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解决这件事的关键是小芳,到头来还是她爸爸一巴掌干脆。

  小芳爸爸要留我们吃饭,耀杰高兴地接受了,我只是个中间人,没好意思蹭饭,耀杰说送我回城,估计送我回去再回来,狗都要下班了。

  我沿着山路一直走着,小芳可以嫁给耀杰,这件事看样子是解决了,但小芳爸爸的条件我怕耀杰很难达到。一份可以养活一个家的工作,有了家后耀杰又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随便去美国找优越的工作。而中国的高薪工作不是给有能力的人,是给有纸的人。更何况中国的高薪能高到哪去呢?在拥有土地高达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房价却一直坐飞机上升的情况下,耀杰注定成为钱的奴隶。

  天黑了,浑浑噩噩走到城区。在金钱推翻了一切,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社会,一掷千金的人生,川流不息的街道,茫茫人海之中,我又是哪一个?电话响了,响了两下就被我挂断了,我不想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别人。

  燃情酒吧,一个卡座四百,一打雪花一百。我一杯一杯地灌着自己。一醉解千愁,酒是最好的麻醉剂,我喜欢醉了的感觉。醉了,什么都可以不用想,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有钱的富二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得安逸舒适,但他们有没有想过他们挥掷的这些钱到底是谁的。而没钱的穷二代则衣履单薄,无米入肚,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没有坚强,他们爱幻想,轻生,不甘,过分索取,认钱不认人,爹妈没钱亲,试图迷惑自己,蒙蔽双眼去幻想纸醉金迷的生活。这让我想起了《围成》,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完全盲目不计后果。

  “先生。”一个小姐走过来叫我。

  我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迷迷糊糊就看见酒红色的长发,穿着吊带衫,我下意识认为是陪酒女,一把搂住就亲上去。

  “啪!”一巴掌扇在我脸上,我一顿恼火,站起身来。她以为我要打她,连忙拿包挡在面前。

  陪酒女不带包,我搂错人了。我反应过来马上道歉:“对不起,刚才误会了。”乌龙了,我迈步想走。

  “想走?”

  我翻了翻裤子,从口袋中掏出仅剩的二百元给她:“就这么多了。”

  她收好钱,拉着我的衣角仍就不让我走:“别以为这样就想走。”

  我掏开所以的口袋,示意我只剩下手机了。

  “手机拿来。”

  她伸出精巧的小手摊在我面前。我一个不留神手中的手机就被她抢了过去。钱,手机什么都没了,但她拉着我衣角的小手还是没有是松开。她拿着我的手机按了一阵,递还给我:“给,还你。”

  y酷匠/2网m永}久^免费看“9小m说`

  我疑惑地接过走出酒吧。

  一阵冷风吹来,我一个哆嗦,肚子里一阵翻腾,“哗”全吐了。

  凌晨的城市,街道渐渐安静下来,霓虹灯失去了往日的光辉,我一个人流浪,流浪……彷徨,彷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