身子僵持了许久最后还是放松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李欣然照常去上班,原以为她这种混吃混喝的平静生活能好好度过的,只是她这个打杂的部门里又要进来一个新人啊。当安晓轩带着陈琳进他们部门的时候,李欣然的眼睛都要瞪直了,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啊。安晓轩是没有注意到李欣然骇人的脸色的,她依然面色如菜的把陈琳介绍给大家:

  “这是新招进来的新人,陈琳。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啊。”

  安晓轩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介绍了陈琳,也难怪她的态度会不热情,陈琳可是货真价实的大美人呢,公司里的美女越来越多会令她整天提心吊胆的,嫉妒羡慕恨也是安晓轩的天性。

  “大家好,我是陈琳,很高兴今天能够认识大家,今后我们就是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了,这个是我的小心意,请大家不要见外。”

  陈琳还是蛮有心计的,介绍完自己之后她就包里掏出十几袋小零食分发给同事们。这些都是一些进口的巧克力甜点之类的小零食,礼物虽然不多,但是她马上就和部门里面的人打成一片了。

  陈琳热情的分发着小零食,在发给李欣然的时候,她故意装着真诚的样子,当着所有人的面子大声说道:

  “听说李欣然小姐在公司里可是很受众的呢,才刚大学毕业出来的人就能那么快就找到工作了,我还这是佩服啊,我应该多学学李欣然小姐。”

  “呵呵,哪里哪里。”

  我了个操!李欣然心里已经骂着陈琳的祖宗十八代了,可是她表面上还得装着谦虚合笑的样子。这妞虽然吵架吵不过她,可是嘴巴很能说啊,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让李欣然步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部门里所有的老前辈都望着李欣然,现在她已经是众人的焦点了,李欣然甚至能感觉得到各位前辈们灼灼的目光。

  陈琳这样说话可当众怀疑她的能力啊,一个才刚毕业的大学生怎么就能进到叶辉的企业里工作呢,身后有没有背景不说,陈琳还说她在公司里是最受众的人,这不是把她往死里踩吗?还受众呢,你一个刚来不久的年轻人凭什么是公司里最受欢迎的人啊,让那些进来工作了那么久而且还得不到升迁的老员工怎么办呢,你说如果不是李欣然后台硬她怎么会进到这里来。

  陈琳很毒,特别适合攻击别人的软肋处,现在这个社会里谁不知道背景硬的好处,你一个人靠着身后的势力轻而易举得找到工作了,这对很多没有背景的平凡人很是不公平啊,凭什么凭什么你就有关系了呢!一旦人和人之间拉开了距离,那么那个人与众不同的人必定受到大众的排斥,这不仅是女性妒意的使然,也是平凡女人对现在社会不公的一种憎恨。

  而李欣然,很莫名其妙的就背上这个所有人憎恨的“黑锅”。

  陈琳面上装着惶恐,等她经过李欣然身边的时候,她得意的小声说道:

  “我说过你是不会好过的,我来到这里就是要好好报复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