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ita,去订几桌,中午我请客。”我打电话给Lolita。

  我本就不情愿被司空宇拉近公司,让我没事找事做这绝对不可能,能闲着谁会吃饱了撑着。公司里有二十六人,都是做公关的,而且还都是女的。很多男的跑业务喝成胃吐血都签不下单子,女的只要穿的风骚点,喝几杯茶,摆个下流的姿势,劈几下腿,再嗲叫几声,单子就堆成山的向你扑来。

  我这里说的做法全是在饭桌上。外界对公关这行业偏见很多,但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本来就是歪的。很多大公司对外宣传“在谈判的时候,最多就是眼里多吃点豆腐,真的想动手,不用阻拦,对方公司高层就会严惩处置,除非他们想关门大吉,不然绝对不敢做出非分之事。”正规大公司对名誉和业界评论看的极为重视,但有了钱,这些名誉和评论其实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但也不一定,也有些这么一群人拥有着正义,基本都是男士,是看到自己的同事被对方吃豆腐时产生的正义感,如果大家换了位子,还能不能保持一样那就很难说了。这年代斯文教授都能和败类禽兽划等号。一巴掌就能拍响,一人就能成虎。有养眼的,谁会想看不入眼的,有自愿的,谁会放过。

  事出有因,也得试着去理解,公关的基本工资低的可怜。没单子,怎能养活,更何况他们以前还有两位在外辛苦赚钱养家,供她读书长大的父母,在家为学费苦苦发愁的弟弟。她们又能有什么办法?这不是她们的错,是社会的错。

  饭还没吃几口有几个就接到电话匆匆走了。十几分钟走了近四分之三。本来一顿差不多需要半小时才能结束的公司聚餐到现在仅仅不到二十分钟就搞完了。上班的人辛苦,做公关跑业务的更辛苦。

  晓素在我出租房住了几天,本来脏乱的房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被子也被叠的整整齐齐,空气中隐隐约约飘着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但又没有香水那么浓郁,那么腻人。

  在华市像我这样的出租房晚上就是一个烤箱,刚打开门就有一股热浪扑来,硬生生将我逼退二米。打开窗户吹进来的也是燥热的暖风,这无疑就是雪上加霜。

  刚洗完澡马上又汗流浃背,我把草席摆到楼道中乘凉。背贴着草席,地上的冰凉慢慢传上来,夹杂着吹进来的暖风,刚好觉得舒适。只是蚊子嗡嗡吵个不停,时不时还感觉有小强从身边爬过。我又点了盘蚊香放在边上。

  刚闭上双眼,手机就响了。一个陌生电话,我挂断,又响,再挂断,再响。我去,都什么人啊!大半夜的用得着这么敬业吗?

  “我买过保险了,车是公司的,也有保险,我没有兄弟姐妹,而且什么都不缺。”我接起电话,一口气说完。

  “臭小子,还记得我吗?”电话里传出来一个青涩的女声。

  看正版M章_节VT上B酷/匠UK网0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