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掉了李孜南的心事,李欣然也表示轻松许多,毕竟作为姐姐的她还是希望小南能够开心点。

  炎热的6月已经来临,李欣然在这个月份里正式领到了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证,同时她还得回学校去拍毕业照,参加谢师宴。阔别学校一个多月,李欣然再回来的时候觉得学校的一切已是物是人非,虽然说的比较夸张,但是她总是觉得这一个多月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一个月前她还是个大四的大学生,现在她不仅是社会人士还结婚成为大妈,学生这个粉嫩的身份象征已经一去不复返。

  学校送的毕业礼服还是蛮宽大的,李欣然穿在身上略宽,不过由于怀孕的缘故,她勉强能撑起衣服,礼服和博士帽都是黑色的,只有袖口和领口镶嵌了金丝边,女生穿上去就当裙子穿,只露出白花花的小腿。除了李欣然,宿舍里的那堆小姐妹们早就穿上礼服去拍制服诱惑了。

  “欣然,工作找到了吗?”

  和她关系比较好的某同学凑过来问道,李欣然刚想回答,其他女生就抢了话:

  “哎哟,还用找什么工作啊,欣然你就安心做家庭主妇吧,你家老公帅气多金,家里又不缺你这些工资。”

  “呵呵,我只是想找个轻松的工作上班而已,再说了我也不想当家庭主妇······”

  “真难得你能这样想啊,不过欣然你还是小心一点哦,不要光忙着事业,这年头就算结婚了还是要把老公给看紧了,否则那些小三小四啊什么的都可以随便上位,到时候欣然你哭都来不及呢。”

  “呵呵,不会吧······”

  是她的错觉吗,李欣然怎么觉得他们说话的语气都是酸溜溜的,还颇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那几个女生只是一般的同学关系,婚礼那天欣然也请了他们,只是他们现在说着这些话还真是膈应人啊,无论他们说什么,李欣然只是呵呵呵呵的陪笑,等他们走远的时候,最先询问她状况的女同学马上安慰着她:

  “你不要管他们啦,她们找不到工作又和男朋友分了,然后看到你过得那么好,嫉妒羡慕恨多多少少是有一些的。”

  “我知道,只是觉得他们蛮现实的。”

  李欣然无奈的耸耸肩膀,昔日同学的这种反应她觉得挺让人唏嘘的,是不是人一出到社会里都会变得那么物质和现实呢?李欣然摇摇头,努力把心里的不快都忘在脑后。

  拍了毕业照,也见了很久没见的同学,最后去吃谢师宴的时候,李欣然偷偷跑回宿舍里面来了,她还有一些书本和资料还没拿回去呢,之前打了电话给李孜南让他过女生宿舍帮忙,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空过来,毕竟他们学院也是今天拍的毕业照。

  宿舍里空荡荡的,里面的东西已经搬得差不多了,地上床上都是灰尘和一些四处散落的废报纸,可以看出空房久未有人居。

  李欣然边进去边感慨不已,四年前刚进宿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时光荏苒,四年一晃而过,再眨眼她已经要彻底离开这里,脱离了大学生活。

  李欣然没敢感伤太久,她来到她来到自己的床铺前收拾自己的纸盒箱子,里面很多一些用过的书和笔记资料,李欣然是比较怀旧的人,她不能接受别人用完就丢的做法,留下来保存着以后还可以怀念呢。里面的资料里还夹有一些书信和老照片,李欣然边回味着边坐在床边笑。

  这些都是以前照的宿舍照,翻着翻着手中一张较小的黑白相片从中间落下来,李欣然没有多想她赶紧低头去捡,手上才刚碰到相片,上面的画面突然闯入眼帘,李欣然手上的动作突然一顿,瞳孔猛地扩大。

  酷{匠网q永…。久免MX费《Z看Z3小GO说u

  那是一张黑白分明的照片,黑和白的纯粹世界里只映照着一个清晰的身影,一个安静清秀的男孩侧着脸半卧在桌子上睡觉,从照着角度上看,明显是有人偷拍的,李欣然对此不算陌生,因为偷拍的人就是她。

  画面上的男生,熟悉的脸庞,深深刺痛了李欣然的眼睛,男生干净而美好,五官端正,轮廓分明,眉似削剑,眉骨突出,颇有外国人的即视感,他深深紧闭的眉眼里还能看出那纤长如扇形的睫毛,紧紧抿着的嘴角可以昭示出他的丝丝倔强,就连在睡梦之中他也还在思考着问题······

  记忆如潮水,像洪水一样波涛汹涌地把李欣然给淹没,她看不到身边的一切,也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她的五官知觉全部屏蔽,剩下的只有眼前那张黑白相片,画面中的男生似乎复活了起来,他的漂亮眼睫毛首先是一颤一颤地在抖动,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轻盈地扇着小风,随后眼睑被幽幽卷起,里面那颗漆黑发亮的夜明珠子瞬间绽放着炫人夺目的光彩,男生慵懒的起了身子,秀美的面容上还带着点点朦胧昏睡之意,他转过身子正对着镜头,眉眼半眯,微微一笑:

  “欣然,你又在偷拍我了!”

  ······

  “小欣然,小欣然,你在干什么?”

  门口突然传来叩门的声音,回忆又像流水般一泻而过,李欣然吓了一跳,她赶紧转过头来往门口望去,门口边正倚靠着一个清长慵懒的身子,那人用一只手懒懒支着门沿,另一只手还维持着敲门的姿势,眉尾上扬,嘴角轻佻,这种熟悉的姿势熟悉的脸,不是柳狐狸还是谁?

  柳狐狸把手放下,头一歪:

  “小欣然,我敲了很久的门呢,你都没什么反应,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你怎么突然就来了啊。”

  李欣然赶紧把照片收好随意夹在书本里,她理理情绪,不动声色说着话。只是心里还在怦怦剧烈的跳动着,好险啊,差点就被发现了,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就来了,她好像没有打电话给他吧。

  “小南的毕业事情比较多,可能没空来接你了,刚好我今天有空我就过来了。”

  柳狐狸终于站直了身体,朝李欣然走了过来,他随意看着地上散落的箱子和课本,问道:

  “东西很多吗?”

  “还好啦,只是几个小箱子而已。”

  李欣然心虚地站起来,等柳狐狸卷起袖口搬着箱子时,她把刚才塞进资料里的照片藏在自己的口袋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