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斌拍了拍正在恶补化学的表哥,“表哥,我兄弟,同班的。”

  7最:$新C章节h上酷匠网…n

  他表哥放下书本转过头来说:“哦,是小斌同学啊,我叫周向东,以后三中有事报我名。”

  张斌表哥复习化学,张斌不能走,我也不好意思走。一上午连我都结结实实地看完了高一的化学。所以我高一化学每节课睡觉都能考全校第一。

  吃完饭已经下午两点了,张斌表哥的化学考试下午两点半,县一中又在县城边缘,坐公交车已经来不及了。张斌拦了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很年轻,看样子只比我们大两岁,是个混江湖的。看了我们一眼说:“看你们不像是一中读的,难道是去打架?”

  张斌怕被误会,解释说:“我们三中的,去一中补考。”

  “那学习一定很差。”

  张斌表哥一听司机嘲笑他,开始不要脸起来了。“那你就错了,只有读书最好的才会有机会代表学校来补考。”

  学习好还会不通过来补考?就算司机时白痴也不带这么吹牛的啊!

  司机看到张斌表哥脸皮够厚,开始讲正题,“听说你们三中女的特开放。”

  然后张斌表哥回答了一个让我各种震惊的话:“何止呢?一包瓜子都能上床,开公交车似的。”

  司机愣了,明显是被张斌表哥这个回答给雷的,“额…那我还是能包一餐夜宵的。”

  下车时,司机给我们打了半折,张斌表哥作为回报在电话簿中找了几个女的电话给他。

  张斌表哥考试去了,我和张斌没事干,打算参观下所有学子做梦都想进的一中。

  张斌递给我一根烟,“我表哥刚才说的你别全信。没那么夸张。”然后自己点了一根烟。

  我接过烟只是别在耳后,看到张斌居然点烟,惊讶道:“你在三中不敢找死跑一中来找死啊?”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是一中地,他们抓什么啊,而且你不觉的在这样一个贯彻学生日常行为规范的地方抽烟很有面子吗?”张斌无所谓地说,还伸开双手像迎接新中国的光辉沐浴一般。

  其实逛到男生厕所才知道,一中抽烟的学生不比三中少,厕所甚至比三中还过分。所以张斌那想法在别人眼里就是装。

  一中学生抽烟的借口特烂,烂的连白痴都知道是烂借口,但一中的领导信了。学习压力大,抽根烟放松下。扯淡吧!学习压力大,你还会有时间抽烟?你以为是三中吃饱了撑的慌?

  张斌表哥的化学考试要一个半小时,我和张斌在此间把烟头丢遍了一中任何角落。只要能站的,不出三步就能发现我或者张斌地烟头,女厕所也不放过。我们也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一中厕所的瓷砖是纯白色的,张斌和陈峰一样都有自恋这共同爱好,所以张斌上完厕所后就会下意识地去照墙上的瓷砖。摆弄了半天发现看的不清晰,顺势泼了一层水上去,这一看不得了了,自己的人影没发现,隔壁女厕所倒一览无余。三中是真穷,一中喜欢像三中一样装穷,女厕所都不安一扇门,我和张斌就在一中厕所玩了一下午的泼水节,手都发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