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他心服口服地离开,我让他先开子。国标规矩太多,那小子进了出,出了又进,到头来跟没打过一样。那小子又非常不甘心,死皮赖脸的要继续。

  一下午下来全我一个人在打,他就中间插几下,不痛不痒。暖暖在边上看的入神,两眼放光,那小子的朋友站在边上揪心给钱,我也为他的钱捏了把汗。这样的人我实在忍不住了,拉着暖暖逃回学校,还从来没看到过这样不把父母的血汗钱不当钱的人。

  我回校后把下午的事告诉了张斌,陈峰,董军和吴昊。我跟他们讲述的时候一直把重点放在那个人的精神问题上,但他们好像压根没在听,只是在我讲完后冒出一句:“你小子这星期有钱了,请客。”然后我给了他们每人一瓶矿泉水。

  晚上和晓素打电话的时候我也与晓素说了下午台球的事,她知道我会打台球高兴地要我下次找机会教她。

  晚自修最后一节课,平兄给我们发放了军训的迷彩服。包装中有一条塑料皮带,陈峰以为是交流会上卖得十五元一条的“比牛皮还牛的皮带”,一阵蹂躏后,华丽丽地断了。

  陈峰愣了,我们一群在边上看的同学也愣了。张斌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大笑,然后我们也都跟着大笑。

  陈峰后悔了,拿着断了的皮带到平兄面前抱怨:“平兄,这皮带比皮鞋还次品的吧,怎么办?”

  酷、匠8网r唯。c一正版;s,…其他&都m是盗、版;q

  “分完了,你拿胶带胶下吧。”

  陈峰只好回来,嘴里嘟囔着要去投诉这个造皮带的家伙。

  第二天军训,我们不懂军训绑皮带的方法,都用了最逻辑的方法,绑裤子上。教官看到我们大了不止一号的衣服后,疑惑地问:“你们的皮带呢?”

  “裤子上。”然后我们男生把衣服撩了撩,让教官看个清楚。

  “谁叫你们绑裤子上的,全拿出来,看着我做。”

  教官把皮带绑在大衣上,我们也照着的样子把皮带绑在大衣上。我就奇怪了,好好的皮带不绑在裤子上,硬要这么非主流地绑在衣服上干嘛,害的几个倒霉孩子裤子掉了下来,要不是有足够大的外衣罩着,那准被以性骚扰抓进局子。

  教官怕我们绑的不标准,有辱“钢一连”的形象,挨个检查细节。陈峰的皮带断了,早上的时候就拿了自己的皮带凑数,而且还脑残地怕不够显眼绑了条纯白色的。

  教官仔细看了一阵,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问陈峰:“你绑的是什么?”

  陈峰非常自豪地回答:“比牛皮还牛的皮带。”

  听到陈峰这找死的回答,我们都笑了。

  “同学们先稍等下,陈峰同学精力旺盛,我陪陈峰同学去操场走两圈。”说完,又对这陈峰说:“陈峰出列,举起你的比牛皮还牛的皮带向右转,跑步走。”

  本来教官整的只有陈峰,但教官和陈峰回来后脸色好像吃了好几斤火药似的,估计陈峰中间没少气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