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我是知道的。”

  柳狐狸像是没看到李欣然羞红的脸一样,他继续和女医生聊着。

  “呵呵,等养好了身体,孕中期的时候,房事方面可是要柳医生担当着些,适当的性生活可是有利于孕妇身体健康的。”

  李欣然羞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他们要不要那么赤裸裸说这些话啊,她虽然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可是她对情事仍是一知半解,柳狐狸你是不是故意的啊!?还好他们没再深入谈论房事的话题。等他们检查完后李欣然才有机会问道:

  “宝宝情况怎么样啦?”

  “他现在只有七厘米长,看着状况良好,只是按照正常发育状况来看,小了一点噢。”

  “啊,那怎么办啊?”

  李欣然一听马上就慌了,她的宝宝可不要出什么事情啊,柳狐狸难得看到她担忧的样子,其实这种发育状况按照李欣然的身体上看也是正常的,只是为了考虑以后营养的需要,柳狐狸还是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多吃饭多睡觉多运动多喝水。”

  “就这么简单啊?”

  李欣然狐疑道,她又没有怀孕过自然不知道这些,在她的认知里面,怀孕的人应该都是大补特补的吃着营养品,难道光吃饭就可以了吗。

  “那不就是跟猪一样的生活的吗?”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我也没什么意见,呵呵。”

  柳狐狸弹弹她的额头,轻笑道。两个人准备走回柳狐狸的专属办公室,却在医院走廊上遇到那天在沙滩上的女子。

  她站在前方,定定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眼里都是震惊,她打量着柳狐狸几眼,然后把目光集中在李欣然手里的单子,上面的B超图样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觉得我们在哪里会向你汇报,陈琳小姐,反而是我想问你,为什么我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你。”

  柳狐狸半拥着李欣然,脸上挂着的都是淡淡的微笑,可是语气一直都是疏离的。叫做陈琳的漂亮女孩则是没有说话,她收回放在柳狐狸脸上的视线,转而紧盯住李欣然,那种淬了毒药的视线就像毒蛇一样紧紧缠绕着她。

  李欣然被看得浑身不舒服,怎么这个女生都是用这样的眼神望着她,话说回来她们好像没仇吧,这莫名其意的厌恶感是从哪里来的啊。

  “我是很凑巧能在这里遇到你们,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陈琳最后还是微笑着与他们擦肩而过,直到她曼妙婀娜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李欣然才转过头来对某人“兴师问罪”:

  “她好像对你很执着呢,你前情人啊?”

  她才刚问完话,柳狐狸倒是笑了,他淡淡疏离的面具撤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那张妖媚秀丽的面容。

  柳狐狸双眼半眯,镶边的金丝眼镜很好的掩盖着琉璃珠子的风华,他抚摸着李欣然的秀发,却被她一把扯下来。

  “你这个样子是在吃醋吗?小欣然,如果是这样我真的很高兴。”

  “吃醋你个大鬼头啊,谁会吃你的醋啊,自恋鬼。”

  李欣然白了他几个卫生球,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万人迷魅力无边啊!不过说真的,李欣然对吃醋是真没什么感觉,就算他和那个美女之前有什么感情纠葛也不关她的事情,前情人也好,前女友也好,都是过去式的,关我什么事呢,他们自己的恩怨纠葛,只要不把火烧到她身上来就万事大吉了。

  W酷`*匠,a网I首发●S

  “哎,你真是的······”

  柳狐狸摇摇头,为她的猜测感到好笑又无奈,他真的很想享受一下小欣然为她生气的表情呢,只是这个丫头不给力啊。他半拥着她走回办公室,刚想进去,前边却跑来一个小护士:

  “柳大夫,院长找你有事呢,请跟我过去吧。”

  “什么事?”

  柳狐狸走向前,正对着小护士。那个正处于实习期间的小姑娘哪里管他在问啊,她随便扫了一眼李欣然便正色道:

  “不知道呢,反正院长叫我通知你马上过去,可能有一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吧。”

  “那好吧,小欣然你先在办公室里等我回来哦,我先出去一下。”

  柳狐狸朝小护士点头之后,便对李欣然吩咐了一些事情,随后他就跟着小护士匆匆离开。

  “哦,没关系的,你们先去办事情吧。”

  李欣然微笑道,直到目送他们远去了,李欣然才回到柳狐狸的办公室里,一个多月前她可是在这个地方包扎伤口,然后正式认识柳狐狸的。

  她走进这个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面摆设简单却也单调,桌子椅子都是古朴木式,没有过多的装饰,墙上挂着的都是人体医学部位。李欣然重新审视着这里的坏境,她再一次证实了上次的认知,这种干净宽阔的办公室果然不是专门为病患就诊的问诊室呢。看来柳狐狸这个家伙在医院里的职务还是蛮高的嘛,他服务的对象应该是重型病患,看上去很高端的感觉。

  李欣然走到他的办公桌上,上面的病例和医学书都是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桌面干净整洁,靠窗上的右桌子摆着一盆翠绿的芦荟,那清新淡雅的色彩是这苍白世界里唯一夺目的点缀,让人眼前一亮。李欣然看着他工作的地方,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的办公室风格和摆放的整齐真的很符合他爱干净,一丝不苟的性子呢。

  李欣然走到窗前,顺便欣赏着外面的风景,外面的视野同样宽阔,从她这个角度一览就可以俯视着下面的车水马龙,人流攒动的喧嚣街道。

  李欣然看得入迷了,连外面传来的敲门声她都没有听到,也许是听不到李欣然的回应,外面的人便推门走了进来,木门吱呀的叫声马上把李欣然的思绪给拉到了现实,她转过头一看:

  “柳狐狸,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啊······咦,怎么是你?”

  出人意料的是,门边上的人不是她期待看到的柳狐狸,而是这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