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峰好像听到了一个比天塌下来还可怕的消息,捂着心脏,差点当场昏倒。张斌马上给陈峰掐人中,陈峰怀着强烈的生的欲望,艰难地睁开双眼说:“阿鹏,你继续,我抽根烟休息下。”

  我没打算继续,把话筒递给张斌,张斌示意我继续唱,董军哆嗦个没完,我递都懒的递,只能继续。

  暖暖很有兴趣和我再次合唱,点了首《梁山伯与朱丽叶》。唱了几首后我实在没力气了,也实在受不了这醋溜的味道。对着沙发上的三个坑神说:“我没力气了,你们还继续不?”

  三人仍就没反应,我无奈了,“那大家结束好了。”

  “走,就等你这句话了。”陈峰好似解脱了,马上恢复过来往门外走。

  ◎酷《Q匠网D首l发

  “…..”

  董军泪流满面地结完账。盛世酒水本就比外面贵,那瓶天之蓝价格比外面足足翻了一倍。

  出盛世的时候,陈峰递给了我一个号码,“朱丽叶的号码。”

  “朱丽叶?”我仔细一想,如果不出差错,这号码肯定是暖暖的。

  张斌,陈峰,吴妮和暖暖是三中那边的,只是董军请客唱歌才过来。董军家住不下这么多人,得去外面开房。我想省点钱去董军家凑合一晚,但董军却以一个荒谬的理由拒绝我,“太晚了,我爸妈都锁门了,我也得去宾馆开房。”我真怀疑他还是他父母亲生的吗?

  “今天星期五,学校全放学。”这是我们去过N家宾馆都爆满后问老板所得到的答案。

  我非常郁闷,难道县城就这么多人坐不上车,回不了家吗?

  沿着街一路搜索,在一家已经离开城区,偏僻的宾馆——醉雅轩。遇到了正在退房的两对早恋情侣,看到他们联想到前几家老板所说的,我基本上已经能够猜到县城宾馆爆满的原因了。反正都是为了追求“浪漫”,打野战多有情调呀,还亲近大自然。

  只有两个单人房,四个爷们挤一个单人房,而且还是大夏天,张斌不同意了,提出:“要么继续再找下别的宾馆,要么三个人一个房间。”

  董军在赞同三个人一个房间的基础上又发表了自己的想法:“我和吴妮一个房,陈峰就在厕所拉一晚上肚子。”

  吴妮听到董军的想法,表示强烈反对:“两个女生要住在一个房间。”

  陈峰觉得自己能够胜任护花使者,提出自己和两个女生睡。其实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如果真让陈峰去了,那后果绝对是辣手催了姐妹花。

  在他们都忘记了张斌前半句“再找下别的宾馆”而激烈争论得不到结论后,希望我能给一个决定性的答案。

  “我觉得拉董军回家跟他妈滴血认亲,证明是他妈亲生的,这样我和董军睡在家里,你们两男两女各一房间,刚好睡得舒服。”

  “你才不是你妈亲生的呢?”董军骂道。

  因为我刚才的想法,两个女生认为我是柳下惠,让我和她们睡一个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