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是中国的国民自己愿意要这么做,和她有什么关系?他们愿意这么的作贱自己,你又能怎么样?

  其实我很想问下说这句话的人:“你在国家利益和一首叽里呱啦听不懂的鸟语歌里面,你选择谁?你还是不是一个中国人?”

  韩国人的拿来主义干地最为彻底,但是也最为精。他们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高手。都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韩国在这方面毫不客气,甚至连历史,风俗都要拿。

  在这一点中国就比较有骨气了,喜欢和他们反着来干。精尽丢,糟尽收。

  我洗了个澡,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裤衩打开门,小凌转过头来,平静地看了我一眼,又转回去继续看她的泡沫剧。看到一个赤膊的精壮男子一点惊讶都没有?我的身材和那小白脸比就那么没有吸引力?

  “我睡了,声音小点。”我没好气地说。

  小凌关掉音响改用耳机。

  九点钟睡觉对我来说太早了,拿着手机给晓素发了条短信:“睡了吗?”

  我发完短信,刚打算放下,晓素的诉苦短信就回了:“郁闷死了,其实以往大学军训都十天半个月的,我们这届上面领导居然要下来亲自观摩军训,学校就改为了一个月,你说这坑不坑?”

  “额……是有点坑,那早点睡,晚安。”我放下手机不打扰晓素休息,晓素发回短信:“你好不容易主动发给我短信,这么快就没了啊?”

  “看你累,好好休息。”

  第二天醒来,张斌就打电话叫我去县城,小凌还在我房间,抱着一只抱抱熊躺在电脑面前睡着了。我洗脸刷牙时地响动特别大,小凌仍旧抱着抱抱熊睡得香甜,败给他了。我把小凌抱起放到床上,小凌挣扎了一下梦呓:“不可能,我誓死于电脑共存亡。”气势与那董存瑞舍身炸暗堡时一样,然后蹬掉被子用力抱紧了抱抱熊。我看着无语,昨天晚上那句话铁定该我对她说。

  华市地交通糟蹋地一塌糊涂,县城交通的糟蹋程度与华市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正好赶上了早高峰。三个交通主干道再加上一个新搞地居民小道,四个路口挤得水泄不通。谁都想早点通过又谁都不想最后通过,大家也只能干耗着。我被堵在圆盘被迫一直绕着,估计再绕几圈豆腐都要出炉了。有些素质低的司机就猛按喇叭,好像按喇叭不要电似的,也有些素质低下加脑残的司机霸王硬上弓挤进我们这磨豆腐大队。结果出现了岛国爱情动作片“爆着前面人地菊花被后面的人爆菊花”的经典开火车高难度动作。

  在我们把磨豆腐功夫练得如火纯亲后,属乌龟的交警终于出现了。我有一朋友曾经用“小女孩家家爱撒娇,千呼万唤始出来”来形容。

  Z4酷F匠网首v%发

  在街边找了个临时停车位,刚下车就有一挂着红袖章地老头拿着一个文件夹走过来,趾高气昂地指着停车位地白线说:“停车一小时两元,先付十元押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