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收拾好东西抬到家了,柳狐狸才去洗手做羹。李欣然就趁着这个空档慌忙整理着那些资料。

  书信和照片什么的全夹在里面,她要收好整理东西起来,以免被柳狐狸发现。毕竟自己已经是结婚过的妇女,被现任丈夫看到可是不好的吧。李欣然一张张快速翻着,有关于以前她和那个男生写的信笺李欣然全部归纳在一起。

  整整五年了,这些东西加起来也有厚厚的几本书的宽度,李欣然的心开始乱了起来,一看到这些旧纸张和上面清瘦有力的笔迹,她的头部又开始隐隐作痛。几年的感情,怎么能说忘就忘了呢,几个月前的决然情断,那天伤悲的夜晚注定还纠缠着自己,李欣然永远忘记不了那个男人的背叛,以前的山盟海誓全是可笑的过往云烟,明明自己说好了要选择遗忘,可是为什么我还在难过,什么时候我能真正的忘记你呢?

  李欣然的双眼开始朦胧起来,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成一片,手中的黑白相片里男人的容颜已经混浊不清,李欣然想努力撕掉相片,可是手上总是使不出劲,黑白相片虽然被揉得皱皱的,可是中间人的面部还是完好无损,手上的男生原本还在氤氲着雾气,此刻却在李欣然脑海里清晰起来,唇红口四方,齿白如银砌,他只是在深处里轻轻微笑,四周马上会变成四月花开,花香四溢。

  那个男人说总是会扬起着漂亮睫毛,认真地说:

  “欣然,你以后会和我在一起的是吧,到时候你留在家里做饭等我回来,我去努力工作赚钱养你。”

  “欣然,有你在我真的很幸福,我每天都在想着如果我们要分开的话,我会不会第一个就疯掉,我不能没有你。”

  “欣然,谢谢你一直在身边陪伴着我,我难过伤心悲伤惆怅忧愁的时候,你总是会第一时间安慰我,谢谢你,我真的非常感谢你。”

  “欣然……”

  ……

  一滴泪水落在照片上,紧接着两滴,三滴泪水接连不断地跟断线的珍珠一样垂落,心里难过到痛疼,好像有人紧紧抓住心脏一样让李欣然呼吸不过来,而她的眼睛里彻底朦胧了世界。

  真傻,你真是傻,不能再让这种情绪影响自己了,李欣然赶紧擦掉了眼泪,把属于他的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也正在这个时候,柳狐狸的叫唤声也响了起来:

  “小欣然,吃中午饭了哦。”

  “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李欣然拿矿泉水洗了下脸,接着再用纸巾细细的擦干自己的眼泪,在照着镜子确定无碍的时候,李欣然才走了出去。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各式美味佳肴,柳狐狸真的很用心在照顾好她,李欣然虽然很讨厌那些难吃的菜色,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是为了她好。再看看人家柳狐狸,已经拉好了凳子盛好饭给她了,不知怎么,李欣然一看到这种画面,她的眼眶又有点发烫了,直把柳狐狸给吓住了。

  “你怎么啦小欣然,是谁欺负你了?”

  柳狐狸把李欣然拥入怀中安慰着,听着那温柔的语气,枕着他宽阔的胸膛,李欣然发神经的开始掉眼泪,把人家柳狐狸的衬衣都给哭湿一片,哎,柳狐狸你怎么可以那么好呢,你的说话语气和动作能不能不要像那个人啊!

  “在学校里有人欺负你了?”

  “……”

  李欣然摇摇头,直钻得柳狐狸胸膛有些痒。

  “那是肚子不舒服?”

  才说着话,柳狐狸就伸出一只手去摸李欣然的肚子,随后那只鬼鬼祟祟地狐狸爪子便被某人给拍掉。

  “不要乱摸我!”

  李欣然马上跳出他的怀抱,瞪了柳狐狸一眼,谁知道他这厮竟然笑了,不是妖魅轻佻的笑容,而是温馨带着关怀的治愈系微笑:

  “还是用老办法你才不会哭,呵呵。”

  “谁哭了,吃饭!”

  李欣然气鼓鼓地坐下,她要化悲愤为食欲,埋头猛吃大吃。柳狐狸则是坐在她对面为她布置着菜肴:

  “从学校回来我就觉得你很不对劲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啦,你多心了。”

  李欣然还是埋头吃饭,没敢看柳狐狸,这一刻她可是心虚得很,难道她在学校里的表现那么明显?

  “呵呵,没事就好,我只是在想着如果你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可以和我倾诉一下,虽然我们的年龄相差几岁,我这个知心大叔的身份应该会做好的。”

  知心大叔?李欣然差点没有笑出声音来,她现在才发现原来柳狐狸还蛮幽默的。

  看到李欣然眼睛弯起来了,柳狐狸也就放心了,他看着李欣然在吃着饭,随后告诉她一个消息:

  “下午我带你去孕检。”

  s更新最+快上@酷#匠_网mC

  “咦,那么快啊?”

  “这也算快?以后大肚子的时候可是一周检查一次的。”

  看到李欣然惊讶地抬起头,柳狐狸又扔给她一个炸弹。

  吃饱喝足,两个人午睡之后,柳狐狸就带着她来到自己工作的市人民医院。由于他跟院里妇产科的女大夫处得不错,因此李欣然的孕检受到了很多照顾,就连做B超都是在特殊的房间里,柳狐狸也得以进来陪伴。

  给她检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大夫,全程检查下来她都对李欣然很照顾,两个人看着B超画面一直在讨论着宝宝的状况,那些陌生学术性的话语,李欣然是听不懂的,只是他们聊着聊着女医生突然把话题转到李欣然身上:

  “柳太太可是和柳医生是刚认识不久的吗,要不然以前怎么没听过你呢?”

  “啊?认识啊,还可以啦呵呵……”

  怎么一来到医院每个人都这样问她呢,李欣然只能呵呵打混过去。本来这也就算了,这个女医生突然说出令人尴尬的房事的话题:

  “柳医生你太太的身体有些虚弱啊,不过看着脸色你倒是照顾得不错,你虽然也是医生但是我也再提醒一句,房事方面柳医生可要再忍耐两个多月就好,她这个身体状况可要把胎给养稳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