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宇在拿到耀杰的简历后热情下降了一半后,听到耀杰的回答瞬间降到冰点。我也在边上听的汗流浃背。

  司空宇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是给耀杰安排了在上海市酒店的厨师。

  “小鹏,谢谢你了,下车有空去乌市的时候记得到我家来做客,让嫂子给你做好吃的。”耀杰拿到工作后兴奋地说。

  司空宇这时在边上插嘴道:“没大没小,叫经理。”

  司空宇果然是一个天生的商人,事事讲究利益,次次精打细算,永远也不会让自己吃亏,认定我会保耀杰。

  耀杰迷糊了,但由于老板的话还是叫了声经理,再次道谢后走了。

  “司空宇,我觉得你这事最好再考虑下。”我没有再继续叫他宇总。

  “白鹏,就这样跟你说吧,你这朋友最多只能当厨师,而卧酒店对厨师的文凭也至少要有本科,更何况我现在要的是能给我管公司的。”

  酷*匠O&网*x永`久免费m看t。小$说v

  司空宇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让他养一个打酱油的确实不是他的风格,我也没有办法再拒绝:“我不喜欢被人管,看别人脸色行事。”

  “我给你一个分区经理。”

  “我在哪,我最多管管事,不会干活。”

  “浦东,厦门,本地的华市,离这不远,华市的是销售的,只要把每年的规定业绩做足就行。”

  我让司空宇帮我向学校请了假,刚好能够跳过军训,如果我自己去请假那绝对不批准还要全校通报批评国旗下检讨再加记过处分。

  我回寝室换了身衣服,司空宇联系了一些华市的官晚上一起吃个饭,为公司铺路,省的他们有空没空给我小鞋穿。

  我并不厌恶这样做,但也不喜欢这样做,身正不怕影子歪,公司走的光明正大事情也找不出来,如果真弄出事来,那公司绝对有做不好的地方要改善。

  司空宇对我说:“阿鹏,你原来公司的事也是这样,吃一餐饭花不了多少钱,关系融洽对谁都好。”

  在车上,司空宇又对我说:“社会让我们走着条路那我们也只能按着这条路走,新路的开辟是要血淋淋的历史来验证的。”

  司空宇顿了顿又说:“俗话说会吃苦的人吃一段时间苦,不会吃苦的人吃一辈子苦。但现在这个社会却恰恰相反,会吃苦的人认为自己只要熬过这段苦就会蜕变成蝴蝶,所以一直鼓励自己吃苦。然而不会吃苦的人就会千方百计把苦往别人身上推。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现在的社会,会吃苦的人吃一辈子苦,不会吃苦的人想方设法不让自己吃苦。”

  到华市的时候我们只是过了下公司门口并没有进去,认个门而已。司空宇指着一幢写字楼说:“第三十六层就是公司办公处。”

  司空宇的面子华市还是买账的。晚上摘星楼,揽月阁,虽然人不多,但主要的几个都到了,清一色的爷们。入座就举杯祝贺我坐上高位,开始和我称兄道弟,告诉我家庭住址有事上门。这摆明了是想让我多多送礼。司空宇在一旁应声附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