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你要去哪?”

  我的衣角再次被人拉住。我转过身,是刚才酒吧的那位小姐。

  没完没了了,我一阵郁闷:“死丫头,你有完没完!”

  说得激动了,酒劲一下子涌了上来,说完我就晕倒了。

  早上被晓素的电话吵醒的。发现自己躺在宾馆,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只是床头柜上放着一封信和二百元钱,几个娟秀的字:“臭小子,我有事,先走了。”

  无聊!我收起钱去车站。

  回到安县已经是中午,因为有上次买不到车票的教训,我一下车就提前去买了票。13:25直达三中。在晓素电话的催促下抽空吃了餐饭,抽了根烟,想起军训的事又去买了箱矿泉水。等我付完钱我才发现我为什么会做如此愚蠢的事,我在县城买什么矿泉水啊,三中又不是没得卖。老板不肯让我退货,我最后只能很傻B地端着箱矿泉水去坐车。

  车载着我摇晃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三中。下车时,暖暖发来短信:“你回校了吗?”

  我回了条:“我刚好到校门口。”

  “我马上来。”

  暖暖家离学校十五分钟的自行车程。我到教室放好水暖暖刚好到校。

  h最新章2节)上酷A匠&网

  我从来没有谈恋爱,根本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该干什么,暖暖也和我一样。我只能打电话向老情圣陈峰请教。

  陈峰说:“去小店买两杯奶茶,聊一下午情话。”

  “估计没两分钟我奶茶杯都要啃掉。”

  “牵手一直围着操场转。”

  “无聊。”

  陈峰不干了,没好气地说:“那你想怎样?”

  “我想要价格便宜,又有意思的。”

  “学校边上有一个台球室,一元一场。”最后还好心地提醒了我一句:“没时间限制,别被骗了。”

  我在国外学过斯诺克,学校边上的台球室设备简单,勉勉强强也只能打国标。暖暖从来没打过台球,我从最基本的选杆,擦巧克粉,握杆姿势和击球点开始教。

  这个台球室只有两张台球桌,我教暖暖占了一桌,边上一桌在赌球。一些想打又桌的人只能坐在边上干等着。

  我是在教暖暖打球,所以边上结束了三局了我这连一局也没结束。

  一个等不牢的上前问:“哥们,你这局打了没素质了啊。”

  我指了指桌上的球说:“这不是还有球。”

  “你这样占着茅坑不拉屎,要不我们来一局,一子五元,输了我给钱走人。”

  暖暖见他们来真格担心地对我说:“阿鹏,我不学了,我们走吧!”

  暖暖这么一说那几个人呢更加嚣张了,挑衅道:“不敢了?那快滚。”

  我看着一脸愁容的暖暖才知道暖暖是多么单纯。看他们嚣张我一阵不爽,更何况是在女生面前:“来开局。”

  我跳子,穿针等一系列花式打法,一杆打完八子杀杀他们的锐气,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暖暖看见我精彩的表演欢呼雀跃,拍手叫好。

  那人显得非常尴尬,一杆未发,还得再掏四十元钱。然后又很不自量力的要再向我挑战,大言不惭地说我运气好,换打国标,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