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身材姣好,玲珑有致,往脸上看上去便是一张明媚精致的五官,柳眉弯翘,杏仁圆眼,鼻子高挺把她整个五官都西化生动起来,更不用说她朱唇红艳,鲜红灿烂的色彩提升着她妩媚的气质,嫩白的面颊前荡漾着黑色的波浪大卷发,整体看着她就是个性感漂亮的知性美人。

  这个明媚的女子不是陈琳还是谁呢!她在李欣然惊愕的目光下,踏着刺耳的高跟鞋一步一步地走到李欣然的面前,站定:

  “你可真是会骗人呢,李欣然小姐,原以为你是个实诚的人,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谎话连篇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真么就听不懂呢。”

  李欣然无奈地耸耸肩膀,来了来了,那种憎恶的目光又出现了,她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吧,为什么这个姑娘每次见到她总是用这种目光看着她啊。

  “还说不是,上次在海滩居然敢骗我你们不是情侣而是朋友,现在不仅婚都结了你居然还怀孕了。”

  陈琳的面容有些扭曲,秀气的细眉纠结成两条颤抖的小蝌蚪,眼里悲愤欲绝,生生把那张美丽的面孔给扭曲得不成样,好像李欣然做的事情是多么天理不容似的。

  说道欺骗这个事情,李欣然绝对是无辜的,这个冤枉就是她单方面的说辞吧。

  j:看正版:章t节N上bJ酷¤!匠*_网

  “好像你只是问我们两个是不是情侣是吧,我们是夫妻怎么可能是情侣呢。”

  “可是你没说你和柳叶生结婚了啊。”

  “你有问吗,你没有问是吧,你不问我干嘛要主动告诉你啊。”

  李欣然装得很无奈,对面的陈琳郁闷得说不出话来,两人沉静了半响,随后陈琳终于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眼珠子止不住在嘲讽:

  “就算你结婚怀孕了又怎么样,这年头的离婚率多得很呢,你可是要小心不要变成单身妈妈哦。”

  “陈小姐,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出来,不要拐弯抹角了,你这样藏着掖着我听着很不舒服呢。”

  果然,这个叫陈琳的女人真不是省油的灯,从一开始到现在她都是用敌对的态度对待她的。

  陈琳没想到李欣然那么干脆,本来她怀揣着冷嘲热讽的话全咽回肚子里去了,既然你那么直白,我也就不客气了哦。

  她双手抱胸,犀利的眼珠子又在上下扫描着李欣然,她随处都在挑剔着李欣然的所有缺点,个子那么矮就像个矮冬瓜一样,只要是高个的人都可以直接俯视着这个小矮子,脸蛋平淡无奇,倒是眼睛比较大,趁着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勉强说得上是可爱,胸部小而平就像没发育的小学生身材一样,陈琳实在是不明白,优秀的柳叶生怎么会看上这个平凡矮小的小女生,又或是她借孕上位?如果是这样,李欣然可真是卑鄙无耻!陈琳为好姐妹抱不平。

  “既然你这样说,我也不客气了,我之所以看不惯你,是因为我觉得我的小姐妹真是可怜,好好的未婚夫竟然被你给抢走了,你说对于你抢走别人老公的小贱人是不是小三啊,我没有说错吧。”

  咦,原来旧情人不是她啊,李欣然还纳闷呢,情敌相见的话应该是恨之入骨的反应还差不多,只不过陈琳小姐的愤怒很是奇怪啊,说自己是小三,李欣然怎么不知道自己被戴上了这个人人喊打的标签了?

  “那个陈琳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

  “搞错什么,你不就是个三吗,你破坏别人的感情还得理了?”

  “第一,请不要给我戴上三这个高帽子,我可是承受不起那么大的罪名。第二,你小姐妹跟柳叶生的任何恩怨纠葛都和我无关,你和小姐妹找说法的话也是去找他,你们的事情我一概不知道。第三,其实严格来说我也是个受害者,所以你们的的愤怒发在我这里是没有用的。”

  李欣然说完话后,陈琳明显愣住了,在她认知的印象里,李欣然应该愤怒生气才对啊,毕竟自己新婚的老公还跟着女友纠缠呢,怎么她的反应跟想象的不一样啊。陈琳错估了一点就是,她根本想不到李欣然其实也是被迫结婚的,她对柳叶生的感情还只停留在有好感的程度里,自然,李欣然在听着她的指控肯定是没什么感觉的。

  “李欣然,你不要给我装纯!你什么把戏我能不知道!”

  “哟,你什么时候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啊,难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你也会知道?”

  “你!你!你!”

  陈琳有些激动,她就伸着一只手在颤抖,只是李欣然“啪”的一声就打掉她指着的手。

  “大姐,有话就好好说啊,不要乱指人跟个哑巴一样支支吾吾的,你不知道这样是很不礼貌的吗?”

  也许是感染了柳狐狸的腹黑吧,李欣然在被人诬陷的时候她竟然也能淡定应对,面对眼前山一样高的美女,李欣然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这美女脑袋是秀逗了吧。

  陈琳确实是气得心律不齐,她不知道这年头三都开始理直气壮了起来,见悍不动李欣然,她只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李欣然,我告诉你不要得意太早啊,我小姐妹很快就要调到这家医院里工作了,相信你柳太太的这个名号也做不久了,你就好好等着做下堂妇吧。”

  虽然陈琳没有说出什么过分的脏话,只是这一句下堂妇可真是够恶毒的,不是平白咒人家离婚吗?即使李欣然对柳狐狸没有多大的爱恋感觉,可是她对这段婚姻还是很满意的,这么诅咒她可真是够讨厌的,刘佳衣曾经教导过她,对待阶级敌人就不要对他仁慈,应该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横扫她的弱点:

  “看你这副泼妇的德性,想必你也没结婚吧,也怪呢年纪那么大了居然到了现在还嫁不出去,不是你没异性缘问题就是你人品问题,你居然还敢诅咒我变成下堂妇?我看你就算想结婚也没人要呢,下堂妇对于你来说还是可望不可及的,毕竟你连男人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