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板大叔异样的神情中,我们四男两女开了两个单人间。我从他那惊异的眼神中看到了——群(a)P。

  当老板看到三个爷们愁眉苦脸走进一个房间,我领着两个女生时,老板拉住了我,用深沉的目光打量着:“铁血真男儿,英雄出少年,叔叔我看好你!”

  然后豪爽地往我手中塞了一样东西:“超薄,薄荷味,叔叔我免费送你的。”

  大叔大笑走下楼梯,留下拿着套一脸茫然的我。我不想解释什么,这个只会越描越黑。

  吴妮正在看电视,看到我进来,指了指洗手间说:“暖暖在洗澡。”

  暖暖洗好后打开门,我和吴妮听到开门声都条件反射转过头。暖暖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更没有意识到房间中还有男性,居然只穿着一条内(a)裤就出来了。在我看的一清二楚后她才反应过来,脸红地捂住胸(a)部,钻进被窝。

  为了打破尴尬,吴妮咳嗽了一声:“我也洗个澡。”然后在我一个大男人面前直接把衣服和裤子脱得只剩内(a)衣。我也只能感叹,世道变了!

  吴妮洗澡的时候,暖暖在床上一直蒙着被子,难道她就不怕憋出个病吗?吴妮洗完澡后说我身上有酒气,让我也去洗澡。

  我洗完澡,穿戴好衣服,吴妮见我穿回衣服,好奇地问:“你穿着衣服睡觉?”

  “额。”

  我搬了条椅子坐在电视面前看财经生活的回放。

  “你不会打算在椅子上通宵吧?”吴妮问。

  我没回答,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看一晚上电视还是在椅子上熬一晚。

  这几天在学校一直没睡好,坐在椅子上直打哈欠。暖暖在我离她不超过一米,而且没有隔音墙的情况下发来短信:“白鹏,我和妮子姐商量过了,你上床上睡吧,熬夜对身体不好。”

  暖暖见我没反应,又发来一条短信:“妮子姐说,你再不上来,她就下去把抓你上来。”

  我一上床,完全没准备,吴妮就扑上来把我衣服扒了。我措手不及,吓了一大跳。我慌忙想爬起来,吴妮半(a)裸的身体就贴上来把我压在床上。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男女授受不亲,不需要如此奔放吧!

  “白鹏,你就别乱动了,妮子姐没恶意的。”暖暖说。

  ‘`酷=9匠#网@A永久免}费《=看73小Y说!{

  “那也不能扒我衣服啊!”

  吴妮解释:“你衣服上有酒气。”

  关灯后,暖暖背对着我,吴妮仍双手搂着我。暖暖发来短信:“你刚才看了多少?”

  我拿出手机看时,吴妮也把头凑过来看。吴妮看完后对我说:“暖暖是个小女生,没我这么野,我和她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除了她父母外还没有一个男人看过她的身体,而且也没男朋友。”

  吴妮说话声音很小,但现在接近午夜,万籁俱寂,房间中听的一清二楚。

  暖暖听到后,马上转过头来解释:“妮子姐,没那么严重,我只是简简单单问问。”

  吴妮没有理会暖暖,继续说:“现在你们更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生米煮成熟饭,暖暖别害羞,叫老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